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历史责任感写出的一部追求真理的大书

2019年5月5日在林世钰著《高耀洁晚年口述》发布会的发言

 

任彦芳 来稿


今天是2019年5月5日,天上一颗星照耀着我们,在这里聚会。这颗星就是高耀洁星。

林世珏女士以历史责任感,写出了一部追求真理的大书,就是这部《烟雨任平生——高耀洁晚年口述》。我为这部书写了序《把真情留给世界》。

这篇序里提到两个事,今天我想略作展开再说几句。

一是高耀洁大姐给我的信里提到,我写的焦裕禄。我认为高耀洁和焦裕禄有很多相似处。他们都出生在山东,他们幼年都是读过私塾,受的是儒家教育;他们又都来到河南工作。我是中国第一个写焦裕禄的作家,我在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焦裕禄之歌》的序中提出焦裕禄精神的五个方面,这可以说和高耀洁精神完全一样。我认为焦裕禄精神的第一条是他的伟大的仁爱之心,他爱兰考的百姓,爱受苦受难的民众,他看无人照顾的老人,说我就是你的儿子,他视老百姓为亲生父母。他把快死的孩子救活;家长把这孩子起名继焦。这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品格,也正是马克思所提倡的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高耀洁的防艾滋病的行动,不也正是这伟大的人道精神的体现吗?再过一周,五月十四日,是焦裕禄离开这世界五十五周年,兰考百姓至今怀念他;我们今天开这部高耀洁的晚年口述书的发布会,也是在弘扬中华民族的伟大的仁爱精神。

我在序中提到这是一部五真的作品,我展开说几句。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中国,为老百姓维权,提出我经过多年思考的写作誓言是“路见不平拔笔助,我为百姓鼓与呼,耻为权贵颂功德,不说真话不写书。”从此,我不再为中国权贵歌功颂德。我在1998年出版了《人怨》,1999年出版《民怨》,一次印十万册后,立即出现盗版数种。我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这部《民怨》的封底上标明五真:写真人,记真事,说真话,讲真理,抒真情。我呼唤出现更多的五真作品。

 我很高兴地看到林世钰的这部口述史,我的序文叫《把真情留给世界》,真情,一是真实的情景,二是真实的感情。写的是真相,只有写出真相,才能揭示真理。不敢写真相,就揭示不了真理。追求真相,是出于对真理的追求。我认为林世钰所写的这部大书,是她的历史责任感,让他写这部书,这是作家最可宝贵的品质。在这部书里,我们看到了主人公的生命的历史 ,也看到了主人公的心灵的历史。同时,看到了作家的思考和她的心灵。这部书就成为一了部社会史的大书。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权贵总要人们为他歌功颂德,他们想办法制造谎言,掩盖真相,但在那里没有真实的历史,而是民间的回忆录里,民众口述史里,却保留着社会历史的真实。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口述史出版,这是有伟大意义的事。林世钰来美国前曾是中国的检察日报的优秀记者。那时我为民众维权,检察日报曾派记者龙平川跟我一起调查,并发表了为村民的土地问题的调查报告,这段历史我在纪实作品《地怨》中有如实的记录。而龙平川是林世珏的铁哥儿们。我们在北京失之交臂,却在纽约因高耀洁这颗星的指引而相识并成了忘年交,今天在此提出我的希望,十年以后,愿林世钰的妙笔,为我写一部晚年口述史。愿我们共同努力,让口述历史有更多的人参与,出现更多更好的有历史价值的作品。我们世界华语出版社愿为这样的作品提供出版的机会

谢谢大家参加这个发布会。希望大家都能看看这部好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