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前已有爱国商人疑被屈2000万修例后恐“依法勒索”

香港立法会@网络图片

据苹果日报报道,前全国政协常委以及香港多个爱国团体领袖的陈永棋,其家族名下的制衣YGM集团,一名高层成员因被指欠税而遭到珠海拱北海关拦截扣押多天,最后公司同意缴付2000万元人民币才获释放。本身是律师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称,一旦逃犯条例修订通过,大陆随时可用逃税名义引渡港商,甚至变成公开勒索手段。

香港商界对目前港府推出的逃犯条例修订案态度一直有所保留,其中一个原因是不少商人早期在大陆都容易误堕税务陷阱,或被索取台底钱,修例通过后大陆方面可指控这些商人涉嫌违反中国法律,而“依法”要求港府“交人”。修例而且还没有订下任何追溯期。

苹果日报接获多个消息人士透露,上述事件可追溯至数年前,陈永棋家族的集团获珠海拱北海关高层给予税务优惠,但无签署任何文件。后来因海关部门有人事调动,新任高层发现陈公司涉长期欠税,故要求对方补交,陈公司亦答应,但要求发出正式文件列出欠税详情,对方却无反应。

报道指,及至近年春节,有属于陈家族成员的公司管理层,到内地厂房向员工派利是(红包),突遭执法单位以欠税为由捉拿及扣押,要求2000万元人民币作保释金。由于陈永棋和家族成员多是北京眼前的红人,据悉陈家曾尝试向有力亲北京人士、中联办及港澳办求助,惟当有关方面知悉逃税指控后即表示无能为力,陈家最后无奈带钱救人,该公司管理层被拘禁近一周才回港。

资料显示,陈永棋的家族经营长江制衣及YGM贸易两间上市公司,苹果日报翻查两间公司年报,发现YGM的2017至18年度年报中,首度披露曾被拱北海关查税。根据年报,截至2013年3月31日,拱北海关对YGM贸易旗下一间附属公司,就集团于内地进口业务进行实地审核,故2017年3月底,管理层需就中国关税问题作一定数额拨备。集团其后再补充,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年度,“随着调查更加积极,管理层已征询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并于本年度内参照本集团与拱北海关之间的沟通、调查状况及法律专业人员的意见,对中国关税及相关费用作出了更多拨备”。

 
 集团附属公司雅格狮丹(Aquascutum),年报显示YGM上年度已就内地关税事宜作出一定数额拨备,同年曾使用1605.3万元,但未有列明用途;及后集团增加拨款,而截止去年3月31日,集团仍就此作出高达1.2亿元拨备,同时透露当有合理可能招致的损失、额外损失等情况会作出拨备,而因应调查事态发展,将来可能需要进一步作出或拨回拨备。

YGM现时董事会中,多人属陈瑞球家族成员,包括主席陈永燊、副主席周陈淑玲、行政总裁傅承荫、董事总经理陈嘉然,以及担任董事的陈永奎、陈永棋及陈永滔。

苹果日报上周曾向陈永祺求证,包括事件是否涉及董事总经理陈嘉然,陈永祺称“我听唔到(没听过)我的侄儿陈嘉然有问题”。他其后传来YGM最新年报中涉及拨备一页,着记者联络周陈淑玲。周陈淑玲否认行政总裁傅承荫及陈嘉然曾被扣,对于集团年报披露与拱北海关就关税问题交涉,她称“没有更多进一步资料及数字需要披露”。至于是否有其他家族成员或集团管理人员曾被内地执法单位带走或扣查,为何问题多年未能解决,预计何时可完满解决,她至截稿前再没回覆。

何俊仁称,修订逃犯条例没有剔除逃税罪行,类似个案虽有关人士已返港,“但可以申请引渡返去”;他又举真实个案作例,知悉有港人获聘为大陆厂房经理,结果公司突然倒闭欠薪,经理因此被大陆执法单位扣查,最后更被判监,“那个老板根本系请他去孭镬(背黑锅),但修例后经理可能会捅这个老板出来,到时老板在香港都不会安全”。他形容,将来引渡条例随时变成公开勒索手段,“要你拿钱啰,不就引渡你回去,到时岂非不给不行?”

(法广RFI 香港特约 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