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燦榮:未來中美關係七分競爭

 

2018年是動盪的一年。中美貿易磨擦不斷升級,英國脫歐一波三折、前途未卜,委內瑞拉政局動盪,移民牆問題引發美國兩黨撕裂,這些懸而未決的問題使世界格局發生了巨變,大國關係變得錯綜複雜、撲朔迷離。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2月23日,香港大學研究生會承辦的《風雲變幻下的世界格局和大國關係》致知論壇在香港大學黃麗松講堂拉開了序幕。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副院長金燦榮教授用講故事的方式分析了當今的世界格局和大國關係,並對中美關係做出了前瞻性的預測,最後的問答環節,《超訊》記者問到了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可能性,金教授做了細緻的回答,並透露了中國為防危機隨之爆發,不斷增強國防實力的準備。兩個小時的講座與圓桌分享會裏,笑聲、掌聲從未間斷,金教授延續以往詼諧風趣的談話風格,頻頻冒出的金句想必又會成為中外媒體和學者解讀未來國際關係的依據。《超訊》整理了金燦榮教授演講的重要觀點。

未來十年 世界進入不確定期

「2016年至今,國際格局變得無力且不確定,這種不確定將延續至少十年。」這是金燦榮教授給出的第一個結論。2016年,英國脫歐和特朗普擊敗希拉里,當選美國總統是世界進入不確定的開端,金燦榮教授笑著說:「經商出身的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以來,不按常理出牌,社交軟體Twitter 竟成了他向外發聲的工具,嫺熟地將社交媒體用作執政手段,這是歷任美國總統從未有過的舉動。」透露了當今美國總統變化多端的外交手段,著實讓人摸不著頭腦。

不確定大環境下的世界格局和大國關係發生了一系列變化,主要表現為世界貿易組織原則被打亂和強人政治家的井噴式出現。

美國一度是自由貿易的倡議者,並主張各國在世界貿易組織的原則下進行公平貿易,特朗普上台後,頻繁與中國、歐洲、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痛打貿易戰,徹底打亂了世界貿易組織的原則,不對等力量下的貿易戰實則是不公平貿易,世界貿易體制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不確定的世界格局下的第二個表現是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首的強人政治家的出現,強人政治背後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引發的社會問題。金燦榮教授指出,過去三十年,世界經濟急速發展,人類財富不斷積累,甚至出現了富可敵國的人,比爾蓋茨最富有時,財富總量達到300多億美元。美國的官方數據顯示,過去30年,佔美國人口僅1%的富人階層財富增長了650%。隨著資本流入少數人手中,貧富差距擴大,再加上強調財富私有化和提倡純粹市場競爭的英美新自由主義是佔主導地位的經濟學理論,貧富差距帶來的社會分化成為各國難以回避的問題。當社會的中、下階層長期貧困,並且無法改變,不滿的情緒蔓延,引發暴動,民粹主義甚囂塵上,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和2018年法國的「黃背心」運動都是財富分配不均、民粹勢力蔓延的結果。

金燦榮教授拋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人類的政治史告訴我們,一旦社會彌漫民粹主義,一定會有聰明的政治人物加以利用,2016年,美國就出現了特朗普。」毫無疑問,特朗普是個聰明的強人政治家,擁有40億美元財富的他本是美國上流社會的一分子,竟將自己塑造成了工人階級的代表,其執政手段更是無跡可尋,讓學者摸不著頭腦。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堅持「美國優先」的原則,美國沒有了明確的外交政策和堅定的立場,對於自己的國際盟友,特朗普予以輕視,對韓國不承擔軍費開支的行為頗為不滿;在伊朗核協議、巴黎氣候協議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國際協議上,他直接撕毀條約,並要求重新談判,再加上不確定的網絡環境和虛假資訊的蔓延,人們對這位「另類」的美國總統非常擔心,特朗普上任一年之際,美國主流媒體對其執政表現頗為負面:《國會山報》評其「震驚全球」;《華盛頓郵報》也撰文稱「特朗普的執政表現比人們擔心的更糟糕。」不可否認,特朗普上任以來,國際局勢變得撲朔迷離、無法預測。

