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朋友钟松峰——柬埔寨动乱岁月回忆

余良 来稿

 

很多人和事可以放下,寻找钟松峰的事放不下。

一九七零年柬埔寨政变后,与我一起离开金边、最后分手的朋友是钟松峰。然而,烟波浩渺日月流逝,杳无音讯已然四十九载。

年龄相若,志趣相投,共同的心愿,我真希望他还健康活着。有幸相会,我们们都会记住分手握别说的那句话:“祝你路上平安!胜利回来!”“你保重吧!我会回来的!”我们也会互诉别后数十年惊涛骇浪、悲怆壮烈的日子。

那是遥远的一九六九年初,我们的工厂因为赶工临时聘请车床工人钟松峰。他大约二十岁,结实强壮的身体,短头发,爱穿短袖红背心,广颐方额,绰有丰神,一股用不完的劲,极像三届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工厂大多是越南人,他又是新人,没人与他交谈。只有我主动与他交流,他一开口就展露笑容。一个月后,他离开了,我们成了好朋友。

他还是游泳爱好者,也爱打篮球。我每次约他一起下河游泳、到奥林匹克运动场打篮球,他都欣然应约。我与他谈生活、学习与工作,谈人与事,谈政局,竟也观点相同、十分投机。

他与我一样贫穷,也是读到初中。父亲去世,靠他到处打散工艰难养活年老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除了车床,他也会焊接,设计塑模等。工厂多人嫌他爱出风头,浮夸不踏实,我大概也如此。这算是缺点吗?爱表现、露锋芒才会进步。

他的家位于越华人混居的小区里,对面是一间越南小寺庙,简陋的小屋子简单的家具。我第一次上他家,他的妹妹正在入门的小厅堂的桌上做功课,上方的墙壁上挂着附有她妹妹相片的小学毕业证书,写着“本校学生伍……”可知“伍”是他的实姓;墙上另一头是毛主席诗词的字画。“松峰”肯定也是他取自毛泽东诗词中的“暮色苍苍看劲松,无限风光在险峰。”两句的末尾两字。受中国文革影响,青年学生爱改名换姓以显朝气、爱国或进步。

七零年三月十八日,亲美的军事强人朗诺发动推翻西哈努克亲王的军事政变。局势十分紧张,人心惶惶,工厂纷纷关门。我和他先后失业。我们估计战争即将爆发,朗诺政权必会大抓壮丁,抵抗武装力量最终解放全国。我十年前来自中国,在柬埔寨的日子很不好过,回国是我的愿望。逃避兵役与战争,经受农村生活的磨炼,将来回国可适应农村环境,投奔解放区是我唯一生存之路。

多年以前,我住在东南区一个叫河良的小镇,沿湄公河下游四十多公里可到越南。有一个叫郭秀武的朋友住在下游十多公里处,可投靠他再作定夺。我和钟松峰以及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天聚在一块共商投奔农村的大计。有人提出当赤脚针灸医生为农民服务,由一位学过针灸的朋友速成教学。我们购买针灸书籍,用琴弦自制毫针……为了适应农村和战争环境,我和钟松峰每天凌晨到奥林匹克运动场练习长跑直到金边戒严。

四月十五日是柬新年,正好趁人们纷纷回乡、人流涌动的时机起行。谁知当此关键时刻,朋友们纷纷退缩,只有钟松峰背着家人带上几件衣服便与我出发。

下午四时,我们搭上前往河良的最后一班车。五时左右便抵达河良,培才学校一位老师告诉我们,学校刚刚关闭,许多学生准备上前线。“有人留下一辆单车,你们两个人共用吧,到了秀武家以后再说。”我和钟匆匆吃过饭便上路了。

单车在河岸林间曲折崎岖、静寂无人的小路艰难前进。在五、六公里处,路边坐着二十多个扶着长枪、神色疲惫的朗诺士兵。他们脸色慌张,目送我们经过。

半小时后,在一个村子前方,一个小土岗突然冲出两个持枪越南青年,呼喊我们停下,问我们要去哪里?来做什么?钟松峰精通越语,回答投奔解放区。对方说,如此,把身份证交出来。我们把身份证递上。对方又检查我们随身衣服,放行了。

秀武的家就在三百多米处。他的兄弟姐妹很多。母亲带领全家参加地方建设:挖战壕,运输物资、宣传抗战、地方自卫等。我和钟每天帮他们挖战壕,等待地方新政权安排我们出处。

一周过去了,日子有些寂寞。一天下午,我们到河边洗澡、游泳。望着湄公河潺潺流水,我心血来潮,邀约钟与我游过河,他也跃跃欲试。游啊游啊,快到对岸了,不好,身后传来大声叫喊,回头一看,岸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一只小船划过来,船上两个越南人声色俱厉命令我们上船,我们回答可以自己游回去。上了岸,人们充满敌意、怒气冲冲望着我们,显然把我们当间谍。几个干部模样的责问我们为何渡过河?带了什么情报?正在这时,秀武的母亲和妹妹赶来,说我是河良人,自小爱游泳,爱渡河,钟是我的朋友。她再三担保我们是好人。干部们半信半疑,最后还是放人了。

回到秀武家,一家人埋怨我们太鲁莽,说对岸有越南游击队员,你们一上岸他们就开枪。

第二天,越南干部把我们叫到其住所,带着警戒的口气问我们的身世来历。他们要我们每天下午到他们住所,跟他们一起到丛林中巡逻,傍晚回来与他们共进晚餐。我们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几天后,一年纪较大的干部问我们为何到这里支持解放事业?想做什么工作?钟答以华侨与当地人民共命运,不能置身事外,愿意接受分配工作。我不太会说越语,简单答以响应解放阵线的号召到农村生活,愿从事农业种植。

第二天一早,干部拿着钟的身份证,交给他说:“今天就分配你外出工作,完成任务后可回来。现在就跟你的朋友道别吧!”我紧握他的手,说:“祝你路上平安,胜利回来!”他信心满满地说:“你保重吧!我会回来的!”

到底是什么任务呢?或是越南干部借口把他支开?他此去是凶是吉?这一谜团永远解不开。他没有回来。几天后,我也因为战争即将在此爆发而跟着一些外地人离开了秀武的家。从此天南地北到处闯,当了农民当流民,当了游民当难民。急急光阴似流水,等闲白了少年头。

我从美国回到柬埔寨至少二十次,到越南也有十次了。走遍城乡,用尽心思,寻不到他的踪迹,没有他丝毫消息。百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我只希望他那天当机立断回到老家,免得老母和小妹惊慌失措,趁他年青体壮保护家人度过艰难险阻,与我一样来到西方国家过上幸福好生活。

(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清明节)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