泰学者:南亚深陷国际政治漩涡

资料图片:印度总理莫迪。2019年2月21日摄于韩国首尔路透社图片/Kim Hong-Ji/File Photo

印度宣布今年4月11日举行大选,印度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民众呼声居高。莫迪本人不久前对民众信誓旦旦声称要严厉对付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民众支持度。然而印巴两国之前因清剿恐怖活动而造成双边关系紧张,促使外界媒体对两个拥核国家下一步采取的行动给予高度关注。泰国学者探究印巴关系与地缘角色认为,南亚地区长期被卷入国际政治漩涡,加上解决问题缺乏地区共识以及具有效率的地区机制,预料短期内仍然难以建设安全稳定的局面。

泰国综合消息报道,号称全球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将在4月11日举行大选投票。外界舆论认为印度总理莫迪此前利用印巴关系紧张转移注意力,透过激发民族情绪重新提升了国内民众的支持度。但不管印度大选结果如何,外界更加关注的是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矛盾与纠纷将如何解决。据悉中国外交部高官孔铉佑不久前紧急走访巴基斯坦,探讨如何缓和印巴局势以及解决巴基斯坦境内恐怖组织问题的办法。不过,印度媒体却在同期内出现了指责中国以袒护巴基斯坦恐怖组织(Jaish-e-Mohammad)换取新疆地区稳定的舆论。面对复杂而充满未知数的南亚安全局势,泰国穆斯林媒体采访了几名研究南亚问题的专家,获得一致看法是南亚地区短期内仍然难以安定。

泰国南亚问题学者吉拉游博士指出,因在地图上划定国界而引发争议,是当前亚洲地区爆发国际冲突的主要根源。由一根国界线造成宗教冲突、种族迁徙和血腥战乱等问题,在当前局势混乱的南亚地区显得尤为突出。实例有1947年8月17日公布的印巴分治的雷德克里夫线(Radcliffe Line),这条疆界线当时在短时间内草草划定,此后却在漫长的岁月中引发多次边境纠纷乃至宗教冲突。1947年英国国会通过印度独立法案后,原来的英属殖民地印度产生出两个政治实体,即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信仰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此外还有更早期在1893年11月12日由英女王代表划定的杜兰线(Durand Line),从英属印度时期执行至今,意义上指的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长达2640公里的边境分界线。这条分界线在1947年印巴分治前并没有受到质疑。但后来阿富汗政府声称这条国界线是英国入侵者强加给阿富汗的,而巴基斯坦则以自己是该地区英属印度继承者的身份宣布此国界线的永久合法性。在国界争议的背后,历史上彪悍好战的普什图族被分别划归在阿富汗南部和巴基斯坦西部,长期种族分化造成的猜忌导致原本充斥绑架、袭击和抢劫的边界地区更加混乱。学者还指出,旧时代英国殖民主“采取分化成就殖民统治”的统治策略,给南亚地区安全局势留下了难以化解的历史症结,加上种族、宗教、人口、社会等级和经济矛盾日益加剧,南亚地区短时期内仍难摆脱安全困境。据了解,南亚地区拥有一个成立于1985年的南亚地区联盟机制,不过由于该组织结构松散和成员之间难以达成共识,南盟在协调解决地区安全事务上毫无效率可言。

泰国穆斯林学者马诺分析指出,从民族宗教问题角度看,南亚无疑是当今世界民族关系最为复杂的地区。印度拥有一百多个民族,阿富汗国内民族宗教结构同样复杂,孟加拉、尼泊尔和斯里兰卡也深受民族矛盾的困扰。尤其显见的是,印度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已经演变到牵制该地区安全局势的地步。该地区各国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构架除了过去英国殖民统治遗留下的影响外,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当前在南亚地区的经营和博弈,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印度在这一地区的核心地缘角色。以往除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外,其他南亚国家对印度基本上处于半依附状态,近年来中国的“一带一路”开始进入南亚地区并逐渐拓展经济走廊。尽管地区各国对北京方面的意图同样进行多方猜测,有说为了扩大影响力或建立工业基地,也有说通过发展经济寻求地区安全与稳定等,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并非美国和印度所乐见的。总体来说,不管是南亚大国印度还是来自外域的任何一方博弈势力,怎样攻克南亚地区由来已久的贫困、暴力和恐怖主义等难题,迄今仍是一个值得跟踪的大课题。
(法广RFI 曼谷特约 江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