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什么不烧故宫?提问惹了大祸

 

最近,在演艺界小有名气的艺人赵立新一句“日本人为什么不烧故宫”的提问惹了大祸,将火烧到了自己身上,而且有越烧越烈之势,看来这把火大有完全吞灭其之可能。有关当局通过媒体已放出“瑞典人赵立新,看着到了适用‘驱除出境’级别”的狠话来,并直接上纲上线“换国籍是个人自由,但数典忘祖,帮助侵略者洗白,侮辱祖先,就相当败类了!”(《新民周刊》4月6日)。赵的言论同时也被紫光阁、共青团、中国反邪教等官方媒体敲打:任何一国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有人去搜其微博,发现已被注销,同时被注销的还有其工作室微博。究竟赵某人犯了什么弥天大罪,如何“数典忘祖,帮助侵略者洗白,侮辱祖先”,竟被如此“凌迟”于国人面前,着实需要细究一番。

原来,3月31日赵立新发了一条微博,提问“英法联军为什么要火烧圆明园?!”并在网友“得不到就毁灭”的评论下回复,“那紫禁城呢,是忘了还是没带打火石?”接着 ,4月2日他又在在微博发问:“日本人占领北京八年,为什么没有抢走故宫里的文物并且烧掉故宫?这符合侵略者的本性吗?”网友评论说这是因为日本人“准备占领并统治,而不是掠夺”,结果赵立新却回复道,如果是掠夺,为什么“投降前”也没烧。他还认为故宫文物被转移的说法“不太信服”。

在其“不当言论”遭到网民围殴后,发现自己已被推到悬崖边的赵立新认清了形势的险恶,立即发出道歉信,解释了发出此疑问的缘由称,“由于连日在修改之前写的一部有关故宫设计师后人参与修缮工程的剧本,今晨又看到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侵华日军占领北京时没有抢走故宫文物’,处于对这个观点的严重不认同和同时发自内心的惊愕,我在社交媒体微博,发表了对侵华日军残暴行径最为强烈的反问和发自内心的反感。”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白“我严正声明,我骨子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我绝不会为暴徒洗地,我坚决并且强烈谴责英法联军、侵华日军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对践踏人民底线的行为零容忍。”

按说,如此挖心掏肺的解释,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的一清二楚了,大凡不是别有用心和故意装傻,不应再有什么异议和歧义了。但赵某人的解释、道歉早已无济于事,一场文革式的讨伐、批判和审判大戏已经隆重推出,只准他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他根本就没有解释的余地和自辩的机会。看来不把这个“汉奸”、“精日”、“数典忘祖”、“卖国求荣”的瑞典人“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革命群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从中已嗅到了文革的浓浓气味。

在网络的即兴聊天中,就是如此简单的几句对话,也没有看出有任何明显的政治背景和动机,竟招致无端灾祸临头,不仅令人唏嘘不已,脊背发凉,看来中国又一次回到了人人自危、“道路以目”的“峥嵘岁月”。联系到日前清华大学许章润和一大批教师因着“不当言论”而被肃整的事件,联系到一批接一批的异议人士被迫害和当局疯狂钳制言论的情势,正如杨济余在《我言说,故我在——教师独立宣言》中所言:“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收拾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

对于早已被“防火墙”割裂成区域网的网络自媒体,当局还是寝食难安,近日又不断窒息、恶化其生存环境,加大了控管力度,力图扼杀一切官方不愿意听到的声音。4月8日中国微博管理员发布《关于时政有害信息的处理公告》,将50个人帐号处以“禁言、关闭”等惩罚措施,处罚原因是“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等理由。其他被处罚的理由,还有“散佈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蹟和精神,侮辱、诽谤英雄烈士”、“宣扬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煽动非法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突破社会道德底线、制度底线的负面信息”、“含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被封锁的帐户包括于建嵘、童大焕,以及”六神磊磊”等。微博官方强调,包括自媒体在内的使用者,务必遵守使用规范,否则将受到相同待遇。看来新版的“公安六条”又横空出世了。

于建嵘是著名学者,著有《我的父亲是流氓》、《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等作品,多年来一直呼吁解决三农问题,并用‘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来概括,曾提出要立法保证农村建设在公共支出中占有的比例,要实现城乡一体化,应保证农民享受同等国民待遇,公共财政支出要均等化…. 。