更可怕的是,當今世界,強人政治家正在世界各地不斷冒出,加劇了不確定的國際局勢,如金燦榮教授所言:「他們是另類。」法國的馬克龍、意大利的民粹主義政黨領袖迪馬約、奧地利總統塞巴斯蒂安·庫爾茲等都屬於強人政治家,這些國家元首公開崇拜希特拉,宣揚白人至上,他們政治手段都讓世界格局和大國關係變得錯綜複雜,難以捉摸。

中國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除了論斷世界進入不確定期,金燦榮教授還解讀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來屢次提到的「當前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我們將迎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結論。這句話的本質是世界秩序的重塑,核心是世界權力在國家之間、政府與社會之間的重新分配。金燦榮教授做了以下幾方面的分析。

首先,東西方的力量對比正在發生根本變化,世界秩序由西方國家主導變為東西方力量勢均力敵。在過去的500年裏,英、美等西方國家由於地理位置和自然資源的局限開始大膽探險,開闢出了海陸貿易路徑,奠定了西方商業社會的雛形;為了保證公平貿易,人們想出了簽訂契約履職的方法,於是西方社會有了的法治保障,再加上三次工業革命均是西方國家主導,以英、美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掌握了大機器生產,效率大大提高,最後世界徹底由西方力量主導。然而,21世紀以來,一批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以中國為首的東方國家掌握了現代工業,多極化的世界形態漸趨明顯,國際格局日趨均衡,世界由西方主導變為了東西方均衡發展。

此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講話中的一句話也引起了美國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廣泛關注和熱議,他提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給發展中國家現代化提供了另外的道路選擇。「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蘊含的第二個觀點是實現現代化的途徑不止西方的資本主義,至少目前行得通的、可實踐的就有兩條,以後還可能開闢出更多的道路。面對中國的崛起,特朗普政府異常敏感,輿論戰、外交戰、貿易戰、網絡戰層出不窮,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這一表態被認為將中美之間,甚至中國和西方國家之間的衝突上升到了意識形態的層面,制度戰一觸即發,甚至可能引發新冷戰。

不可否認,獨立自主、對外改革開放、行之有效的「中國模式」影響力增強,國際社會意識到現代化的方式除了走西方資本主義工業化的道路,還有中國的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也導致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政治偏見和意識形態焦慮加重,乃至大肆渲染「中國威脅論」。

圓桌論壇環節,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尹乃菁女士問道「中國崛起是否意味著中國想要向外輸出社會主義模式」,給其他國家提供另一種選擇的背後是用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統治世界,但這種說法被金燦榮教授否認,金教授認為自給自足的農耕文化和中國奉行的以仁為本的儒學體系都使中國不會向外強勢輸出「中國模式」,中國理想的國家關係是多極化的,並非兩超多強。

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國將領先

除了關於東西方力量的對比,現代化道路的探討,金燦榮教授認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第三層含義是人類正在迎來第四次工業革命,前三次工業革命,中國都未趕上,這是我們相對落後,至今仍是發展中國家的原因,我們應該做好一切準備,率先登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列車,實現民族的跨越式發展。

2018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圍繞「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打造創新型社會」的主題展開,全球的2500多位精英拋出了一系列新理念和新觀點,其中「5G+互聯網」被認為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主要方式。倘若這一論斷成立,中國憑藉強大的技術積累,可能脫穎而出,當前中國企業華為的5G技術比美國諾基亞、愛立信和三星要領先兩年,成本低30%至40%,中國的5G基站建設也處於領先地位,數量是美國的10倍。此外,以石墨烯為主的新材料、基因工程、人工智慧(AI)、量子科學及核聚變被視為5G技術的基石,在上述五個領域,美國技術積累全面且雄厚,但是,中國與歐洲、日本在這幾個領域都做出了長期且較大的投資,站在第四次工業革命風口的機會大。

