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能有几回搏——“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58)


李南央 来稿

上一篇跟进“救自己,就是救中国”发出后,收到国内一位诗人的反馈,他说:“说到自救,就目前的现实情况而言,恐怕更多的是害怕,无论什么人,所有人都怕,你怕我,我怕你。所以,那天,我写了几句:

他们怕
我也怕
他们怕光明
我怕那黑暗
更怕面对黑暗之时
我会变成胆小鬼”

我是不懂诗的,但是对于这个“怕”字,感触太深,立即照猫画虎回了一首:
“他们怕
我不怕
因为我知道他们大
我小
可我让他们怕
他们怕光明
我怕什么
黑暗

黑暗中我等待着看清一切
知道大家伙怕
小小的我
笑了

回复了这位诗人朋友不几天后,我收到了旧金山中领馆转来的司法文书,得知张玉珍将我告上西城区法院,这个案子的详情我已经发出公开信就不在这里复述了。要说的是,在随之而来的媒体采访中,我都强调了,报导时请一定谈及我在公开信中的这句话:“‘恐嚇对不惧怕的人是一种激励’,你不怕那个强权,强权就拿你无可奈何。我非常敬佩许章润教授,更为率先出来背书许教授的知识份子郭于华们感到骄傲”。很可惜,没有一位记者抓住了我对张玉珍起诉案回应的要点,多纠缠于案子本身。
我现在是一身陷入两个官司:一是“状告首都机场海关”的原告——民告官;一是“张玉珍‘继承纠纷’案”的被告——官告民。(张玉珍对此毫不隐讳,在回答不同家媒体记者电话询问时作了相同的回应:你们去问中组部老干局。美国之音的报导还播出了张玉珍在电话中的答话。)
两个案子并行,正是剖析中国党天下之无法无天的绝好例证。现将两案信息列表如下:

张玉珍诉李南央(官告民)
受理法院:北京西城区法院
立案:2019年4月2日起诉,当日立案
开庭:2019年6月25日9:30am
身份证明:提供的身份证据是第一代身份证影印件,地址为前夫居所;起诉状中身份证号则显示为第二代身份证,地址是现居所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张涛、审判员:杨桂林、王凡;无联系电话

李南央诉首都机场海关(民告官)
受理法院:北京第三中级法院
立案:2014年1月7日起诉,6月18日立案
开庭:延审17次,开庭无期
身份证明:第一本至最新共四本护照原件和影印件;美国绿卡原件和影印件;旧金山中领馆华侨身份公证书及身份认证公证书;户籍注销证明原件、复印件;婚姻公证原件、复印件;家庭关系公证原件、复印件;李南央出生公证原件、复印件;李南央曾用名公证原件、复印件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贾志刚、审判员:董巍、胡晓明(后变更为陈金涛、再变更为胡兰芳)
联系电话:010-84773582(张怡——书记员)

不用我再列出两案诉状“事实与理由”加以对照,仅从上述对比即可看出,统领“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党组织想干的事儿,必定是一路绿灯畅行无阻;而跟它较劲儿的老百姓,即便绝对地循规蹈矩、诚笃尊序,写在纸上的法定程序都是“此路不通”。附带说一句,张玉珍起诉案不但合议庭没有联系电话,律师也无联系电话,只有一个跟原告张玉珍统一使用的电子信箱:LimsTim134@protonmail.com,但是按址去电询问案情的记者,都撞了南墙。

记得中国第一位乒乓球世界冠军容国团先生说过:“人生能有几回搏!”父亲李锐在他想到活不了几年时写诗哀叹:“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宪政行不通。奈何生活党天下,百姓何时当主公。”我在他离世不久获此天赐良机——成为被告,又得另一途径再争让法律在中国从纸上走下来。真是三生有幸。

对张玉珍起诉我的案子,我在4月20日的公开信里说了,对这桩不按民法按党法的案子,我不奉陪。但是我会关注后续发展,与我按“行政诉讼法”起诉获得立案的“状告首都机场海关案”同步“跟进”。请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够成为公民社会的朋友们继续帮我转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