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火劫后的巴黎圣母院。2018年1月18日。路透社

 

【要闻分析 】 :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这座19世纪中叶建筑大师维欧勒·勒·杜克构思的尖塔坍塌引发的集体悲痛正让位给人类的想象力。马克龙周三设想赋予重建的尖塔一种“当代建筑风貌”。此言一出,让拥护恢复旧貌的一派颤抖。哲学家、右翼共和党欧洲议会选举领头人贝拉米发推批评:“在伟大的古迹面前,我们的统治者应该多少有点谦逊”,“最大的悲剧在于毁灭的哀悼被‘新世纪’的狂傲取代,我们本应继承古代遗产的精华,现在却要人为地扭曲”。这位凡尔赛区的民意代表对路透社表示,法国有保护历史文化的法则,总统也不能高于法律,他无权决定建造一个现代的尖塔“。极右翼领袖玛琳娜.勒庞则在社交网络发出关键词”别碰我的圣母“含沙射影。参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布吕诺·勒泰洛在网上发出”由法国人民选择修复尖塔建筑方式“的全民征询活动。

对于2000至2013年间担任圣母院总建筑师的本雅明.慕冬而言,构思未来的圣母院,必须考虑到与周围的环境和谐,不要背叛前辈的精神,但也绝不是对消失的尖塔进行简单复制。

 

关于巴黎圣母院未来的形状,目前没有做出任何决定,自从大火烧毁尖塔,圣母院顶部三分之二遭破坏,尖塔1300根橡木构造的木质屋顶,历经八个世纪,与圣母院大部屋顶一起化为灰烬。

 

菲利普总理宣布,国家将修复圣母院作出决定,在发出全球范围征求设计后,再决定是否重建尖塔,如果重建,将建造一个什么样的尖塔?原样还是创新?也就是说,是否完全跟随前任大师杜克的绘图建造,还是技术上相应调整,适应新时代的挑战。菲利普的这番表述同样激起不少质疑。

法国电视主持人,马克龙任命的遗产问题专家贝尔说,专家现在更倾向于”完全一样的建筑但不排除融入新的设计“。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则表示,政府的想法并不是建造一个与杜克的尖塔完全不同的现代尖塔,杜克为我们遗留了一个伟大的作品,不允许我们仅仅为了改变而改变。

 

圣母院尖塔周一在全世界数亿电视观众面前焚烧坍塌,至少还保留下来一个完好无损的王牌,13世纪打造的大钟健在。由于担心压垮尖塔,这座钟在1786至1792被拆了下来。

 

巴黎圣母院大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对未来的建筑尚未表态,他认为这一问题可能会在主体结构修缮完毕之后迎刃而解。

法国大报『世界报』也站出来表态,该报开宗明义,发表题为『建造一个21世纪的巴黎圣母院』的社评。社评指出,在劫难之后,在全球性的惊讶和哀痛之后,争论、投机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巴黎上空。引起这场争议的一是马克龙宣布将在五年内建造一个更美丽辉煌的圣母院,一个是菲利普总理发起全球征求铁塔设计方案并宣布将提交专项募款法案之后。总统的意志固然合理合情,但引发一场他如何能限定重建年限的质疑和争议。世界报则认为,协商、设计将持续数月甚至数年,如果说国家的承诺和投入值得称赞,但不少专家反对的仓促决定有可能对未来的建筑设计和技术选择产生不良影响。

现在的争议集中在尖塔上,把尖塔修复得跟从前一模一样是否可能或者是否应该?这是古典派和现代派永远纠缠不清的争论。在这家大报看来,应该勇敢地做出一个决定,如同所有的古典建筑,巴黎圣母院也不是一个僵化的文物,几个世纪以来多种建筑风格重叠,多种遗迹存留,这一切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建筑的和技术的选择,实质的问题,是保留其精神,并使其更美好。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