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主席田北俊称自由党可能投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


田北俊
图片来源:田北俊个人网页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尽管香港政府为了安抚商界的忧虑,剔除了逃犯条例修订案中9项涉及商业的控罪,以便在立法会得到商界足够的票数通过上述的修例,但打着维护商界利益旗号的自由党,却仍然有可能在立法会投票反对。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接受苹果日报的采访时表示,如果业界对修订有很大忧虑,自由党就“绝对有可能反对”。

有可能是亲商色彩过于浓厚,自由党最近两届的立法会选举,在直选区的选战都受到挫折,连田北俊仅有的一席都未能成功交棒,使得自由党今届立法会只有4个功能组别的议席,更因此被界定为亲建制派的政党。

 

田北俊说,港府最好不要修例,因为商界担心的如市民一样,就是对内地法治没有信心。田北俊指,该党纺织及制衣界议员钟国斌和航运交通界议员易志明仍在收集业界意见,若业界对修订有很大忧虑,自由党就“绝对有可能反对”。

 

2003年曾因为临时变卦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而迫使港府收回提案的田北俊受访时称,商界忧虑源于“对内地整个法治没有信心”,虽然他觉得大陆法治比20年前好,但绝非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口中的“已经达到世界一级”,例如未被剔除的第15项罪类,即有关贿赂、贪污等的罪行,一旦草案通过,大陆仍可透过这些罪行要求香港移交逃犯。

田北俊说,大陆改革开放后,不少港商在上世纪90年代到内地设厂,由于内地政府“无钱”,收贿普遍,港商还要付钱兴建学校、医院,才获批厂牌、营业牌,他形容这种情况“十个(有)九个十个并不为奇”。

 

针对大陆的法治水平和贿赂罪未被剔除,田要求港府续向京争取,让香港法院有更大把关权力,审理移交申请时可以“进一步查核多一点”。此外,他希望北京能公开澄清,就贿赂罪而言只是针对收贿的大陆贪官、而不是因为“被勒索”才行贿的港商。

另一个令商界忧虑是修例设无限期追溯期。田觉得港府借台湾命案为由设追溯期是“找借口”,配合大陆捉拿贪官才是真正用意。他相信今次修例是中央的意愿,所以“特区够胆说不做吗?”他续指首选是不要修例,次选是修例只针对台湾命案,再三选择才是如今的草案。被问到一旦港府做不到其要求,自由党会否反对草案时,田称张宇人因身兼行会成员须支持草案,而钟国斌和易志明仍在收集意见,一旦业界对目前草案安心,他们就会支持,相反若业界仍有很大忧虑,自由党就“绝对有可能反对”。

自由党没急于表态,田不讳言与23条立法教训有关。他说太早表态支持,若出问题时想反对又会被政府批评为无信用:若太早反对,结果选民接受时该党才变卦“又是难看”,故他强调今次并非是“看风行事”,始终明年就是立会选举。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