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专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的谈判筹码是什么?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上台后全力以赴推出的庞大计划。网络照片

中国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将一带一路计划推向欧洲舆论的风口浪尖,意大利作为七强国家中率先与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受到欧洲舆论侧目,观察家注意到某些意大利政府官员似乎并不十分自在。与意大利政府关系紧绷的法国政府更是借此机会高调呼吁必须谨慎对待一带一路,要提防北京的霸权野心,要协调一致共同应对中国,而不要使一带一路成为分裂欧盟的金苹果。

那么,欧洲在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问题上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如何评论一带一路计划实施五年多来的结果?我们请法国知名学者,法国国际关系学院(IFRI)亚洲中心研究员迪-羅謝女士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与 法国智库托马斯·摩尔学院(Institut Thomas More) 中国问题研究员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先生来谈谈他们的观点,

他们两人近期推出新书:中国与世界,也可以翻译成中国是世界。书中有重大的篇幅涉及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在东南亚地区的落实。

法广: 我们知道,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引发不少东南亚地区国家以及非洲国家的反弹,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纷纷担心一带一路沿路国家从长远来看将不堪承受债务重负,另外,国际非政府组织也频频谴责中国企业的投资工程缺乏环境考量。那么,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欧洲加入中国牵头组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是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规划,它已经被写入中国的宪法,欧洲当然不应该对此置之不理。而且,一带一路计划也存在现实意义,因为东南亚地区许多国家在基础建设上确实存在需要。所以,一带一路规划符合某些国家的需求。因此,我认为欧洲国家,例如法国完全应该加入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参加一带一路计划。当然,重要的是旨在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带一路计划如何能够对其他国家带来实际的利益。这是关键所在。因为一带一路计划推出六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发现许多投资计划,并不一定对投资国带来利益。多个国家发现现实与投资时的承诺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尤其是在地方就业以及技术转移等领域。所以,关键还在於如何与中国展开谈判,我们看到,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以及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开始同北京展开谈判,我们必须密切关注这些谈判,关注北京是否有能力调整立场,所以我认为为了拯救一带一路计划,习近平政权完全有可能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让步,而这些让步就会显示出中国政府妥协的空间,欧洲应该也可以从中获益。我们完全可以与中方展开谈判,促使中方作出妥协。

法广: 说到谈判与妥协,但是,由于中国政府在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佔有超过四分之一的股权,西方以及其他国家又能够拥有多大的谈判筹码?如何能够迫使中方作出让步?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们从泰国的例子上可以看到,泰国就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条件,不接受将铁路附近的土地划给中国。虽然中方确实试图将其意愿强加于人,但是中国的投资计划必须获得地方民众的欢迎才能获得经济效益,所以,他们也必须考虑当地民众的意见。当地民众的意见在各个国家各不相同。我们从马来西亚的例子上也可以看到。马来西亚新政府就表示某些项目并不符合马来西亚民众的需要,因此必须取消。所以,中方还必须接受新的限制。我们在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也都看到了类似的现象。所以,中国政府必须考虑投资国的反应,因为中国也不希望将自己的钱投资打水漂。中国并没有那么强大。比如说,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财政陷入严重危机,巴基斯坦迫切需要资金,但是,由于一带一路是通过贷款来运作,贷款受惠国也不能承受太高了债务,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同巴基斯坦方面展开谈判,因为他们拒绝给巴基斯坦提供贷款,倘若,伊斯兰堡贷款的目的是偿还北京的债务。所以,今天由于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导致中方的投资并非毫无风险,所以,北京必须谨慎保护自己的投资。

法广: 确实,投资国为了捍卫本国的利益必须同北京展开严肃认真的谈判,然而,要谈判好必须拥有筹码,如果说,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由于地缘政治因素可以与北京展开谈判的话,东南亚以及非洲的一些小国却似乎除了接受之外,并没有别的选择;比如说,东南亚的老挝....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老挝确实是一个十分悲惨的例子,这就是一个明显的弱国强食的例子,老挝是一个面积人口都少得可怜的国家,七百万人口,相当于中国昆明一个城市的人口。老挝政府抵抗了六年,甚至九年,最终不得不屈服于习近平。而今天老挝政府明确地意识到一方面高铁仅仅对中国有益,对老挝民众并没有任何利益,而另一方面,老挝政府却不得不用几十年的时间来还债。

法广: 确实,这就是一带一路项目的问题所在,由于中国政府在资金上的优势,许多对环境造成灾难性破坏,影响当地民众生活环境的项目,例如印尼的巴丹托鲁水坝工程等等在当地民众与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对之下依然能够启动上马,如今工程已经进展了将近一半,当地环保组织尽管已经多次致函项目投资银行中国银行,但却受到一些千篇一律的官方回应:类似我们遵守绿色投资的规则,会对项目不断进行评估等等。而与此同时,印尼北苏门答腊岛珍贵的濒危物种却面临着被灭绝的威胁。为什么印尼地方政府对如此危害环境的项目听之任之?为什么有些国家,类似马来西亚,却可以昂首挺胸地对北京说“不”?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的分析可以说是一语道破,点中了要害: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其实我觉得应该根据各个国家的情况具体而言。有意思的是往往是独裁国家最缺乏抵抗北京的筹码。因为如果有民主换届选举的话,例如马来西亚,反对派可以对北京的影响提出质疑。但是如果是类似老挝,或者柬埔寨这样的国家,没有反对派,政府官员想怎麼样就怎麼样。而且这些官员往往都贪得无厌,腐败透顶,他们从中国投资者手中获取巨额的贿赂。老挝前贸易部长就是因为贪腐过度而不得不遭政府辞退。还有一些非洲国家的精英阶层也同样对北京十分依赖。

感谢法国国际关系学院(IFRI)亚洲中心研究员迪-羅謝女士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与 法国智库托马斯·摩尔学院(Institut Thomas More) 中国问题研究员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法广 RFI 杨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