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建设美丽新农村,艺术家王鹏祖屋遭强拆

依娃 专稿


受访人:王鹏,北京人权艺术家,关注中国计划生育二十多年,创作一系列相关绘画作品。曾出版《被国策处决的胎儿》(和依娃合作,中国妇权出版)
时间:2019年3月20日

 

今天清晨,我在微信里看到北京艺术家王鹏先生的一条信息:“敬请关注!我的祖宅,大队不给任何手续,没有任何补偿,就给强拆了!大队书记说,是为了响应习近平主席的美丽乡村建设,护坡修路,没有钱补,你们可以告我!这是赤裸裸的耍流氓。他还说我不怕你告,我们是响应习主席的号召!”

王鹏先生的微信里还附有几张照片,一辆黄色铲车毫不留情地挖向在八、九十年代算相当不错的红砖房子,梁倒砖碎,一片瓦砾。房子周围的果树或被铲倒,或被刮去树皮,伤痕累累,即使开春,也很难再发芽开花结果,成了强拆房屋的陪葬品。令人心疼不已。

IMG 5956

 

IMG 5975

 

IMG 5983


我随即联系了目前在北京的人权艺术家王鹏先生进行了采访。

依:王鹏先生,您好!您的房子具体在什么地方?从来也没有听您说过?怎么突然就被拆了?

王:我老家的祖居在北京市平谷区上纸寨南街二号,昨天被强拆了!
我从来也没有想到我们这房子会拆,他们贴一个条(注:布告),三天就拆!

这是我们家的老房子,好几十年了。在八几年的时候,说我们那里要发大水,大队就给我们批了房基地。那一片地就是给我父亲的,我们修建了房子,政府给了门牌号码,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

现在不是习主席提出“美丽乡村建设”嘛,他们就乘这个机会要修路,他们就要拆这一批房子,不仅仅是我们家。我就到大队去问:“为什么拆呢?我们家房子是违建(违章建筑)吗?”大队说:“不是违建。”我说:“不是违建,为什么给我们拆了?”大队说:“我们现在也没有钱,请大家理解一点。”我说:“你拆了我的房子,起码给我一个书面的东西,给我一个手续。”他说:“没有手续,必须拆,让拆不让拆,都得拆。”他说:“你们必须服从我们的美丽乡村建设。”我说:“既然不是违建,你也要给我补偿呀?”他说:“我们没有钱,你可以告我去,把我的名字写上。”我说:“你拆我的房子,我连字都没有签?”他说:“不用签,你去告我!如果你告赢了,法院让我给你钱,我就有钱!”他也知道,我们告也告不赢!

他还威胁我:“如果谁阻止我们拆,就抓!”

依:拆之前没有给您什么通知吗?
王:这之前他们就贴出一个条子,就说三天之内将拆房。也没有公章,没有落款,也不知道是什么部门的意思。那条子贴在村里的墙上,按他们的说法,我们周围一百多家都必须拆。他们没有给我们出示任何文件、任何手续,我们都没有签字同意。

他们来人先是拆了我家的房子,然后说:“树,这些树我们可以给你们适当的补偿。”过了一天,说树也不给补偿了。这些树我父亲种植了多年,榆树、果树都已经成材了。他们现在就说什么都不给补偿。我咨询了律师,律师说不论是违建,还是居民房屋,政府要拆除之前都必须给你一个文件。

依:拆房子的时候,有没有你们家的人在现场?
王:拆的时候,我的侄子就去和他们理论。就问他们:“你们就这么拆?把什么都给埋了?”以前拆房,还会给你一个文件,让你签字,还会说助拆,帮你把砖头、木头什么的弄出来,多少卖点钱回来。现在他们就说:“我们不管,我们只管拆。”

我侄子给大队打电话,也没有人来,拆迁队只想快点拆,少费时间,这样能多挣钱嘛。最后我侄子和拆迁队嚷嚷起来了,倒是没有打架,吵起来了。

反正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可以随意的拆老百姓房子。以前还和你多说几句话,告诉你一声,现在就是一句话不说,只有行动了,拆!你这房子我要拆!没有手续也要拆!

依:他们这次拆房子出动了多少人?车辆?
王:来了一辆吊车,二十多个人。以前的房子都是老房子,砖头墙、木头顶,没有钢筋水泥,那个吊车一扒拉就塌。不要几分钟,就拆得东倒西塌,乱七八糟。一下子我们的祖屋就没有了。

我父亲生前种的树已经有四、五十公分粗了,以前如果我们要伐树用木头,还需要大队签字同意。自己家的树也不能随便伐。如果我们随便伐了,还要惹麻烦呢。他们拆房子的时候,用那个吊车的吊斗把树皮都给刮了,他们说:“如果树死了,我们给你赔。”现在又说树不给补偿了,就这样骗,一直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侄子给大队打电话询问树木赔偿的事,大队说:“树是它自己长的,不是你们家的。”说这话的是大队书记。

