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會談破裂之後的日朝關係

 

朝鮮半島局勢緩和浪潮曾讓日本手忙腳亂,擔心本國的利益受到損害,但隨著美朝會談破裂,日本鬆了一口氣,日朝關係將迎來改善的契機。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今年以來最重量級的國際新聞莫過於2月底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的特朗普和金正恩第二次會面以及未達成任何協議而分手甚至可以說會談破裂的消息。

 

外界對其中內情並不得而知,都只是在做各種猜測式的解讀,然而美朝會談未獲成果終究是一件遺憾的事情,大多數國家的官方見解也是這樣。在幾乎統一的各國官方見解的背後才是各國的不同感受,因為各國利益和立場不同,感受也不盡相同,比如說日本政府就不如說其實是鬆了一口氣。

日本和朝鮮關係複雜

這些年來朝鮮半島局勢因為朝鮮的核武器和彈道導彈試驗而一直處於緊張狀態,朝鮮也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嚴厲制裁,經濟很不景氣。朝鮮領導人在就任之後一直在發聲要搞好經濟和民生,但因為國際制裁的存在而成效不大。

二戰已經結束70餘年,日本和朝鮮的邦交尚未恢復,朝方因為其不景氣的經濟,一直在期盼解決這個問題,在解決之時會伴隨著來自日本的巨額賠償。當年韓國的朴正熙政權就是使用來自日本的賠償和補償作為第一桶金而實現了「漢江奇跡」,使得韓國進入了發達國家的行列,現在的朝鮮當局當然也想重演這個故事。

但是日本和朝鮮之間還存在著未完全解決的日本公民被綁架案件,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日本保守勢力為了阻擾兩國關係正常化還誇大了這些案件,所以雖然關係正常化對兩國都有好處但就是不能實現。

日本的保守勢力認為因為朝鮮核試而誘發的半島以及整個東北亞局勢的緊張有利於日本,局勢的緊張使得日本的地緣政治位置凸顯出優越性,而朝鮮核武器的「威脅」又為實現修改憲法提供了寶貴的口實。

所以去年年初以朝鮮突然宣佈參加平壤冬奧會為開始,以特朗普和金正恩於6月份在新加坡的首次會晤為高潮的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朝鮮半島局勢緩和浪潮反而使得日本人手忙腳亂,類似於當年中美改善關係的「尼克松震撼」的再演,但日本的立場比當年更糟。尼克松震撼的當時日本和中國並無直接衝突,所以日本能夠立即掉頭搶在美國和中國建交之前先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但這次因為原來把人質事件定調太高從而使得日本在某種程度上無法轉身。

朝美在相互接近,中國和韓國在參與,而日本「被置身事外」,這樣日本人除了在心理上得不到平衡,不時還要疑心生暗鬼地懷疑日本的利益會不會在日本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受到損害。

日韓關係受到波及

對日本一直不抱好感的人權派律師文在寅就任韓國總統之後的有關日韓關係的幾個舉動也使得日本非常緊張。文在寅總統從一開始就對《日韓慰安婦協議》不滿,雖然還沒有完全廢除協議,但已經解散了根據這一協議而設立的「慰安婦」基金會。去年10月份韓國大法院判決日本公司應賠償在二戰中被徵用的韓國勞工,並且查封了新日鐵住金的在韓資產,查封三菱重工以賠償的訴訟也在進行中。今年年初,韓國軍艦對日本巡邏機進行了「火控雷達照射」一事也被大肆炒作,再加上韓國國會議長文喜相在美國發表「日本天皇是戰犯的兒子,應該就慰安婦問題道歉」的言論,日韓關係跌落到了戰後的最低點。

在日本人看來,韓國人雖然一直不喜歡日本人,但是因為有來自北方的威脅而不得已屈尊不惡化對日關係,因為日本是韓國在萬一有事時的後方,雖然日本本身沒有可以支援韓國的軍事力量而且日本憲法也不容許日本出兵支援韓國,但是如果沒有日本的合作,美國就不能順利地支援韓國,美軍能夠用來支援韓國幾大基地都在日本。不管事實是不是這樣,但是朝鮮半島緊張關係開始緩和之後日韓關係確實開始惡化了。

美朝會談破裂是在2月28日。第二天的3月1日是韓國的重要紀念日,1919年3月1日,韓國民族代表33人向國內外發佈了宣告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下的朝鮮獨立的宣言書,是為「3.1運動」。3.1運動導致了以李承晚為總統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上海成立,韓國把「3.1運動」看作現代韓國的開始,法律規定每年的3月1日為「三一節」,韓國的五個國慶日之一。

朝鮮方面雖然不把「三一運動」放到「建國之始」那麼崇高的地位,但也是給予了一定的評價,今年正好是「三一運動」100周年紀念的重要年份,文在寅政權甚至都策劃過南北共同紀念的計劃,當然最終沒有得到北方的回應,但日本非常緊張,因為文在寅在去年韓國紀念「三一運動」的大會上以強烈的口吻談到了日韓關係中存在的慰安婦問題和徵用工問題,認為這些問題還沒有解決。在今年的新年記者招待會上,文在寅又毫不客氣地要求「日本政府的態度應該更謙虛一些」,這段時間以來半島的緊張局勢不斷緩和,南北關係也在進一步改善,而日韓關係卻跌落到了戰後的最低點,所以所有人都預計文在寅會在今年的演講中對日本提出更加直接的訴求。

但文在寅在今年的演說中表示出來的卻是非常克制的態度,表示日韓關係的主旨應該著眼於未來的方向,沒有具體糾纏於歷史和過去,這是文在寅從來沒有過的舉動,完全出乎所有觀察家的意料之外。究其原因似乎也很好理解:就在前一天美朝會談破裂,半島局勢完全有可能惡化,形勢變了,口吻也只能跟著變,這是政治家所必需的。

反過來倒是日本在外交上似乎開始了新一輪主動,從特金會之後,安倍晉三一直在尋找和金正恩直接見面的機會,如果能夠實現,那將是繼2004年小泉純一郎和金正日見面15年之後日朝兩國領導人的再次見面,但如果美朝會談沒有破裂的話,日朝接觸也就是隨大流的舉動,所以日本方面也沒有怎麼高調談論,但是美朝會談既已破裂,日朝會談的意義也就不同了。要知道朝鮮方面是真的想打開外交僵局的,這一點從金正恩一反過去秘密出行而高調離開平壤前往河內就可以知道了,如果朝鮮方面在人質問題上作出新姿態的話,日朝之間很可能會達成某種妥協,而且看來特朗普政權也很可能不會進行阻擾。

 

文/俞天任,《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