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非洲——贊比亞調查(2):中資的影響力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招待贊比亞總統倫古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首都盧薩卡國際機場,中文不絕於耳;走出機場,赫然在目的是江西國際的施工牌--一個備受爭議工程;公路兩旁,中文廣告牌不時映入眼簾;即便市郊的早市上,也有中國商販的身影。

與此同時,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贊比亞人對這些中國外來者日益增加的抵觸與焦慮。"贊比亞會不會成為非洲第一個因無力還貸而被中國接管的犧牲品?"這種擔憂聲並不罕見。

債台高築

根據盧薩卡政府2018年8月數據,目前贊比亞的外債佔其GDP的34%,達到近94億美元。這其中,有大約三分之一是中國債務。不過很多分析人士擔心,實際債務比例遠高於該數字。

前贊比亞信息與廣播部長坎布維利(Chishimba Kambwili)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這些官方數字"沒有包含"那些半官方的、政府下屬組織的貸款。他表示,那些由政府擔保的債務也應該算作政府債務。"如果我們把所有那些項目資金和擔保算進來,贊比亞對中國的負債總額超過230億美元",他說。

坎布維利曾經是總統倫古及其對華友好政策的支持者,不過這在他2016年被革職、2017年被開除出執政黨"愛國陣線"後发生了徹底改變。面臨貪污罪名指控的他成立了新政黨,開始對中國在贊比亞的投資和影響持極度批判態度。

"當他們(中國人)給你10塊時,他們自己拿走50塊。如果仔細看那些貸款條文,你會大吃一驚",坎布維利說。他還批評說:"那些錢常常甚至到不了贊比亞的帳戶上。他們選擇中國項目承包商,然後在中國付給承包商款項,而在我們賬本上,又多了一筆中國貸款。"

數字整轉項目

在過去一段時間裡,贊比亞數字電視整轉(digital migration)項目被推向輿論風口浪尖。針對數字整轉,贊比亞政府從中國進出口銀行獲得2.73億美元貸款。中企四達時代中標承接該項目。此後,四達時代與贊比亞國家廣播公司(ZNBC)成立了合資企業TopStar,來實施該項目。

這個項目中有幾個方面遭到詬病。其一是權限問題。數字整轉的許可框架分為兩大類:內容服務提供商和信號傳輸商。此前,沒有一個實體同時持有兩種類型的許可證。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ZNBC高管對德國之聲說,"政府之前對我們說,在數字整轉後,ZNBC負責內容部分,TopStar負責設備及信號傳輸。結果令人震驚的是,TopStar不僅負責信號傳輸,也作為主要參與者出現在內容市場上"。

另一個遭到質疑的關鍵點是數字整轉的費用過高。有報道指出,贊比亞在數字整轉上的費用比其周邊國家都要高。而且是由中國項目承包商四達時代控股TopStar(四達時代擁有60%股份,ZNBC佔40%)。

"政府借了2.73億美元,全部付給四達時代,然後又給了這個企業60%的股份,而ZNBC只有40%?這是醜聞,是最嚴重的腐敗",前信息與廣播部長坎布維利對德國之聲說。

值得一提的是,在簽署該協議時,坎布維利還是主事部長。他為自己辯解稱,"我向總統建議,針對數字整轉的合同廣泛招標,但他拒絕了這個建議,決定就承包給四達時代"。

足跡遍布各行各業

不僅是媒體,從傳統礦業、基礎設施建設,到能源、紡織甚至安保領域,都有中國的投影。伴隨著中國在這個中非內陸國家影響力與日俱增,來自民間的擔憂明顯加深。

2017年,曾有8名華人入編贊比亞警察預備役,這在當地引发強烈抗議,當局不得不迅速收回這一決定。然而,相關討論並沒有停息。

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了3.65億美元的貸款,用於贊比亞首都盧薩卡的肯尼思·卡翁達國際機場擴建工程。該項目主要由江西國際承建。一位在機場內部工作、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對德國之聲表示,中方還另外提供了一份貸款,主要用來對負責航空管制的贊比亞空軍(ZAF)工作人員進行培訓。

"大家都可以看到,來自中國軍方的人在贊比亞空軍的塔台工作"。不過針對社交媒體上關於中方控制贊比亞空域的傳聞,該工作人員表示並不可信。

在贊比亞,時而出現該國公共資產面臨中資收購的傳聞,這通常會在社會上引发激烈討論和抗議抗潮。通常,盧薩卡政府迅速出面否認。而無可辯駁的是,中國在贊比亞的足跡已經遍布各行各業。贊比亞國家建設委員會的數據顯示,這個國家近90%的注冊外國承包商來自中國。

"來了就不走了"

贊比亞到底生活著多少中國人?似乎誰也不知道。根據贊比亞內政部2014年的數據,該國中國人總數約2萬人。一些研究機構認為,目前贊比亞生活著至少10萬中國人。很多贊比亞人則說,這裡大概生活著上百萬中國人--至少,他們感覺上是如此。

很多贊比亞人聲稱,中國在該國"消化人口"。贊比亞礦業的勞工顧問穆宋達(John Musonda)對德國之聲說:"他們(中國人)為公路、體育館、醫院、學校、房地產等很多項目提供貸款,他們帶著錢來進行開发。不過我認為,他們也(比贊比亞人)更聰明。當他們進行這些基礎設施建設時,他們也解決自身的人口問題。那些來做項目的人,來了就不走了。"

在贊比亞的中國人,可以粗略分為兩類:在企業工作的和自己謀生的。其中一些中國人是在做項目時发現商機,就留了下來自己做買賣。但是更多做小本生意中國人是自己尋找商機而來的。他們中的很多人,進入贊比亞的零售業等被當地人看作是"自留地"的領域。

"中國人搶走了當地人的生意,如今,連養雞、賣玉米的也是中國人了,在街上賣烤玉米," 已加入反對派陣營的前政府部長坎布維利說,"如果未來3、4年贊比亞迎來一位中國部長,我不會感到奇怪。"

作者: Abu-Bakarr Jalloh, Fang Wan

https://media-mbst-pub-ue1.s3.amazonaws.com/creatr-uploaded-images/2019-04/70860aa0-61ad-11e9-9fd9-f4fae06bc9f1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