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与降息的关系引发争论


今日经济专题配图

 

【今日经济 】 : 由于担心目前的低通胀预期会削弱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应对未来经济下行的能力,两位联储官员周四抛出罕见看法:如果通胀意外上升,联储应该给予欢迎。 路透社报道,明尼亚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卡什卡利的理据是,薪资增长有可能推动通胀意外大幅上升,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布雷纳德的理由则是,进口成本有可能上涨。

许多分析师之前表示,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新增关税可能导致美国消费者面临物价上涨。沃尔玛周四就对此提出明确警告。

 

两人都认为,如果通胀真的意外急升,美联储应予以充分运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说,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John Williams周二表示,未来一年,美国新一轮关税措施可能会令通胀率增加“零点几个百分点”,但他预计不会对基本价格压力造成影响。Williams强调,当前美国货币政策适当,利率路径并没有偏向上行或下行的必要。

 

这与美联储4月份时在FOMC会议上的表述一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当时在FOMC会议声明中表示,当前货币政策立场是恰当的,没有很强的理由向(收紧或放松货币政策的)任何一个方向移动。对于备受关注的“低通胀”问题,鲍威尔当时指出,美国通胀可能受到过渡因素的拖累。

对抗通胀一直是全球央行的一项基本准则。按照标准的经济思维,失业率低于某一水平,就协助推高收入和薪资,导致通胀上升。

 

但由于在失业率处于50年低点3.6%的情况下,通胀率却低于美联储的2%目标,所以美联储官员开始反思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是否必然过度推高通胀。

 

一年来,美联储官员一直在研究,是否能够找到更好的策略来实现其通胀目标,并应对低失业率和物价上涨的关联减弱。

值得注意的是,布雷纳德和卡什卡利都没有建议降息以提振通胀。

 

当地时间周二,特朗普在推特上再度呼吁美联储降息,认为这将有助其在贸易摩擦中取得胜利。

 

在4月份的FOMC会议前,特朗普还曾发推特称,如果美联储将利率降低一个百分点,再来点“量化宽松”,经济会“像火箭一样”增长。虽然当时公布的美国一季度GDP增速3.2%表现很好,但特朗普认为,在非常棒的“低通胀”环境下,可以创下更好的纪录,同时也可让美国债务规模看起来小点。

堪萨斯城联储主席Esther George周二在一个演讲中表示,她反对通过降息来促使通胀率提高到2%目标的做法,她还警告,降息可能带来资产价格泡沫并最终导致经济下滑。

 

Esther George 表示,在目前情况下,美国失业率远低于预期的长期水平,至于通胀率略低于长期目标,她认为没有理由担心。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表示,美联储在过去几年,美国经济恢复期中加息是错误的。

他表示,美联储错误理解了关键信息,而采取了加息措施,有可能会令美国经济重新进入衰退。Kashkari认为,美联储应该允许通胀率高于2%,以让美国经济得以全面恢复。

 

Kashkari指出,过去几年,美联储在美国通胀率远低于美联储目标时就加息了,“这些加息举措是不符合我们对称性框架的。”

 

他认为,近几年美联储的政策表明,美联储认为2%的通胀目标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而不是像美联储说的那样,可以允许通胀在这个水平上下浮动。Kashkari表示,未来美联储应该吸取教训,更好的倾听经济和市场的信号,允许通胀率超过2%。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