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大選 經濟牌對決主權牌

 

2020年總統選戰,民進黨最大的武器應該就是「抗中」的「主權牌」,而「經濟牌」是國民黨的長項,「經濟牌」對戰「主權牌」的再次實驗,誰勝誰敗,從經驗論或許能得到一些脈絡。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時用「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當口號,雖是很直銷的話術,但多數選民是埋單的;相較於提出產業升級、「工業4.0」的陳其邁,韓國瑜為何能夠打動人心?有人說「經濟牌」是國民黨的長項,然而卻在2016年總統大選慘敗,似乎民進黨的「主權牌」更有用,特別是在北京對台政策強硬的壓力下。

2020年總統選戰,民進黨不論是蔡英文或賴清德,最大的武器應該就是「抗中」的「主權牌」,它過去三年執政,經濟並未有非常明顯優於馬政府的表現;國民黨方面,人氣最高的韓國瑜仍支持「九二共識」,表示要在此前提下開展兩岸交流,朱立倫、王金平等人,也提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降低兩岸對峙,朝全面交流前進。

國民黨人的思維,與過去無甚差異,亦即台灣「透過中國、走向世界」;民進黨則維持「經由世界、走進中國」,兩黨都是要提振經濟,但又涵蓋「主權」意涵在內;然而民進黨這次在執行面上相當不同,「主權牌」很早就亮出來,正好北京「習五條」、「軍機繞台、越線」等事件頻繁,給綠軍打「主權牌」的好機會,因此國民黨似乎未佔上風,許多黨公職呼籲黨中央,徵召最強的韓國瑜參選,才能保證國民黨重返執政。

經濟牌是左右選舉的主軸

事實上,韓國瑜並不是「神」級人物,他的崛起有太多巧合,由於韓國瑜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四年,大部分時間都與菜農、魚肉販子等基層人民在一起,自然了解甚至融入他們的語言、生活與經濟想法,在競選高雄市長時他說「高雄又老又窮」,其實指的是「市民」,而非硬體建設或市容。

「又老又窮」,在台灣乃至世界每個角落都有,它是一種社會現象,這種現象在人類千百年來的歷史上始終存在,以理論的名詞來說,就是「階級」。

台灣是一個中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貧富差距少不了,階級差異相對明顯,包括低薪、無殼蝸牛、房貸族、月光族、藍領勞工等,都是所謂的「中低階級」。即使是走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或福利國家的北歐等國,還是有階級之分。

與中高階級相比,中低階級者的學歷較低、出身不如人、收入短少,無力炒股,沒辦法投資快速致富,只能以時間、勞力換取每日所需,他們製造的GDP不高,但為數不少。以高雄市而言,農漁貨所創造的經濟產值僅佔全市的1至2%,但人數卻有3、40萬,他們在投票時選的是「誰是我的代言人」,傾向與自己較像的候選人,這是人性的「取暖」動作。這就是韓國瑜一句「賺大錢」,就有辦法捲起千堆雪的原因。

人民並不是要透過選舉,來改變整個社會型態,但如果能如此,他們也樂觀其成,因為階級造成的「不公平」,在無法靠自己能力扭轉時,就會期待外來事件或政治人物來改變,那是一種「希望」,即使他們知道希望不大,但總是比沒有希望來得好。韓國瑜是在這種情況下,打入中低階級的選民心中,成為萬人簇擁的政治明星。

或許有人會問,柯文哲這位菁英,如何能夠當選台北市長?事實上,柯文哲在2014年的競選口號是「打倒權貴」,這是用選舉語言包裝「階級意識」的標語。他的對手連勝文,含著金湯匙出生,連家家財萬貫,但柯文哲標榜自己沒錢、沒人和他做對比,更塑造他是挑戰台灣第一大政治富豪的素人,這樣的「勇氣」與「毅力」,讓他擄獲中低階層的選票,大破國民黨。

陳水扁的崛起,早年也被視為美談,他三級貧戶的身世,是他與中低階級的臍帶。1994年參選台北市長,陳水扁提出「快樂、希望」的口號,這是為了帶給中低階層的夢想,當年的對手趙少康,打的是主權牌「保衛中華民國」,但陳水扁贏了。

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陳水扁競選總統,並沒有主打「主權牌」,而是提出「年輕政府」為政見,特別是「全民入股賺大錢」的口號,把投票當成入股,「支持阿扁、大家賺錢」,韓國瑜只是複製類似概念;當時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要候選人連戰打「兩國論」的主權牌,但效果不佳;曾經於國民黨秘書長任內與民進黨在統獨議題上過招的宋楚瑜,也沒有打「主權牌」,顯然「經濟牌」還是真正左右選舉的主軸。

主權牌難以抗衡經濟牌

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選戰過程民進黨主推「入聯公投」的主權牌,馬英九提出拚經濟的「六三三」、縮小貧富差距的「四六八」及「馬上好」的政見,雖然藍綠的主張事後驗證都難以達成,但在投票當下,人民選擇的是經濟優先,直言之,其實就是希望改變階級現狀,至少社會能夠公平正義一點。

因此,當年一敗塗地,被認為20年內都無法翻身的民進黨,在蔡英文接掌黨魁後,提出「公平正義」作為2012總統大選對抗馬英九兩岸「經濟牌」的利器,果然把國民黨逼入牆角,將藍綠差距於四年內從220萬票,縮小到80萬票。蔡英文的「公平正義」,比起正規的「經濟牌」毫不遜色,因為它具有濃濃的「階級不公平」意識在內。

換言之,在選戰中能搶佔「經濟牌」就佔優勢,韓國瑜、柯文哲,以及陳水扁能贏,即是擁有這個先機。民進黨面對2020,沒有經濟牌、也打不出經濟牌,僅剩下「主權牌」,顯然勢單力薄,情勢危急。

再如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經濟」還是核心問題,他談的非法移民、暴力犯罪、物價高漲、貿易逆差等議題,衝擊受害主要都是中低階層,他要讓「美國再次偉大」,其實就是要讓中低階層有翻身機會,因為富人已經偉大,這樣的道理極其簡單。

毛澤東革命成功,一路以來向農民散播「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這是標準階級改造的概念,走資產階級路線的蔣介石政權幾乎難以招架。

從秦末的陳勝、吳廣起義,東漢末年黃巢之亂,到朱元璋滅元朝、明末李自成農民軍,清朝太平天國起義等,都是階級革命的一再複製,即使有的不成功,卻也是氣勢驚人,這是中國兩千年來不斷輪迴的歷史,每一次都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的階級抗爭;俄國共產的十月革命、美國南北戰爭等,無一不是與階級有關。

「經濟牌」只是階級戰爭的民主代名詞,一般的「主權牌」並不容易抗衡,台灣明年的大選,是「經濟牌」對戰「主權牌」的再次實驗,誰勝誰敗,從經驗論或許能得到一些脈絡。

 文/向問天,《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