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破裂後 半島局勢微妙

 

第二次特金會破裂後,韓美、朝美以及韓朝關係上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在美國政界對朝鮮的看法沒有改變以及朝鮮對核武政策的沒有變化的前提,朝美關係改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這樣也使得韓朝關係沒法改善。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第二次特金會前,很多專家都認為這次會談會比第一次更有成果,即便具體的協議內容無法達到期待,朝美至少也會達成一份最低水準的協議。因此,28日中午突然宣佈的會談宣告決裂消息是很多人沒法預料到的大事,令人們倍感震驚。根據《超訊》觀察,第二次特金會破裂後,圍繞朝核問題的半島局勢變得搖擺不停。韓美、朝美以及韓朝關係上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韓國政府是否充分意識到了談判的走向是令人懷疑的問題。青瓦台在特金會破裂的幾個小時之前剛剛公佈了國家安全保障理事會(NSC)的人事調整安排,旨在推動韓朝關係的跨時代發展。文在寅還提出了新韓半島構想。然而,會談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

特金會破裂令韓國始料未及

從這些情況來看,韓美政府似乎並未在會談之前充分共用資訊。這也意味著,韓國政府並未察覺到會談的異常走向。分析認為,韓美兩國之間的同盟關係在第二次特金會破裂後也變得微妙起來。

文在寅在河內會晤破裂之後的「三一節」(3月1日)100周年紀念儀式上的紀念詞中提到,「將與美國商討金剛山旅遊及開城工業園重啟的方案」。但美國國務院高層負責人3月7日斷然表示,「(現階段)不存在對金剛山旅遊及開城工業園重啟等專案放寬制裁」。韓國外交消息人士稱,「河內會談破裂後,美國政界及政府對韓國外交安全的相關人士持懷疑態度」。韓美之間的分歧可能就在開城工業園和金剛山旅遊議題上。對此,韓國統一部負責人就開城工業園區企業家們訪朝申請一事表示,「需要相關部門與朝美之間達成協議」,「目前還不是開始討論具體事項的最佳時機,會有一個與美方之間的理解與協商過程」。

第二次特金會破裂後,有消息傳來,朝鮮正恢復東倉里導彈發射場,對此,特朗普警告稱,「若是事實,我會非常非常失望」。特朗普首次使用「失望」一詞,此舉包含一定意義,即若情況有變,其或轉為對朝強硬基調。這表現出「河內會談決裂」後朝美兩國關係的不確定性。

朝美之間充滿不確定性

目前,美國連在野黨民主黨也對特朗普中斷會談空手回國做出高度評價。美國兩黨即使在美國憲政史上最惡劣的對峙下也在對朝問題上團結一致。在這種情況下,朝鮮還被觀測到企圖恢復東倉里導彈發射場的徵兆,使得朝美關係變得更加微妙,讓特朗普親口發出警告,同時還表現出追加對朝制裁的可能性。

特朗普鷹派幕僚博爾頓對朝鮮的舉動發出警告稱「我們正密切關注」,警告朝鮮不要「誤判」形勢。博爾頓還對第三次朝美首腦會談再次強調道,朝鮮要先接受「大交易」之後再來會談場所。

朝鮮的態度也十分強硬。3月15日,朝鮮邀請了各國駐朝鮮大使館代表和記者。朝鮮外交副相崔善姬稱,朝方無意對美國的要求作出任何形式的讓步。她還說,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即將決定是否與美方繼續談判、是否繼續暫停導彈發射及核子試驗。他還即將正式發表聲明,公佈第二次朝美首腦會談以後的行動計劃。

分析家認為,崔善姬對上月特金會沒有達成任何協議深感失望,朝鮮15個月來停止試射導彈和核子試驗,但若美方不採取相應措施,朝鮮則無意讓步或繼續展開對話。崔善姬還譴責美國在金特會上只著重追求政治利益,無意取得成果。陪同出席擴大首腦會談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提出過分要求,使得會談氛圍充滿敵意和不信任。她說,「可以明確的是美國丟掉了千金不換的好機會」,她警告美國強盜般的態度必將導致危險情況發生。但是,崔善姬對特朗普評價正面,稱兩國領導人之間關係依然很好,十分默契。

但事實上,在美朝尚無找到互相重新談判的迫切機會的框架下,特朗普不會急著解決朝核問題,他和他的參謀都聲稱繼續以制裁的模式而壓縮朝鮮經濟的同時,也繼續施壓與朝鮮有關的國家(韓國、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和機構。這表示美國把朝核問題當作其世界戰略的一部分,對朝鮮半島的戰略是與美國「印太戰略」同步而行。這表明美國很可能在中美貿易等的談判問題上活用制裁朝鮮和朝美談判框架。

朝韓關係受美國制約

另外角度來看,特朗普的關心點會慢慢移到他政壇上的地位穩定問題,因此特朗普的核心議題要配合受美國國民歡迎的有關國家利益議題,例如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的美國利益、駐海外美軍經費增收等。甚至,特朗普為了擺脫政治困境會多顧慮避免他的彈劾和連任選舉的問題。因此,在朝鮮問題的處理上特朗普不得不考慮美國國內輿論和美國在亞太的戰略及其利益。換句話來說,他更關注美國在世界政治上的同盟關係及利益,和美國能勝利於中俄的「美國第一」戰略。

因為朝美的不確定性,韓朝關係也沒法往前進展。況且,2020年將舉行美國總統選舉和韓國國會議員選舉,美國與韓國的中心點會移到國內政黨之間的鬥爭,朝鮮議題便成為政黨競爭的核心議題。對朝鮮而言,它較多顧慮政權穩定和包括經濟復興等國內政治問題。朝鮮也可活用韓國和美國的選舉牌,在進步和保守的矛盾裏尋求朝鮮的利益,但是朝美關係和韓朝關係沒法進展的情況之下,這種戰略不好拓展。

特別是,一般美國政治是國內議題比海外議題更加重要的,有關特朗普的緋聞及其行為是不用再說的。因此,朝鮮又可能尋求與中國和俄羅斯針對美國合作戰略,起碼朝鮮希望通過這種管道克服國內政經困難。但是,這些意識形態為基礎的地緣政治關係的變化可會引起美國的激烈反應,美國很有可能在加強同盟關係的基礎上繼續在該領域上維護美國的安全和經濟利益。

對於韓國政治環境而言,目前韓朝互動幾乎卡在朝美關係這道坎裏,趁這機會在野黨(保守黨)攻擊執政黨及其政府的力量會越來越強,況且在韓國經濟政策一直沒法改造人民需求的前提下,執政黨和政府的支持率不斷下降,韓國政府在國會和行政政策上推動韓朝交流的力量會減弱。

實際上,在美國政界對朝鮮的看法沒有改變以及朝鮮對核武政策的沒有變化之下,朝美關係的改變可能性是非常低的,這樣也使得韓朝關係沒法改變,甚至中朝關係和朝俄都不會有突破口。在這種情況之下,韓國執政黨和政府繼續推動和改變韓朝關係的努力得不到真正效果。

 

文/金珍鎬,《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