我姐姐村里一个老太太坐在家里,怎么听着外面有动静,出去一看,自己家的树被锯倒了。老太太很生气,问:“你们怎么伐我们家树?”人家说:“你这树不能种这,就给你伐了。”他们看你树不顺眼,影响“美丽新农村”,他就给你伐了,懒得告诉你一声。

拆也不是我们认识的人,不是大队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是哪个部门、哪个单位派人来拆的。律师让我打110,让我报警。我知道打110也没有用,但我就当他有用,我明天就打。

依:那房子里的东西呢?
王:当时我没在家,我哥哥去了,就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拿出来,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我父亲的照片,还有冰箱拿出来了,其他就埋在里面了。

昨天,我哥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赶紧去了。去的时候他们正在拆呢,没有给我任何手续。我甚至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拆我的房子,你拆我们的房子你得给我们一个文件吧?告诉我是哪一个部门吧?都没有告诉我们。更离谱的是,一边拆房子,一边修路,路已经修到我们家这里了。

依:您看到的有多少家被拆了?
王:我看到的我们那一片有七、八家。他贴一个条,什么都不解释,三天以后拆迁队就来了,就说要拆你们的房子。有些房子里面还有人居住,他也不管照拆不误。他们不管你到哪里去住?这一百多户都要拆,都不给任何赔偿。有些拆了,有些盖的比较好的还没有拆。

而且平谷区的书记也去考察去了,大队长还陪着政府官员一起看,就等于认可了。他们就一边拆,一边修,弄成既成事实。他们打出的口号就是:“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美丽乡村建设!”所以每个人都得给让道。

依:你们家人在那个房子居住了多少年?
王:我从小就住在那个房子里,那是八几年,我父亲买了一块老房基地。有点儿小,大队又给批了一些。我父亲修建了房子,这也是我父亲唯一的房产。从八几年到现在住了有近四十年了,我父亲前后在房子周围种植了很多树,就核桃树就有一百四十多棵,已经结了四年核桃了。我父亲务农的很好,正是到了大量结果的时候。现在核桃一斤三十多块呢,这核桃钱也得算上。

以前我父亲种树大队很支持,现在不支持了,立即就说你不附和规定。树不应该种那里,就这么浑蛋。

我在那个房子长大,和哥哥姐姐一起玩耍,很有感情了。我母亲先是在这房子里去世,我父亲去年也是在这个房子里去世,是老人家一辈子辛苦的一个结晶,留给我们的一笔最大的财产。

依:您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他的房产的继承人是谁呢?
王:当时签字的时候,是我哥哥代替我父亲签字的。我们兄弟都算继承人,但是因为我有工作有自己的房子,我哥哥也有自己的房子,姐姐自己没有房子,我们都同意这个房子给我姐姐住,我们还写了一个书面的协议。有时候还要请人修理果树,剪个果树就要花一千五百块钱。

因为我父亲刚刚去世一年多,我们回去还可以烧个纸,纪念老人,还是我们心目中的一个家。

依:八十年代建筑材料要比现在便宜的多,如果按现在的市价,你们家的房子价值多少钱?

王:如果按照市价,我们的地加上房子也值一百多万吧。我们是宅基地,因为我们有门牌号码,就算是宅基地。当然,宅基地我们有使用权,地皮并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大队他也不能够说我们是违建,是违建政府怎么会给门牌号码呢?

我们家现在的房子有九间房,如果一间房子算三万,也有二十七万。还有周围的树木都是我父亲多年辛辛苦苦种植、打理的。都是属于我们家的私人财产。

依:那你目前的诉求是什么?
王:我就是留下证据,多拍点视频,多拍点图片。然后明天打110。或者以后起诉告他们,但是我知道告他们也没有用。

虽然强拆我也听说、看到过不少,但等拆到我自己头上的时候,才知道法律一点用都没有。什么法院、什么公安、什么这局那局,全听上面的。就是个个部门相互配合,给我拆!给我建!

我就觉得很窝火!真的要把人气死!

后记:一个强权者做梦,老百姓数不清的房屋被拆。多少血泪?多少财产?

前不久,我看到一段录像,河南农村一户人家正在修改房子,砖头、水泥、人工费花去数十万,就在要盖楼板之际,他们的新房被乡政府的拆迁队几分钟之内拆成一片烂砖碎瓦。乡政府干部义正词严的说:“我们要建设美丽新农村,他们必须住到我们统一修建的楼房里去。”被拆了新房子的农妇哭天呛地,痛苦不堪地躺在地上打滚。一座房子是农民十多年辛苦劳动、省吃俭用积攒的钱修建起来的,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以后养孙子,为了以后自己养老……

如果梦是强权逼迫人们做的,必然是恶梦一场!
如果美丽新农村是按照一个狂人的蓝图实施的,必然成为强拆、暴力、无法无天的血泪战场!

请大家一起关注艺术家王鹏先生所遭遇的强拆!
请大家一起关注这一场“美丽新农村”所带给中国农民新的灾难!

 

微信图片 20190320185334

 

IMG 8294

王鹏,北京人权艺术家

 

IMG 8293

王鹏(左)与画家、雕塑家严正学(中)等在一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