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报:工业发达经济体里的中产阶级缓缓衰落

 

(法广RFI 安东尼)工业发达经济体里的中产阶级在缓缓地衰落,这是今天法国世界报的一个重要标题。文章引用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星期三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如果以一个国家的全国性收入中间值的75 % 到 200 % 来定义中产阶级,那么在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36个成员国里,1980年以来,中产家庭的数量从64 % 降低到 61 %。 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就业专家斯卡佩特说,每个国家的情况都有很多差别,但是多数国家的中产家庭的生活水平不是停滞不前就是在下降。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收入上涨的速度要比10 %最富裕的人口的收入上涨速度小得多。

在36个成员国里,1942年到1964年出生的人最幸运,他们中有68 %的人在20多岁时就属于中产阶级。在1965 到1982年间出生的人,中产阶级的比例下降到64 %,1983年到2002年间出生的人,中产阶级的人口比例是60 %。对中产阶级来说,在社会阶层里往上攀越来越难,往下掉的危险越来越大。

 

世界报引用报告说,首先是就业市场转型。然后是生活成本上涨。中产阶级的生活消费的上涨速度要比他们收入的上涨速度慢。生活消费中最主要的涨价项目是住房。现在住房的费用要占中产阶级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而1990年代,住房的费用只占中产阶级收入的四分之一。年青人要比他们的父辈更难成为房主。这还没完,出了在法国,医疗费用和教育费用的支出还不算很贵,在其他国家,这些费用大幅度上涨,尤其是象美国这样医疗系统决大部分是私营的国家。

 

一个在法国宪兵拘禁讯问期间死去的年轻人特劳雷的死因又成了法国世界报关注的一个焦点。报纸说,司法部门不久前还准备结案,但却发现案子又有了新的线索。法官们在四月份又下令对这个不寻常的案子重新展开法医调查,并且展开新的听证。目的只有一个:弄清楚特劳雷这个年轻人死在贝桑宪兵所的地上的原因。

 

2018年十月司法部门委托的法医报告把宪兵们的责任排除在外,宪兵们一直声称自己对特劳雷的死没有责任。当时的法医报告说,特劳雷之前有病灶,但不是致命的疾病。但由于这个病灶,加上特劳雷体力消耗大,结果引发了险情。但是特劳雷的家人不相信这个法医结论,他们坚持认为是宪兵们的强制措施导致特劳雷窒息死亡。2016年,在宪兵们和特劳雷展开追捕之后导致他死亡, 特劳雷的名字成为法国大量反警察暴力维权人士的象征。

 

2019年初,特劳雷家的律师委托做了一个由在特劳雷生前疾病的领域的医学专家们组成的医学报告组重新作了论证,结果是:特劳雷生前的病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造成特劳雷的死。他们同时对之前作出法医结论的同行的职业道德提出了质疑。他们呼吁司法部门调查在宪兵拘捕的情形下的体位性窒息和机械性窒息。

 

世界报说,法官们不承认这是专家报告,因为这不是由司法部门委托的法医报告,同时医生们没有宣誓过,也不在司法部门正式的专家名单里。但是这些出报告的人都是巴黎大医院里有名的专家教授,特劳雷家对他们的报告作了大量宣传,这一切终于说服法官们重新委托专家再做一份鉴定。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