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爭議背後 香港引渡條例難推進

 

香港正式展開修改《逃犯條例》程序,但卻在社會上引發巨大爭議,修例之路恐怕異常坎坷。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去年的一宗香港男子在台灣謀殺女友案,將香港引渡條例的限制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據悉,台灣多次透過大陸委員會向香港提出請求,希望取得疑犯證供,把他移交到台灣受審。但由於香港《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訂明條例不適用於台灣,無法處理相關要求,在社會上引起廣泛關注。

 

而在這起案件的司法啟示下,香港政府建議修訂相關法例,允許中國大陸、台灣和澳門以個案形式申請把刑事罪行的嫌疑犯從香港引渡到當地受審。據《超訊》觀察,這一舉動在香港受爭議,激起的反對聲持續發酵。

4月3日,香港政府準備向立法會提交修例草案,正式展開修改《逃犯條例》的程序。有一萬多香港居民早前上街遊行以表抗議,要求撤回修例建議。隨後,香港各界也傳出此起彼伏的反對聲,恐怕修例之路將異常坎坷。

香港各界表露擔憂

雖然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修例是為了堵塞現行法律的漏洞,讓司法機構可以處理香港男子陳同佳去年在台灣涉嫌謀殺女友後返回香港的案件。但傳媒界、法律界不少言論指出,港府藉此案修例並無必要,極有可能破壞香港現時的法制與自由。

4月3日當天,記協發表與多個傳媒工會、組織及機構聯署的聲明,憂慮修例將帶來寒蟬效應,威脅記者人身安全。聯署聲明中指出,內地傳媒環境自由度相對較低,香港、國內以至外地記者採訪受阻事件不絕於耳,部份記者更曾被定罪入獄。

聲明還提到,雖然此次修例,基於協議內的「雙重犯罪」等原則,間諜罪和刺探國家機密罪等的疑犯不會移交,亦不涉及純政治性質的案件,目前建議修例涵蓋的37類罪行,不包括單純涉及言論、出版的罪行。但修例舉動仍然無法讓新聞工作者安心。

而傳媒界普遍擔心,此次的修例將會打開缺口,令任何在港的記者均有可能因為各式罪名而被移送內地,此風險可能會造成香港媒體的自我審查,更將新法例比作高懸於記者頭上的利刃:「我們憂慮,一旦修例落實,現時香港僅餘的言論、出版及新聞自由空間,將嚴重倒退,記者因憂慮人身安全,面對無形無盡的心理壓力,亦將造成寒蟬效應。」

另外,4月8日,包括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前主席陳景生、梁家傑等30名法律界選委也發表聯署聲明,表示對修例表達深切關注,促請港府撤回修改草案,認為若一旦通過有關修例,將嚴重損害國際社會對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和人權保障的信心。

聲明內容指出,香港在引渡條例中排除內地,是20多年前,立法機關通過《逃犯條例》時的刻意決定而非「漏洞」。立法機關刻意將內地排除在條例的適用範圍,是由於內地的人權保障、法治水平以及刑事司法制度的不足之處令本港憂慮。

同時選委還對草案提出賦權予行政長官一人發出證明書展開「特別移交安排」提出批評,指出如果允許特首繞過立法機關的審議,自行決定每宗「特別移交安排」的實質細節,質疑是變相去除現時立法機關對個案方式移交安排的重要監察功能。而相較於修例來解決眼前的案件,法律界選委認為,顯然可以有更合適的辦法處理台灣殺人案,如修改《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以容許香港與台灣商討個案方式移交安排等。

由於商界人士曾批評修改引渡條例將影響香港的經商環境,政府也做出了一些讓步。3月26日下午,香港政府宣布行政會議通過修改《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草案內容,剔除九項移交罪行,包括涉及非法使用電腦、環境污染或保障公共健康、保護知識產權、版權、專利或商標等罪行,申請引渡的門檻亦由最初建議判入獄一年或以上罪行,提高至可判監三年或以上的公訴罪行才應用,以及只限處理可循香港公訴程序審訊的個案。雖然隨後多個商會發聲明歡迎政府接納意見,但是可以看到,商界也並未完全消除憂慮情緒。

有商界人士仍然擔心,「因為有些縣官是山寨王,港商容易招惹麻煩,如果港府不承諾保障,商界好難放心」,將來修例後內地的地方法院如果權力巨大,將成為揮之不掉的隱憂。

4月17日,民主派24位議員及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也分別發表聲明,要求就台灣殺人案與台灣當局進行單次移交,並確立以「日落條款」方式修例,避免將引渡範圍擴大至中國內地,引起國際社會以及香港市民的憂慮。

只有實證才能消減懷疑情緒

香港浸會大學講師張少威在接受CGTN採訪時表示,雖然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其處於一個比較特殊的狀態,香港擁有高度的自治權,同時擁有其獨立的法律體系,與台灣、澳門、內地其他三個司法體系不存在引渡條約,此次香港政府希望通過做出改變,便於處理未來的類似案件。在香港,有人對舉動表示反對很好理解,他們認為修改《逃犯條例》過於寬泛,香港居民未來可能將因此被引渡,並且無法得到與香港同等程度的司法保護。而香港對本地居民法律權利保護程度高,即使在被控告後也可以進行保釋,而在其他一些地區顯然缺乏類似的司法保護,使香港居民產生恐慌心理。

在張少威看來,疏通此次案件中移交嫌疑人受審的困難,將犯罪者繩之以法並為受害者家屬伸張正義,確實需要拿出一個解決方法。而想要同時推進這些目標,修改法例要十分謹慎,因為目前不僅面對重重困難,還面臨著香港社會民眾的不信任情緒,其中最主要的懷疑就是民眾對於香港、內地之間有關人權與自由的差異。目前,他並不確定有關法律條文具體將如何變動,最終是否能夠在香港通過,但是他認為,無論如何,這項立法都將經受長時間的考驗。

「只有當我們今後有了類似的個案,人們才能看到這種案件如何得到處理,內地司法機關將如何以他們的形式來執行相關法律。如果屆時可以證實,內地能夠依法處理案件,同時提供涉案者與香港相近程度的司法保護,那麼人們才會慢慢認為這將是一個好的方向。沒有這些事實證據,人們將會繼續懷疑現在政府所說的一切。」張少威說。

 

文/孫雅靜,《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