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之後歐盟轉型困境重重

 

雖則美國不會立即退出北約, 但這一軍事聯盟可能已幾近名存實亡了。歐盟必須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安全問題。但目前看來依然困境重重。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因為美國的原因,北約已經遭到削弱。 歐盟必須打造自身的安全架構。從長遠來看,除繼續發揮「德法發動機」的核心作用外,逐步與俄羅斯改善關係也不失明智之舉。

 

北約幾近名存實亡

在2019年慕尼克安全會議開幕前三天,2月12日,曾擔任過喬治·沃克·布希和唐納德·特朗普外交政策顧問的克里斯蒂安·懷頓在美國期刊《國家利益》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把北約仍進垃圾堆裏去》的文章。懷頓提議美國應該退出北約,且要盡可能快。

懷頓聲稱,歐洲是「一個擁有170萬億美元經濟總量的富有大洲,是俄羅斯經濟總量的10倍以上」,它不需要美國為其提供防衛上的保證。這位總統外交政策顧問甚至尖刻地認為,北約只是用來讓老歐洲依靠美國過寄生生活的。

懷頓撰寫道:「老歐洲的大多數國家選擇了無神論、全球主義、多元文化主義和沒落頹廢。」他氣憤地發問道:「我們保衛的究竟是什麼呢?」為此,德國《明鏡》週刊認為:「懷頓將整個西方價值觀共同體連同北約一起仍進了垃圾堆。更為可怕的是,懷頓此時發表的這篇文章正是特朗普所想之事。」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公開對這個西方軍事聯盟提出質疑。早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他就多次聲稱北約「已經過時」,並揚言在必要時美國會退出這個軍事聯盟。此後,特朗普還一再譴責西方盟友在防務上佔了美國太多的便宜。特別是德國,至今仍未將其國防預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提高到2%,這也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釘。他認為德國在安全方面欠了美國大量債務。

而對歐盟特朗普也無好感。 他曾聲稱,歐盟是為了「榨取」美國而「建立起來的」。2018年11月,這位美國總統竟然表示:「沒有人比歐盟對我們更不好了。」按照特朗普的觀點,歐盟更多是對手而不是盟友。去年夏天,他甚至把歐盟稱作是「敵人」。特朗普還斷言,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費代麗卡·莫蓋里尼「仇視美國」。因而,現在來看,在這位美國總統任上跨大西洋兩岸關係很難得到改善。

從現在來看,雖則美國不會立即退出北約, 但這一軍事聯盟可能已幾近名存實亡了。為此,法國政治分析師弗朗索瓦·埃斯堡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北約雖然還存在,但幾乎已經沒有同盟了。」這是「非常、非常危急的」。

二戰以來,無論在常規武裝力量還是核威懾方面,德國和歐洲都依賴於美國人。一旦美國擱擔子走人,歐洲必須打造自身的安全架構。但歐洲能否挑起這副擔子實在令人質疑。

應對困境三種構想

為了應對美國可能退出北約這種困境,《明鏡》週刊最近撰文提到了三種構想: 其一,歐洲人必須在更加不依靠美國的情況下重新確定其與俄羅斯的關係。其二,將北約歐洲化。其三,德法兩國緊密合作, 歐洲自行進行防衛。

就第一種構想而言,歐盟的軍事開支據稱在過去年間差不多是俄羅斯的四倍。因而,即使在沒有美國參與下,歐盟也並非沒有防衛能力。施特爾岑米勒就聲稱:「沒有美國的幫助,歐洲經受不住一場大的、甚或動用原子武器的衝突,但在歐洲邊緣的較小直至中等的衝突歐洲人自己是應該對付得了的。」依照她的觀點,從長期來看,世界形勢也應該促使歐洲與俄羅斯改善關係。

而第二種構想則不太現實,因為畢竟歐洲實力有限,且實施起來困難重重。比如,歐洲能否擁有自己的「核保護傘」? 是否要由歐洲議會來作出派遣歐洲軍隊的決定? 德國的軍備出口是否要符合自己基於價值觀外交政策的準則? 解決不了諸如此類問題,北約歐洲化根本實現不了。

 在上述三種構想中, 第三種最為現實。按照這種設想,德國和法國可以達成一筆大交易,所有要點均可以擺到桌面上來談: 德國必須放鬆軍備出口政策,並準備對議會權力進行限制; 而法國則必須將其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歐洲化。當然,這裏還涉及到法國所擁有的核武器。弗朗索瓦·埃斯堡聲稱:「我相信,巴黎將作好準備就共同核威懾進行商談。」

歐盟如何擺脫困境?

在擴大法國核保護傘覆蓋區域問題上,德國資深外交家、慕尼克安全會議主席沃爾夫岡·伊辛格聲稱,有關把法國核武庫歐洲化的想法從中期來看是完全正確的。當然,伊辛格也指出,這裏涉及的問題是法國是否以及如何能讓自己的核能力在戰略上服務於整個歐洲利益。具體地講,法國投入核武的軍事行動不僅為了捍衛自身領土,而且還要附帶為保衛歐盟夥伴領土服務。但按照這位德國外交家的觀點,此前必須說明歐洲合作夥伴依公平原則須為此籌措多少資金。但是,伊辛格也強調,核武器的最終投放不是由歐盟委員會決定的,該決定權掌握在法國總統手裏。這一點我們必須接受。

當然,在由法國提供核保護問題上,埃斯堡則持另一種看法。他聲稱:「法國人擴大核保護傘的覆蓋面,德國人為此掏錢的想法是行不通的。」「這不能是一種僱傭關係。」實際上,他是要德國在軍事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而正是在這一點上, 德國持有自己的立場和觀點。在2019年慕尼克安全會議上,德國總理默克爾就聲稱,人們不應把對北約這一西方聯盟未來的爭論局限於是否所有成員國都將其國內經濟生產總值的2%用於防衛這個問題上。默克爾認為,北約必須對「相互關聯的安全概念」進行討論。她著重指出,德國在過去年間不僅增加了國防預算,而且還增添了發展援助資金。由此可見,德國對其軍費開支遲遲不達標也有自己的解讀方式。

但就歐洲防務來講,光靠法國這點軍事實力確實是遠遠不夠的。德國必須為增強歐盟的防衛能力作出更大的貢獻。慕尼克安全會議主席伊辛格為此就表示:「西歐人應該改善自己的常規防衛能力。而德國則特別需要奮力趕上。」否則,德法兩國在歐盟內是發揮不了「發動機」作用的。

德國社民黨議會黨團的兩位副主席羅爾夫·米策尼希和阿希姆·波斯特曾撰文聲稱,歐洲的持續和平不是靠對抗,而只有攜手莫斯科才能實現。「我們必須盡一切力量來阻止冷戰之後的時代在回顧時被視作冷戰之間的時代。德國和歐洲決不能再次成為舉行核軍演或常規軍演的場所。」看來努力設法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充分發揮歐盟內「德法發動機」的作用可能是歐盟擺脫安全困境最現實的出路。

文/袁傑,《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