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难道谷歌不爱美国爱中国?

图为谷歌酝酿屈膝版搜索器蜻蜓前往中国市场合图网络照片

 

【要闻分析 】 : 在中国华为技术的安全风险尚无定论之时,另一条新闻也令人震惊,这就是美国军方对本国互联网巨头谷歌公司产生怀疑,认为其与中国在人工智能计划中的合作项目,会间接甚至直接有利于中国军方。而与此同时,谷歌却曾因“价值观”理由,拒绝承担和拒绝延续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项目。

美国军方对谷歌的公开怀疑指责已经有一段时间,美国军方最高将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上将曾经数次批评谷歌,他去年12月在华盛顿邮报主板办的一场研讨会上回答主持人有关谷歌不帮美军,却帮助中国政府限制言论自由的提问时说:“令我费解的是,我们(的公司)为了推进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会做出这样的妥协。我们知道中国限制自由,我们知道中国会拿走公司的知识产权。”

 

上星期,邓福德出席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举办的一场活动时,再次对谷歌表达了不满和忧虑。他还在3月14日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2020财年国防预算听证会上,对谷歌提出批评说:“谷歌在中国做的事情让中国军方间接受益。”“坦白地说,‘间接’可能不是完全准确的描述,更像是直接让中国军方受益。”

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2018年12月11日曾在美国国会听证会进行解释,但却未能平息批评的声音。为了获得军方信任,皮查伊本周三再次抵达华盛顿,与美国军方最高将领邓福德上将会谈。并获得意外机会,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一次未经事先安排的会晤。会晤后,特朗普发推特说: “我刚刚和谷歌总裁桑达尔·皮查伊见了面,他显然做得很好。他强烈表示,他完全致力于美国军队,而不是中国军队......”

 

特朗普总统对谷歌的信任态度,看来不仅未能消解美国军方对谷歌的怒火,却引发美国议员的持续关注。参议员乔什·霍利28日动手致信谷歌首席执行官:要求他现在“与美国人民见面,公开谈论你们公司在中国的工作,它可能给中国政府和军队带来的好处,以及你们不愿与美国军队合作或提供帮助。”

谷歌公司2010年关闭了在中国的搜索服务而成为“有良心”的互联网企业,但不久后又试图重返中国市场,曾被披露和中国政府合作进行一个“蜻蜓计划”,开发出一版能按照中国政府的意愿封锁一些网站和屏蔽一些词语的搜索引擎。引发美国政界和活动人士批评后,谷歌表示放弃该计划,但仍继续在中国投资。

 

据美国之音报道:邓福德对谷歌的担忧,主要来自于谷歌在中国的人工智能(AI)研发项目,怀疑名义上属于民用的科研项目可以轻而易举地为中国军方所用,因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了军民融合的国家战略。2017年12月,谷歌宣布在北京成立一个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研发中心。当时,谷歌聘请了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负责人李飞飞和谷歌云业务人工智能部门研发主管李佳负责这个研发中心。目前,谷歌AI中国中心已经参与了清华大学的人工智能研发项目,并与北京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开展了合作。

 

在谷歌与中国开展合作的同时,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硅谷的网络巨头2018年6月宣布不再与美国国防部续约研发一项用于无人机的人工智能项目。该项目能改善对无人机拍摄视频的识别,利用人工智能自动识别人像。有大约4000名谷歌员工签署了反对这个项目的请愿书,称不愿意将自己研发的技术用于战争。

2018年10月,谷歌又退出了美国国防部总额100亿美元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 Cloud)项目,称部分原因是该项目不符合谷歌价值观。

 

难道谷歌不爱美国爱中国吗?问题还不限于谷歌一家公司的“价值观”问题,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帮办夏弗直言说;中国正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以及量子电脑的数字领域加速与美国一争高下,但是一些美国公司不愿意与美国国防部合作,而宁愿把技术卖给中国。邓福德将军说,正是由于美军所代表和体现的价值观和制度才让美国公司得以蓬勃发展。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说,美国的人才应该为美国所用,应该支持美国的国力竞争。

 

谷歌声称由于不符合自己企业的“价值观”,而不与美国军方合作。但它在中国发展时,是否注意到所谓的“价值观”问题呢?有关的争论已经存在,估计还会继续延烧,并不因特朗普总统目前表示的支持态度而结束。

 

法广RFI 萧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