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调查因何而起?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 将就“通俄门”调查自首。路透社

 

(美国专栏/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王山)3月22日,特别检察官穆勒完成了“通俄门”调查,向司法部长巴尔提交了调查报告。报告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的结论:没有发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竞选团队有通俄行为,对特朗普暗通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指控不成立。

在美国,政治人物与“门”沾边都没有好结果:尼克松总统身陷窃听民主党总部的“水门”事件黯然辞职;克林顿总统在白宫与实习生莱温斯基苟且的“拉链门”让他几乎被弹劾;国务卿希拉里使用私人电邮处理国家机密事务的“电邮门”阻挡了她通往白宫的路。唯有特朗普能从“通俄门”脱身。

 

“通俄门”的指控非常严重,如果成立,不仅会导致特朗普下台进而会被控以叛国罪入狱,而且会阻止美国势将发生的国际战略重大转型:从“联中抗俄”到“联俄抗中”。

 

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集团覆灭,这个集团的所有成员国都迅速向民主政体转化,其中包括苏联解体后的俄国。俄国从列宁、斯大林建立和统治的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专制的国家,实现了向民主政体民转化,尽管不彻底,却是难能可贵,值得珍视:人民毕竟有了选票,有了相当程度的结社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民间有了非官方操控的媒体。反观冷战结束后,经过六四屠杀的中国,毁灭了上个世纪80年代得来不易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成果,愈加走向极权专制,以致到习近平时代,中共政权的残暴已超过世界近代史上任何一个专制国家。并且习近平继承其上一任开启的“大外宣”,向美国全面渗透,并要向世界提供中国模式,主导世界的治理,改变二战以来美国建立的世界秩序。中国已取代前苏联成为美国和西方最凶恶的敌人,它将摧毁西方的价值体系和经济体系。现在的美国是到了实现国际战略转型,由“联中抗俄”转为“联俄抗中”的时候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就在于他承担起推动这一转型的历史任务。

 

远从上个世纪40年代美国帮助中共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到1979年美国抛弃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再到1990年代年美国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和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任凭其与美国进行不公平贸易和盗窃美国的技术,中共政权每一阶段的发展壮大,都得到美国政界与学界左派的支持和帮助。美国的左派是中共的同路人,在与中共勾兑的过程中,有数不清的利益瓜葛。以前任总统奥巴马为例,他执政八年,敞开国门,让中共长驱直入,在经济上和意识形态上几乎成了中共的附庸。为了让美国延续“联中抗俄”、阻止未来可能出现“联俄抗中”,奥巴马在任期届满前夕,毫无理由的突然关闭了多处俄国驻美国代表机构,驱逐俄国外交官,蓄意恶化美俄关系,接着便是子虚乌有的“通俄门”指控,和长达两年、耗费2500万美元的“通俄门”调查。

 

“通俄门”调查结束,应是美国实现“联俄抗中”国际战略转型的开始。这是美国左派的失败,中共的失败。虽然未来可能还有这个“门”、那个“门”阻挡“联俄抗中”战略转型的实现,但左派再制造一出如“通俄门”这样的荒唐剧,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