也有不少專家認為第四次工業革命最後可能直接變成中美兩國之間的競爭。金燦榮教授認為,中國雖然目前在整體技術積累上較美國來說相對落後,但中國具備全面的產業,且擁有較強的技術變現能力。當代的中國人應胸懷使命,努力讓第四次工業革命發生在中國,這也將成為中國對人類近代文明作出的偉大貢獻。

金燦榮教授在肯定中國優勢的同時,也揭露了當前中國經濟和社會存在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如得不到解決,可能影響中國在不確定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圍。中國內地從2014年至今,經濟增長速度逐年下滑,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中國的經濟必須轉型,世界人權組織數據顯示,珠江三角洲地區有不少血汗工廠,每年工人損失四萬至五萬根手指,經濟飛速增長的背後是土地和水資源的亂用和環境污染,今後中國的經濟應該向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科技創新型轉變。此外,外資經濟還無法深度參與中國市場,導致中國的經濟結構不完整、多元。

最後,中國的經濟增長本來依靠市場和政府的雙輪驅動,中國共產黨從嚴治黨和從嚴治軍的後果就是很多地方政府的幹部不幹活了,中國經濟想要平穩較快發展,必須發揮地方政府的作用。

中美未來七分競爭三分合作

金燦榮教授在此次的講座中預測了未來的世界格局可能是兩超多強,中美關係也將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國際關係。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出現了兩黨分裂的內部矛盾,面對中國的崛起,美國擔心世界霸權地位受到挑戰,將中國定位為了頭號競爭對手,不再是之前奧巴馬時代的「有缺點的夥伴」,未來的中美關係將是七分競爭,三分合作,這也將成為一種新常態。

20世紀70年代,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邦交正常化,兩國的友好往來,互利互惠使得亞洲經濟快速發展,香港、新加坡、台灣和韓國也成為了吸納國際資本的四小龍,現在的中美關係高度緊張,很顯然,特朗普並未像前代的執政者一樣,將中國的崛起看成是機會,相反,美國將其視為了最大的挑戰。倘若說中國的飛速發展是中美關係緊張的客觀原因,金燦榮認為有色人種、宗教信仰差異,以及不同的意識形態是美國無法認同和接受中國崛起的三個情感層面的因素。

此前有媒體報導,美國方面在評估了中美兩國綜合國力後,得出結論,美國還有五年遏制中國崛起,若不抓住最後五年,局勢將不可逆轉,美國作為唯一的超級大國稱霸世界的局面將一去不復返。

2018年至今,美國以貿易戰為切入點打擊中國,之後延伸至聯合盟友,阻礙華為5G網絡鋪設的科技戰,金融戰,甚至操縱香港輿論,定期發佈中國負面消息的輿論戰。金燦榮教授提到,中國應提防下半年美國打「台灣牌」,台灣如果被美國利用,危機將提前爆發。

中國也意識到了在當前紛繁複雜的国际局勢下解決台灣問題的緊急性。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以及「習馬會」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如果你拒統,我就打過來了」的言論讓人感覺到武統的邊界在擴大,金燦榮教授透露,隨著台灣海峽的局勢愈發緊張,北京方面正在建設一支強大的海軍和導彈部隊。《超訊》記者提問,怎樣才能避免兩岸發生戰爭和磨擦。金燦榮教授認為兩岸關係可分為觀察、廣交、對抗和衝突四個階段。蔡英文拉攏美國和日本的意圖明顯,當前的兩岸關係處於對抗時期,但這仍無法改變兩岸人民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嚮往,韓國瑜、王金平等都希望與大陸維持和平現狀,並保持往來的夥伴關係。

按照金燦榮教授的說法,美國最終將不得不接受中國的崛起,可能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中美兩大國只要坦誠相待,依然能找到共存和合作的空間,建立起「新型」的外交關係。

文/郭文靜,《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