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模式難為朝鮮提供借鑑

 

第二次美朝峰會落幕,舉辦地點越南卻因「特金會」引起了國際的廣泛關注。近年來,越南經濟超高速增長,成為國際舞台上一匹亮眼的黑馬。《超訊》觀察,越南能否為朝鮮未來的發展模式提供參照,恐怕很難。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2月27至28日,特朗普與金正恩的第二次會面在越南結束,河內峰會無果而終。雖然「特金會」已經過去,但為這次峰會提供會面地點的越南,卻走入了人們的視野。這個近年來在經濟上飛速發展的社會主義國家,成為了國際矚目的焦點。

 

對於越南來說,這次主辦河內峰會具有特別的意義。河內峰會的舉辦將成為越南提高國際商業影響力的重要契機,有利於招商和吸引遊客。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阮越方博士認為,越南願意主辦這次峰會,等同於支持和平解決朝鮮半島核危機,有助加強越南與美國和韓國之間的雙邊戰略合作。同時,另一個廣受關注之處在於,越南經濟騰飛的成功模式是否將成為朝鮮發展的借鑑。

超高速發展的越南經濟

事實上,近年來越南經濟呈火箭式增長,在飛速發展的過程中,吸引了大批的外商投資。

據統計,耐克、阿迪達斯的商品中有近50%產自越南,2017年越南的鞋業出口額達180億美元。優衣庫宣佈中國產能向東南亞轉移,越南將承擔生產總量的約40%;英特爾計劃將其全球80%的晶片產能投放於越南,並在西貢高科技園區投資10億美元。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組裝蘋果無線耳機AirPods歌爾聲學向供應商表示,計劃於未來將AirPods的生產線遷至越南。而電子行業的生產轉移尤為明顯,英特爾( Intel )、富士康( Foxconn )、LG和三星( Samsung )等知名製造商,最近都都已在越南陸續落地。

越南統計總局局長阮碧林(Nguyen Bich Lam)說:「加工和製造業行情大好,並且成為整體成長的主要推手」。如今的越南大有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勢頭。

這樣的產業轉移為越南帶來的是巨大的市場和經濟增長,越南似乎正在邁進其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在2016年全球經濟黯淡之際,越南的經濟增長率(GDP)交出了6.3%的亮眼成績。而2017年越南GDP增長達6.81%,吸引外資創紀錄達358.8億美元。根據2018年河內統計總局發佈的數據,越南去年經濟成長率高於政府訂定的6.7%目標,來到7.08%。特朗普將越南的經濟進步稱讚為一個「偉大的奇跡」。

而在去年,越南的旅遊業發展也迎來了新的春天。據越南統計總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越南接待國際遊客388萬人次,同比增長11.7%。2018年全年,國際遊客到訪量1550萬人次,較前一年增長19.9%。同時,2018年越南共接待國際遊客約1550萬人次,國內遊客約8000萬人次,旅遊業為越南帶來了620萬億越盾的營業收入。

而回看越南這個社會主義國家為何經濟能夠實現突破性發展,就是因為越南在四屆六中全會上對原有的經濟計劃政策進行了修改,效仿中國改革開放,引入了市場經濟元素。在越共「六大」上,越南確定了經濟革新的核心目標,即打破原有的計劃經濟體制,建立由國家管理以及社會主義定向的市場經濟模式,積極發展對外貿易。

朝鮮能否複製「越南模式」

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越南,採用的經濟制度卻與資本主義國家類似。這樣的身份,使得越南與朝鮮和美國都保持著不錯的外交關係。而美國將「特金會」選址在河內,更是別有深意。

越南與美國從「仇敵」到「夥伴」,如今的美國已經成為越南的第三大貿易夥伴。

特朗普抵達越南後表示,金正恩可學習美國與越南改善關係,意指北韓願意棄核,經濟發展就可媲美越南。確實,開放前的越南與如今的朝鮮相似。新加坡ISEAS-Yusof Ishak學院越南專家黎洪和表示:「(金正恩)會有興趣親眼看看越南的故事,這可以激發他,也可以讓他思考應該如何帶領北韓前行。」

對於越南通過經濟改革開放取得的成果,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朝鮮也表達了興趣。去年11月29日至12月2日朝鮮外相李勇浩訪越時參觀了越南北部兩個主要工業園區,學習越南招商引資的過程與成果。同時,對於同樣是社會主義的朝鮮來說,越南則是其少數幾個關係交好的國家之一。據摩根士丹利金融服務公司估計,若北韓以越南模式改革開放,每年將吸引90億美元(約702億港元)外資,確實是一筆龐大資金。

但朝鮮真的能夠照搬越南的經濟發展模式嗎?對此,全球經濟研究機構宏觀凱投經濟學家Gareth Leather認為,北韓成功仿效越南模式的機會「很渺茫」。

時任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在2016年9月底到10月初,三次強調越南高度外向型經濟的特點:「從經濟角度看,越南現在已沒有『共產主義』的影子了。」

改革開放後的越南經濟中,私人資本和外資扮演了重要角色,政府也大力推進國企股份制改造和國企私有化。2017年8月,根據越南計劃與投資部的方案,越南在2017至2020年將有436家國有企業實現國有股份退出,撤資總額為64.457萬億越盾(約合28.4億美元),其中2017年為161家,2018年為185家,2019為65家和2020年為25家。

特別是2011年召開的越共十一大,將「主要生產資料以公有制為基礎」從越南社會主義主要特徵中刪除。這種政策上的革命性調整,對於絕不會動搖生產資料社會主義所有制性質的朝鮮來說,幾乎不可能實現。

近年來,朝鮮改革了分配制度,允許農民開墾個人用小規模宅旁地和梯田等增加個人收入,增加國營企業自主經營權等,經濟活力有所增強。但在「朝鮮式社會主義強盛大國」的目標指引下,公有制經濟仍然是朝鮮爭取社會主義不可動搖的基石。因此,完全照搬越南的經濟發展模式,似乎對現階段的朝鮮來說並不現實。

除了受益於改革開放,越南自身的特點也為其經濟發展帶來許多優勢。

越南是一個位於東南亞的中南半島東端國家,擁有較長的海岸線。沿海城市為越南提供了天然的優良港灣。海運的發達,為越南進出口貿易發展帶來便利。同時,越南擁有超過九千萬人口,其中勞動人口接近總人口數的60%。製造業在目前仍然是越南最主要的經濟支柱。豐富的勞動人口能夠為越南的製造業提供大量的勞動力。豐富且相對低廉的勞動力優勢是越南吸引外來投資的重要原因之一。而越南人口的識字率高達近95%,民眾有較高的學習能力。

可以看到,朝鮮雖然在許多方面與越南有相似之處,但一些經濟發展的型態和要素也是由越南本身的國情決定的。無論如何,對於一些仍在脫貧之路上探索的國家而言,越南的成長之路有值得被借鑒之處,但是究竟適不適合朝鮮,還很難說。

 

文/高雪梅,《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