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學者眼中的深圳發展

 

《超訊》專訪「深圳三劍客」中的老亨和金心異,瞭解他們所關心的深圳發展。他們將人才放在了未來深港合作的關鍵地位,並認為將未來發展與香港結合在一起,才是深圳應有的方向。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時間回到2001年的深圳,一個討論和深圳有關問題的個人網站「因特虎」突然走紅。網站聚攏熱衷討論深圳的會員數千人,成為深圳不可忽視的「民間力量」,網站主要代言人數次受邀參與和政府對話,參與制定深圳定位發展的大計。

支撐著因特虎發展的是被網友稱為「深圳三劍客」的三個人——老亨,「因特虎」創始者;金心異,曾供職於《南方週末》、《21世紀經濟報導》等主流媒體的資深財經記者;「我為伊狂」咼中校,2003年新週刊網絡風雲人物,著名網文《深圳,你將被誰拋棄》的撰寫者。

對於自己的身份,三人有著嚴肅的定義:「堅定的深圳主義者」。時過境遷,如今這三個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原本是公務員老亨辭職主力經商;金心異從媒體人轉型從政;「我為伊狂」從證券公司離開成為香港傳媒人,早已離開了深圳。

對深圳的發展依然樂觀

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出台、深圳GDP超越香港之際,《超訊》在深圳專訪了「三劍客」中的老亨和金心異,討論了他們眼中的深圳和大灣區,他們依然關心深圳的發展和未來,並認為和香港結合在一起,才是深圳發展的應有方向。

2002年的,「我為伊狂」的一篇網文《深圳,你被誰拋棄》把深圳拉入暴風驟雨中。該文從當時招商銀行、平安保險、中興通訊、華為科技以及沃爾瑪的「遷都」傳聞說起,談到了深圳的人才引進、投資環境、行政效率、國有企業改革以及文化氛圍等諸多問題,更引起時任深圳市市長于幼軍的關注。深圳市政府及市民都進行了全面的審視和反思,希望借此全面改變現實,于幼軍對該文的正面回應是:「誰也拋棄不了深圳」。

2003年7月,國務院調研組到深圳調研,「我為伊狂」以民間代表的身份應邀參加了座談;之後,網文《深圳,誰拋棄了你》重新整理正式出版,部分內容被寫成內參送交北京高層。深圳的命運和未來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這篇文章發表至今已有17年了,再提到深圳未來,老亨坦言深圳或許出現了很多問題,但放眼整個中國大陸,深圳仍然是眾多城市中最自由、最有活力的城市,他說自己對深圳一直很樂觀,也是「三劍客」中最樂觀的一個。

「當然深圳也面臨著高房價、高成本的壓力,但深圳有著公平的機會,有自由呼吸的空間,甚至在某些方面比香港還要自由。深圳也就成為了一個出口,成為老百姓的一條出路。」在老亨看來,就算深圳失去活力,人們也可以用腳投票,選擇離開,但目前來深圳的人依然源源不斷。

談到深圳的發展,金心異提出了「兩個漏斗」的概念,在他看來,深圳的成功,一個漏斗在於香港相比形成的成本差,另一個漏斗在於是依靠改革開放所形成的制度優勢,依靠兩個漏斗吸引資金和人才,雖然成本差已經快填平了,但制度優勢在於市場化和法治化,這決定了深圳依然有吸引力。「深圳的未來取決於怎麼把成本降下來,另外利用好它建立在市場化基礎上的制度優勢。」金心異說。

深圳未來要和香港互補

如今,粵港澳大灣區是最熱的話題,有關規劃也為深圳帶來了機遇,老亨和金心異將希望放在了香港與深圳這兩座城市更深度結合的經濟與社會能量。但是他們對這些年香港的變化充滿著擔憂。

「舉個例子,以前香港有能力捧出一個明星讓全中國都知道,現在都很難了,內地民眾很難接收到香港的訊息,香港的媒體、娛樂業更難影響到內地,所以很多明星沒有辦法,只能到內地來發展。」老亨說。

信息的影響力不夠了,貨物貿易至少還受歡迎,但香港已經沒有製造業,不僅如此,作為一個貿易中轉港,在老亨看來香港做得也不稱職。「就拿奶粉來說吧,香港不生產奶粉,但對內地人買奶粉的限制卻十分苛刻,這本身就已經不是商人的思維了,這樣的保護主義只會給香港帶來傷害。」老亨說。

在老亨看來,香港還是需要堅持自己的特色,在粵港澳大灣區中互相幫忙。「例如香港的優勢在教育,而深圳的教育沒有辦法解決,就可以在深港的中間,落馬洲河套地區建設教育特區,做文化高地,將全世界優秀的教師請來,不僅解決了深圳的問題,對整個華南地區的影響也會很大。」老亨說。

不過,金心異對落馬洲河套地區卻充滿著擔憂:「如果將落馬洲河套地區建設成為科創園區,完全可以解決香港藍領階層的就業問題,還能解決香港的產業多元化和未來空間增長的問題,但香港成熟的開發只有一種模式,就是新市鎮模式,如果將河套地區建設成房地產項目的話,就太糟糕了,那麼寶貴的地拿來蓋房子是不可理喻的。」金心異說。

在金心異表示,深圳的發展離不開香港,深圳是吃香港乳汁長大的。但科創是為數不多深圳依靠自己發展起來的領域,「如今深圳的科創發展也遇到難題,尤其是人才供給上出現困難,香港的大學具有很強的研發能力,就是不知道怎麼能為產業所用,這方面深圳和香港可以好好研究。」對於深港合作,金心異和老亨的觀點一致,都將人才放在了重要地位。

深港都要藉灣區發展

在金心異看來,深圳的優勢除了「兩個漏斗」以外,還有一個通道的功能,深港其實共同構成了一個碼頭,讓中國人走向世界。他認為,大灣區的成敗取決於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深港這個通道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

在老亨看來,深圳未來發展的機會在於人才,一是全世界挖人;二是培養人,從基礎教育開始,培養未來社會需要的人。但有了人,有了創意,有了實驗室裏的創新成果,接下來就看商業應用了,所以深港合作,在深圳前海地區做商用集成,並以前海為軸心引擎,擎動深港融合,帶動其他城市和製造環節、物流環節等產業鏈。這可能就是深圳未來產業佈局的大輪廓。

最近老亨在寫另外一本和深圳有關的書,名叫《深圳傳》,根據他的研究,深圳在古代也是移民飛地,這片土地的發展和近百年來嶺南人近代商業文明的種種鋪墊和努力是分不開的。「瞭解了深圳的前世今生就能明白深圳的來之不易,深圳的成功不是偶然,並不僅僅是隨便畫一個圈就能成功。」在老亨看來,中國更要格外珍惜這座城市的發展和成就。

文/趙銀嶠,《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