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重返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美俄各自宣佈退出《中導條約》,俄羅斯將重點發展「殺手鐧」武器。美國追求對俄絕對軍事優勢的目標是十分清晰的。《超訊》觀察,美俄存在擦槍走火的可能,重返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封面 Apr

《超訊》2019年4月號

繼美國2月1日啓動退出《中導條約》後,3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的命令。美俄正式廢約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在今年普京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沒有了以往希望美俄保持良好關係的表述,而是警告美國,如果退出《中導條約》後在歐洲部署導彈,「打到莫斯科的時間只有10-12分鐘,對俄構成直接威脅,迫使俄採取非對稱的反制措施」。普京還強調,俄羅斯的武器不僅指向發出直接威脅的地區,還可指向那些威脅我們的決策中心。

美俄退約將使全球戰略穩定加速失衡,雙方軍事領域的戰略競爭會緊鑼密鼓地上演。從綜合國力和國防投入看,美俄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今年美國國防預算為7,170億美元,而俄羅斯僅為488.6萬億美元。14倍的軍費差距,迫使俄羅斯不得不選擇一條不對稱武器裝備發展道路,即在維持常規力量的前提下,重點發展「殺手鐧」武器,從而獲得摧毀美國戰略目標的能力。通過建立雙方心理及物理上的恐怖平衡,保障俄國家安全。

俄「殺手鐧」武器很恐怖

普京顯然接受了前蘇聯與美國軍備競賽掏空經濟的教訓,不和美國比體重而是比拳頭。在財政捉襟見肘的情況下,「殺手鐧」武器發展卓有成效。首先是把維持強大的核力量作為看家本領,俄《2018-2025年國家武器裝備計劃》的首要發展方向就是充實和發展戰略核力量,既保持數量更提高質量。同時,重點發展一系列高新技術武器。去年普京在國情咨文中,向國際社會展示了六種新武器系統,如「先鋒」、「匕首」高超音速空射導彈,「鋯石」海基高超音速巡航導彈,「海燕」核動力巡航導彈,「波塞冬」無人潛航器,「佩列斯韋特」鐳射武器系統等。當時普京用模擬動畫展示這些武器後,西方有評論認為不乏誇張的成分。但事實上,這些武器研製和裝備部隊的速度很快,「先鋒」已投入生產,「匕首」、「佩列斯韋特」已加入戰備值班,「海燕」試驗獲得成功,「波塞冬」將於今年春天下水。  

這些武器的高性能主要表現在速度、智能和強大的殺傷力。例如「鋯石」具有10倍音速,能輕鬆突破航母戰鬥群防空網,一枚即可摧毀一艘航母。核動力巡航導彈、水下潛航器,可長時間在100公里以上空間和深海巡航,隱身性能好,自主選擇航線,使美國現有的反導系統形同虛設。這些高新武器可加裝核彈頭,爆炸當量能根據需要在幾百噸和幾十萬噸間調整,戰爭爆發後,俄有能力對美國本土和海外軍事及其它重要目標進行報復性毀滅打擊。

美追求對俄絕對軍事優勢

美國是唯一全球軍事部署的國家,對俄有整體軍事優勢,但五角大樓認為一些尖端武器已被俄超越。美國政府的政策選擇是加大軍事投入,盡快補齊短板,全面提升核武器質量,加快發展高新技術裝備、太空和網絡戰能力,加強常規軍事力量,以獲得對俄絕對軍事優勢。退出《中導條約》就是給自己鬆綁。特朗普的核政策比上屆政府更具進攻性,加大對核武庫的投入,著力發展新型小當量核武器,降低核門檻。普京曾建議2021年到期的《第三階段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續約五年,被白宮明確拒絕。在研發高超音速武器方面,上世紀60年代美國就研製出時速可達7.3馬赫的超燃衝壓發動機,21世紀初又推出一小時精確打擊全球目標的武器研發計劃。目前美空軍、陸軍在研的高超音速打擊武器有HSSW、HAWC、TBG等多種型號,計劃2022年前裝備部隊。美國經過數十年的建設,已擁了有較完善的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目前正積極拓展部署。近年重點提高攔截洲際導彈的能力,2017年7月成功進行了攔截洲際導彈實驗。

在太空和網絡領域,美國始終處於領先地位。近期特朗普組建新的太空部隊,2017年美軍網絡司令部升格為美軍第十個聯合作戰司令部,網絡作戰力量已擴充至6200人,其太空技術和網絡戰能力已大大超過俄羅斯並繼續領跑。美國追求對俄絕對軍事優勢的目標是十分清晰的。

美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美國的強橫和俄羅斯的反制,使既有國際軍控體系加速崩塌,國際安全體系和全球戰略格局進入新的重塑期。在此背景下,美俄關係很難在短期內轉圜,即使白宮易主,政治博弈和軍備競賽仍是主基調。維護世界和平需要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但遏制戰爭的最有效手段,還是戰爭相關方的力量平衡。當前,美俄迫切建立強大的威懾體系,一方面追求「首次突擊就能摧毀對方主要工業中心、戰略武器基地,使對方基本喪失反擊能力」;另一方面又要具備有效防護和包括核報復在內的二次打擊能力。普京在今年的國際咨文中告誡美國,採取任何戰爭步驟前應評估一下風險,「計算一下俄羅斯武器系統的射程和速度,然後再做出威脅俄羅斯的決定。」當下的美國和俄羅斯越來越像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由於美蘇核武庫中有成千上萬核彈頭和運載工具,達成了確保相互摧毀的恐怖平衡,使雙方誰都不敢挑起戰爭,北約、華約維持了近40年的「冷和平」。美國和俄羅斯正在重新走上老路,政治上對立,經濟上「脫鈎」,一個憑借全面軍事優勢,一個憑借「殺手鐧」武器,正在一步步建立起新的恐怖平衡,新時代「冷和平」的大幕已經開啓。當然,這種「冷和平」不是沒有衝突,美俄存在擦槍走火的可能,但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很低,較多出現的將是地緣政治斷層地帶的「代理人戰爭」,烏東戰亂和敘利亞戰爭就屬這種性質。

還應注意的是,進入21世紀,戰爭界限模糊、作戰方式融合的「混合戰爭」,日益成為大國間爭奪的重要形式。即通過「代理人戰爭」、網絡戰、情報戰、輿論戰、心理戰、貿易戰、制裁戰等多種手段的綜合運用,達到戰略競爭和軍事對抗的目的。可以判斷,在較長時期內,「代理人戰爭」和「混合戰爭」,將是「冷和平」時期的「新常態」。當然,從另一角度看,追求恐怖平衡背離時代潮流,俄美在內外壓力下,或像當年美蘇一樣,重新回到談判桌討論軍控問題。

文/成然,《超訊》2019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