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习近平最头痛的两件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路透社

 

(明镜书刊 / 法广RFI 索菲)在3月16日到17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从近期中共举办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分析网络安全及官僚体制是如何成为习近平最头痛的事。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0期的《中国密报》杂志中。

法广:习近平在这一次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议中,说到“所谓国家安全,其实就是互联网安全”,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

 

罗芊芊:何频认为,所谓的“国家安全”在习近平的词典中就是党的安全,就是权力的安全。最近各地虽然出现不少群体事件,但对付这些事件,中共还是很有经验的,也就是抓住牵头的,安抚大多数人,然后针对他们的诉求,砸钱来解决这些“人民内部矛盾”。
但互联网却完全不同。中国有8亿多人使用互联网,有些人可以用骗的,有些人可以用吓的,有些人就是反共,但还有一群人接受了西方民主自由的影响,相当具有人权、法治和民主意识,而这样的一批人用钱是解决不了的。所以习近平强调,党是否能够长期执政,关键是能不能过得了互联网这一关,显见中共现在控制互联网的心已经相当急迫。

 

法广:面对互联网带动的新媒体发展,中共官媒又是如何应对的?

 

罗芊芊:何频观察到,目前中共官媒採取的是“既有又有”的方式,也就是既有电视台,也有卫星传播;既有报纸,也有PC端、微信、微博和手机的各种应用端,在技术手段上取得控制权。至于传播的内容,因为中共不想要人们有思想,整个社会就开始走向无厘头,所以抖音红了,这个国家的灵魂跟方向,也就这么被摧毁了。

 

法广:网络维稳确实是个手段,但最终关键是否还是在中共的体制问题呢

 

罗芊芊:刚刚提到的群体事件,在一般正常的民主社会,可以透过司法程序或其他方式来解决。但何频说,在中国只要是官,即便是最低的“七品芝麻官”,就有权力来处理这些事。这些扮演中国几千年来判官角色的官员,通常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一批人,他们的权力大,涉及的利益面广,但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举报,特别是习近平一上台就弄了个轰轰烈烈的反贪腐,老百姓虽然鼓掌支持,但却让官员们不敢作为,因为承担责任反而吃力不讨好。演变到今天,就成为习近平最大的一个难题和苦恼。

 

法广:对于这种情况,两会期间也发了一个要解决形式主义的文件,里面讲到问责的部分强调要精准问责,但后面却补充了一句要“谨慎问责”,这两者是否有点矛盾?

 

罗芊芊:对于“精准问责,谨慎问责”,何频解读习近平的意思就是要人不要乱问责,不能一见到有检举信,就随便去查官员。甚至还有人提出说,政策应该要向战斗在第一线、具体做事的人倾斜,也就是说一般的事情就不要查了。但这么做能不能重新点燃中国这一批官僚们的信心与热情,迈开步伐去干活呢?何频认为不太可能,除非中共从体制上进行根本性变革,否则即使有人愿意当官,也未必会为习近平认真干活。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