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今年第一季经济增长高于预期 引网友质疑

南京港一景路透社发图

中国2019年首季宏观经济数据日前已经公布,一季度GDP增速6.4%,高于市场预期。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创10个月新高,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累计增速更是创2014年11月以来新高。

不过,有网友在搜索各部门今年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后,对官方数据提出质疑道:“第一季的汽车销量下跌10%,智能手机销量下跌20%,用电量下跌,房地产 量价齐跌,进出口下跌,但统计局告诉我们,GDP依然6.4%,这绝对是奇迹!”

另外,根据香港《南华早报》报导,尽管政府祭出减税降费措施,使得第一季经济增长率达6.4%,优于市场预期的6.3%,就业市场却出现5年来最差状况,经济反弹似乎并不是真实的。

一篇题为《中国就业景气指数创5年新低》的网文这样写道:“4月19日,北京人民大学的中国就业研究中心(CIER)引用中国求才网站“全国招聘网”发布的数据,第一季求职人口较去年同期激增31%,增至2011年以来最高,企业的人力需求却下跌7.6%;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企业开出的职缺下跌11%,就业景气指数降至1.68,为2014年以来最低。这显示宏观经济总需求不足,对就业市场影响加剧。

而官方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 3月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达2016年底以来新高。另外,今年高校毕业生预计834万人,再创新高,凸显就业压力。

一线城市金融业招聘需求降45.9%,北京就业景气指数最差,只有0.24,倒数第2至第10名依序为沈阳、哈尔滨、大连、长春、天津、呼和浩特、长沙、包头、深圳。民营企业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减少13.05%,求职申请人数环比增加52.94%。

中共上周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在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与部署相关工作时,对首季经济表现予以肯定。 不过,政治局会议也随即警告,“经济运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结构性、体制性的”, 这也是中国官方首次提出经济下行存在“体制性”因素,引起市场的关注。有分析认为,这是政治局本次会议的最大亮点,甚至是整个会议最重要的一句话,预示今后的政策重点将发生转变。

一篇题为《政治局会议首提“体制性”》的网文这样写道:“有观察家梳理中国官方近年对经济发展提出的表述后发现,在2015年以前,官方的判断是经济下行主要来自短期的“周期性”因素,从2015年起,官方研判经济放缓主要是受到中长期的“结构性”因素影响,包括产能过剩、人口老龄化等。 近年来,官方的评估则是这两种因素交织叠加导致经济增速下滑。去年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指出,2018年的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问题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

四个月后,官方的判断已然出现变化,首次将经济下行也归咎于“体制性”因素,而且认为“体制性”和“结构性”因素所发挥的作用更大。这其中的内涵很丰富,简而言之就是许多制度已过时,亟需彻头彻尾的体制性改革。

近段时间以来,官方一直承诺要推动改革,但为了稳增长而基本停滞不前。政治局本次会议不再提及为稳增长而落实的“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政策,显示短期的稳增长将让位给长期的改革措施。而随着官方推进更深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可以预见经济增速可能继续放缓。不过,这也将为经济的长足发展提供良好的制度与体制环境,对整体经济发展应该是件好事。”

针对政府是否真心推进体制改革,有网友发帖说:“随着中美两国贸易谈判临近尾声,朝内的政治气候不是春暖花开.而是寒风凛冽。这与贸易谈判成功后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大气候极不协调。 观察大气候,贸易谈判在最后关头能否取得成功就非常值得怀疑。 因为,如果是以谈判成功为目的,那目前为适应谈判成功后 落实贸易协定就必须提前做好相应的法规政策配套改革,避免临时袍佛脚的被动局面发生,但现实情况是.有利于扩大开放的法规政策统统没有出台。但政治气候却越来越呈现复辟倒退、 重回计划经济时代的势头。 如果贸易谈判成功,这种政治气候对落实谈判协定非常不利。 难道贸易谈判真的就是为了以拖待变,为闭关锁国争取更多的时间? 想闭关锁国,这么短的准备时间肯定不行。不但人们的思想根本转不过弯来,而且整个经济,极可能会发生崩溃。 经济崩溃,人心思变,必然会产生共振,引发社会动荡。”


(法广 RFI 桑雨)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