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告美:对西方三权分立宪政理念的“高级黑”?


在京华为标志,2018年12月6日。法新社

 

(法广RFI 肖曼)遭美国封杀的中国电讯设备商华为公司以豪华阵容宣告:已向一美国地方法庭控告美国政府违宪,立刻迎来中国大陆官方的站台支持。官司尚未被受理更没开打,华为已然成为一些中国人心目中的勇气英雄。

华为公司的勇气自然来自于其所在的中国大陆,但令人喷饭的是:身在一个天天告诫“党比法大”,时时诋毁“三权分立”西方法治原则是“破烂儿”的国度里,华为公司却在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鸡蛋里挑不够完美的骨头。

 

中国人都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术,但凡事均有度,做过头,不仅令人耻笑,还会犯下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儿童级错误。如果一场官司下来,把美国法庭当作对中国人宣讲普及“三权分立”西方理念的场合,华为公司难道不怕惹怒龙颜,犯下“高级黑”的错误吗?

 

海外华文媒体“明镜”的著名主持人陈小平先生在其节目中,已经以讥讽的口吻“点赞”华为告美国政府这番豪赌,他说: 我先表扬一下华为,做的好,敢于豪赌,我欣赏华为敢赌,欣赏任正非先生敢赌。第二,华为做了一件好事,把“司法独立”,“宪政”,“违宪诉讼”,这些在中国不能讲的概念说了出来。华为要告美国政府,就需要解释为什么?因为美国的司法是独立的,是可以制约政府的,所以一个中国公司也可以告美国政府和国会。“司法独立”的概念就可以巧妙地说出来,这不是“高级黑”吗?。

 

陈小平先生继续说:在中国大陆,“宪政”的概念是不许说的,但在美国为什么可以?因为华为告的是美国国会,国会和法院间有制约关系,这就是一种“宪政”关系,“宪政”就可以说了。第三,有关“违宪审查”,华为告的是美国国会违反宪法,要求法院出来审查国会是不是违宪了,“违宪审查”的概念也带出来了,这些都是中国法学家和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东西,中国缺的就是这个。在中国,共产党立法可以无法无天,人大立法,想立什么就立什么,在美国,如果国会立的法愚蠢,法院也可以不管,但违背了宪法就会管,这就是“违宪诉讼”,在中国是根本不可能的。

 

众所周知,中国两会上,官方讲话明文规定不许搞“低级红”和“高级黑”。“低级红”的门槛低,那些两会代表在镜头面前表演自如的仍然主要是“拥护习主席一辈子”这类的“低级红”,而如果真的禁止“低级红”,两会大戏就只能闭幕了。

 

与“低级红”相比,“高级黑”的门槛更高,但没想到竟然会可能高到了华为公司这么高的层次。如果华为告美国有宣讲“三权分立”西方理念“高级黑”的嫌疑,那么,能不能说为华为站台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中国外长在无意中更拔高了“高级黑”的程度?中国外长王毅3月8日在北京两会记者会上说:“华为面对美国不应该做沉默的羔羊。”

 

谁敢说华为是沉默的羔羊呢?华为和美国打官司在神州大地上得到声声叫好,但敢在美国与美国政府打官司,与其说是有勇,不如说是有“谋”。作为一个雄心勃勃在全球竞争的中国公司,华为可以出天价聘请律师和公关人员,可以适应多国的法律环境,不仅不怕当“两面人”,还要成为面面俱到的国际性大公司。

 

不过华为可能没想到的是:如果该案被美国司法受理,将为世人提供一个难得机会,显示出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和宪法地位,这会不会瓦解动摇听习话听党话的中国司法制度?或许并不是华为要考虑的因素。中国官方也将会采取一切方式影响中国民众对此案的了解。

 

尚不能排除华为案不被美国司法受理的可能。2017年,美国政府担心俄罗斯公司卡巴斯基(Kaspersky)的软件可能被用于搜集情报、危害国家安全,随即通过美国国会的开支法案禁止政府使用卡巴斯基软件。该公司两次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但都没有得到法院受理。

 

假如华为诉讼不被受理,对担心“高级黑”的人来说,该是一种解脱吧?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