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学者:许章润事件显中共整治学界比毛更坏


清华法学教授许章润“因文治罪”被撤职停课。推特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美国耶鲁大学法律学者、现任中国法律与历史国际协会主席张泰苏指出,清华大学法律系教授许章润因为写文章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独裁倾向而遭到免去所有的教学科研工作一事,并非只是中共当权者打压自由派思想学者那般简单,而是有系统、有制度性的整治中国学术界,手法比毛泽东当年更有深远的负面影响。

张泰苏是在接受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旗下网上刊物“中参馆”(ChinaFile)的访问对谈中,发表上述的看法。

 

张泰苏指出,许多外国传媒可能将注意力放在中国自由派学者最近受到打压的身上,但其实只是将问题严重的低估。大陆几乎所有社会科学和人文系的学者,不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整个整治光谱其实都受到最近整治打压的影响。过去数个月,一些著名的左派学者,例如清华大学法律学院许章润的同事冯象,都因为政治敏感议题而被禁止发表文章,这些议题包括工人运动,以及社会主义与爱国主义等包涵性广阔的议题。这股冷风的目标是全面性的。

 

张认为,我们惯常所用的词汇“镇压”,实不足以形容目前对学术自主威胁的范围:“镇压”是指禁绝若干议题和看法,但目前的行动,至少等同强使或诱使学术界从事中国领导人所喜爱的“研究”项目。在法学界,过去几年多是这类国家赞助的政治研究课题。经费是毫不吝啬地批出,研究中心在每一家主要的法律学院相继成立,而相关的研究论文则获得优先在著名的学术刊物上刊登。学者对这些研究课题,趋之若鹜。

 

张泰苏表示,官僚和行政单位对学界所扮演的角色,总的而言,较2012年时更为活跃和冠冕堂皇,他们不只引导学者疏离厌恶的课题,而且还指引他们靠拢上头所钟爱的议题。中低层学者现在所面对的制度性环境--一个不断面对升级评估考验以及论文要在顶尖国家刊物刊登的压力--更渲染了这种引导的效果。

 

张泰苏说,对学术自主的威胁,因此是兼具胡萝卜与棒子的。棒子当然招惹最大的批评,但胡萝卜所造成的长远性影响,最低限度也是同样地危险:负面的限制可以在短时间内实施或取消,但如果学者开始丧失了正面的自主和目标--即什么是让他们投身学界真正的兴趣所在--那么目前的秽气将永存不散。

 

张认为,中国当今的政权对学界的图谋,比毛泽东时期更要深远:毛与学界的关系,特别是在他的晚年,基本上是负面的。他对如何利用学术以完善他的统治,根本就毫无兴趣,但他对学者普遍的敌意,却反而帮助学界维护了它的自主和团结,所以到了1978年,中国的学术界很快就元气复甦。但相对来说,当今政权的手法,则更具制度性,透过行政和合法的活动予以系统性的执行,而不像当年需要透过头脑发热的政治运动来落实。

 

张泰苏担心,这样可能会对中国知识界的精神,留下更深的伤痕。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