童大焕,中国人民警官大学出身,被称为当今中国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他曾有关于蠢人的描写“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愚蠢的人不可能真正善良,因为愚蠢的人是非对错不分,奉恶魔如父母,视良知如仇寇。愚蠢本身,是一种不可救药的恶。不要去试图说服愚蠢,因为愚蠢不接受启蒙。”虽没有人明确知道这里的蠢人在影射谁,但“你懂的!”,相信这个蠢货的形象已出现在你的面前。有网民称,“蠢是什么,你懂的?蠢就是二! 被刺疼了,蠢人作怪! 仇恨长在了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六神磊磊曾是新华社记者,其解读金庸作品的微博系列《六神磊磊读金庸》,影射现实,一直“很火”。他在读《笑傲江湖》里戏言:“诺大的权力金字塔里,越是高层,就越不虔诚;越往基层,信众就越多。照理说,童百熊的孙子本来应该是最不该信这一套的,因为他爷爷是叛徒,他是出身黑五类的狗崽子。但这个十岁的小崽子反而似乎最虔诚:‘一天不读教主宝训,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读了教主宝训,练武有长进,打仗有气力’。”他在题为《带头大哥:干坏事就干坏事,你签什么字?》的博文里写道:“我就知道有这样的领导,下属请示上来,能不签字就不签字的,只口述。让下属改材料、改文件,也是一丁点不留痕的,只口述,绝不在文件上留半个字,恨不得连指纹都不留,把屎都擦在下属身上。万一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他就屁股一拍什么都可以不认,都是下面临时工干的,比带头大哥的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对当局封嘴巴的恶行,网上一片愤愤不平,卯识质疑:“想搞文化大革命还是想搞文字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马蚤说:“把人的嘴封住,让所有人都做中国梦,然而只有睡着的人才会做梦,真正清醒的人也只能假装睡着并持续做梦。”

微信近日也发出管控通知,“不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能在微信里发布对国家、对党不利或者违法信息、凡是在微信里发布对国家、对党、对社会不利的话题的微信群和个人,将会在此次扫黑除恶行动中受到严肃处理,接受法律制裁。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和要求发布违法信息的人最高可判一至八年有期徒刑 ,就高不就低原则, 而且群主承担连带责任。由十人以上组成的群将接受由网警采取自动控制检查的手段进行摸查。”

浙江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竺修,在推特上只因点赞了多条所谓“侮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有害信息”,浙江海翔律师事务所律师平易,注册了所谓国外反华软体“郭媒体”,他们竟被警方控罪。通报称,两名律师虽然没有发表不当言论,但他们的行为触犯了“律师应该把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法治作为从业的基本要求”的行为规范。

四川民谣歌手李志近日被当局紧急叫停原定的23场个人巡演,强令已经售出的近两万张门票退款。原因是他曾唱过《人民不相信自由》的自创歌曲,其中有歌词说:“一个兄弟来看我,带着银子和故事,他微笑着对我说,人民不需要自由;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普林斯顿大学原高等研究院创办者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Abraham Flexner,1866-1959),曾说过,“人类真正的敌人并非是无畏且不可靠的思想家,无论他的思想是对还是错。真正的敌人是那些试图为人类精神套上桎梏、让他不敢也不能展翅飞翔的人。”

赵立新的言论不过是一个疑问而已,即便作为一个学术问题来讨论也并无不妥之处,纵使是有鸡蛋里挑骨头的特异功能,大概也挑不出有什么“为侵略者洗白”的意境,只能是莫须有罢了。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更未必一定是美化侵略者。请看,即使是置疑他、恨不得欲将“吞其肉寝其皮”的网络“好汉”们,不也说是因为日本鬼子“准备占领并统治,而不是掠夺”。还有人给出更深层次的答案“因为日本人在扶持溥仪的伪满洲国,怎会再去烧他紫禁城里的家”。我们尚不知当初赵立新是准备如何回答他自己的这个问题的,也许他会有与众“好汉”们类似的答案。倘若如此,那么这些答案里并没有丝毫为日寇罪行开脱的嫌疑,日寇之所以没有犯下他们以往例行的暴行,绝非是因为其仁义、善良,而是为了笼络人心或更深层次的利益,总之是他们“大东亚共荣圈”的战略需要。何况在赵立新并没有给出任何答案之前,就能给其戴帽子、定罪,哪还有一丝什么公正和法理。

