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陈小鲁的十年之赌

 

我和陈小鲁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曾有“十年之赌”。2012年10月,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小鲁和我与金汇球友会的一批年轻人讨论,新一届的领导在滞后的政治改革方面能做些什么?

我提出到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召开的十年中,可以期许在党的领导下实现五项改革:

一是常委的差额选举;

二是常委的财产公开;

三是在省一级做到司法独立;

四是通过《新闻出版法》,不要任意封杀网站;

五是成立专责小组,对中共历史上除“六四”外的重大失误给国民一个交待。

我当时认为这五点要求并不过分,何况在每一条中都留有余地。小鲁却说不可能,因为这将触及党的绝对领导权。我说这前提是在党的领导下呀,退一步说,五条中实现一两条也行呀。小鲁说,这五条是个整体,改了一条,将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我说,那就打个赌吧!十年为期。如果你对,我将刚启用不久的大宅子输给你;如果我赢了,你输什么?他说我就把在香堂的房子输给你,那是多年前小鲁在村里买的小产权房。我说,赌注太不对等了。小鲁说,输了,我就到你家做仆人,用尊严来赌你的大房子。在场的十几位小年轻起哄投注,结果我与小鲁之间各获其半,旗鼓相当。于是年轻人设了个群,隔三差五地投投注,称之为“十年之赌”。

小鲁常拿此开我的玩笑,每来我家,就说得看看我未来的资产保全得怎么样。有次百仁汇球聚抽奖,小鲁获一台自动扫地机,他叫:“王苗,带回我家,好好打扫,保持清洁呀。”

没想到进入“十年之赌”的第二个五年小鲁去世了,再也见不到那一天了。我曾与小鲁笑谈:你是赖上我的宅子了,不论输赢,或为主或为仆,你横竖都要住进来,你输了住进来,已七老八十了,不但干不了活,我还得付工资,给你交五险一金。现在,我真想这一天的到来,可与小鲁老来为伍为伴。

每想至此,就心痛不已。“为我尽一杯,与君发三愿。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白居易《赠梦得》)。又想起毛泽东悼罗荣桓句:“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这是君臣之间。但更想起的是在林彪九一三事件后,病逝前陈老总留给子女白居易的诗:“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十年之赌”赌的是我们对国家与民族未来的期望,十年不够,那就二十年、三十年……尽管小鲁看不见了,我也可能看不见,但为争取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奉献终生的老一代、子一代,无须辨真伪,小鲁代表了我们的理想:一个民主、自由、平等的社会一定会在我们挚爱的土地上实现。

何迪,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