其实,我们还可以有许多类似的问题可在大庭广众之下置疑、讨论。例如为什么当年日寇会在伪“满洲国”所在的东三省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进行经济开发和建设,以致其“新京”长春和沈阳等大城市的繁华程度不亚于日本本土?这绝不是日寇关心中国的经济发展而发扬的无私“国际主义”,提这个问题也更不是歌颂侵略者。其答案是这些侵略者早已把东三省视为抢到手的国土,才肯花如此大的血本进行建设,并将其最精锐的“关东军”部署在此。以致在二战末期,日寇曾一度有放弃本土,依据东北做基地与盟国做最后顽抗的计划。这不过是个同样简单的学术问题,毫无疑问,倘若赵立新敢提此疑问,那他的下场恐怕会更惨。

又如八年抗战中,日寇凭借着其强大空军的制空优势,对中华大地进行了多年大规模的野蛮轰炸,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中国民众惨死在其罪恶的炸弹之下,其中对当时陪都重庆的轰炸尤为惨烈。日寇的魔爪竟然没有放过遥远且荒凉的西北,包括兰州在内的多个城市,甚至河西走廊一些人口稀少、没有什么战略目标的县、镇都被多次轰炸,据说这是日寇震慑、摧毁中国人民抗战意志的精神战。而蹊跷之处,作为中共首脑驻地的延安和周围的“陕甘宁边区”,是其赴西北的必经之地,但几乎没被轰炸过,为什么?日寇会如此仁义、有了博爱之心?还是包藏着什么祸心?历史事实表明这完全是中共特使潘汉年“不辱使命”,秘密与日寇达成互不侵犯协议的功劳。同时受惠的还有被日寇重重包围的苏北新四军,他们可以安然无恙地休养生息,并有充足的精力去袭击与日寇殊死拼搏的国军,不断发动“黄桥战役”般的摩擦去杀中国人,配合日寇。如有人敢公然提此问题,并毫不掩饰地给出真相,那绝不会仅有如赵立新当下所惠顾的口诛笔伐,除“造谣、污蔑”、“汉奸”的罪名必不可少外,批捕,大狱侍候则是无疑了。

五十年前的文革就是首先从学校和文艺领域里开始的,充当马前卒的红卫兵正是当年的青年学子。如今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配合国安公安部门,公开、半公开地招募以监督、告密教师和其他学生为业的“安全信息员”,实际上就是特务学生。这些“信息员”的任务,就像是潜伏在敌人心脏里的“地下工作者”,他们以专门收集老师和同学们课内外的言行为职业,然后向单线联系的“上级”汇报。他们添油加醋、断章取义、甚至污蔑捏造的密告,犹如精心设置的地雷和定时炸弹,把那些“社会的良心”,那些挺直脊梁骨的“士”,那些不畏强暴,勇于针砭时弊、揭露朝野要员们丑恶和无耻行径、呼吁社会公正和法制的教师们从讲台上炸得人仰马翻。直接导致这些教师因言获罪,或被有关学官们找去喝茶、诫勉,或者给于行政处罚和处分,甚至干脆砸了他们的饭碗,被以“妄议诽谤”、“寻衅滋事”和“颠覆政府”的罪名送入大牢,去把牢底坐穿。

网络上的“五毛”、“水军”也已到位,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像蝗虫一般,铺天盖地涌过来,让任何与当局不协调的异议和胆敢与“核心”的叫板,顷刻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他们就是要杀一儆百,制造恐怖气氛,制造寒蝉效应,让一切敢于思考、敢于说话的人惧于他们的淫威而闭口,封笔。

赵立新被野蛮撕咬不过是此大气候下的一个小案例,也许是他的瑞典国籍引发的额外报复而已。近年来党国与远在北欧的瑞典龃龉、反目不断,从刘晓波获诺奖就已结下梁子。后又无视国际法,公然以流氓手法越境绑架出版关于一尊帝桃色轶事书籍的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令其在电视上认罪,并声称是自己自愿投案自首,招致瑞典政府抗议,并引起了国际舆论大哗。前不久一家中国人在瑞典旅馆为占小便宜而撒野滋事,不问缘由的中国大使为了煽动民族主义,而罔顾事实,不要脸皮地为其张目,向瑞典发难,结果被狠狠打脸,丢人现眼成了国际笑料。这次,党国的精英和民间的义和团们总算逮住了赵立新这个瑞典人,往他身上撒撒气,为当年的丢人现眼找找补也就顺理成章了。

文渊,CND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