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希望中国年轻人爱国而且听话

法国报纸摘要RFI

(法广RFI 瑞迪)5月2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均从不同角度综述黄背心抗议活动背景下法国传统的五一大游行情况。紧张的委内瑞拉局势以及日本新天皇继位则是各报在国际版特别关注的两大话题。关于中国,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以及财经报刊《回声报》均发表文章,特别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活动中的讲话。

习近平希望中国年轻人爱国而且听话

《回声报》驻京记者Frédéric Schaeffer的文章写道,中国当局举办周年纪念活动是有选择的。习近平利用五四运动百年纪念,重新撩动爱国主义、甚至是民族主义神经,号召中国年轻人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文章简短回顾了百年前的五四运动,指出,这次运动反映出中国正在出现反西方、也反日的爱国主义意识。这场运动的多名领导人后来都满怀中华复兴的希望,加入了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但文章指出,伴随着这次五四百年纪念,中国当局收紧了在大学的意识形态控制。多名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大学生因为曾支持工人维权而被捕,一些敢于批评政府的教授被解职。中国当局十分紧张,因为另一个敏感的周年纪念即将到来。五四运动70周年时,一批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纪念这场运动,要求民主。但在1989年6月3日至4日夜间,他们被镇压。像往年一样,这个周年纪念被中国当局视为禁区,努力让它噤声。

“习近平希望中国年轻人爱国而且听话”,这是《十字架报》报道文章的标题。报道指出,在八九六四3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习近平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再次强调民族主义立场。一百年前的5月4日,中国正在寻求新的政治秩序。数千大学生走上街头,他们打出的标语横幅矛头主要指向日本提出的要求。但这些年轻人也提出要建立民主,这是这次运动的一个政治诉求,但习近平在百年纪念讲话中没有提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次百年纪念的时间与敏感的六四事件30周年日期相近。1989年,一批大学生集会抗议,反腐败,要民主。89年的学生们也向1919年同样曾在天安门广场上游行的前辈致敬。在中国,除在香港外,任何六四纪念都不被允许。教科书中完全没有关于这一事件的记录。今天的中国大学生甚至不知道1989年的这一天发生过什么。习近平在讲话中要求青年人要“听党话、跟党走”。

法国“五一”劳动节:红、黄、黑三色齐聚

“五一”劳动节的次日,法国各大报纸均从不同角度回顾这次气氛不同寻常的“五一传统大游行。往年以工会组织为主体的“五一”传统大游行,今年增添了黄背心抗议人士的队伍,更因为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要把这一天变成“世界末日”的威胁而气氛格外紧张。

法共《人道报》的社论文章指责打砸抢分子以及警方暴力试图扭曲“五一”劳动节精神的同时,认为今次“五一”大游行的新动向,不是暴力,而是工会运动与自发的黄背心抗议活动两者表达出的愤怒得以会合。他们有强烈的共同诉求。

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的头版社评文章对传统的“五一”节的节日气氛被暴力威胁困扰感到遗憾。文章指出,虽然维持安全秩序更是政府、是各个安全部门负责人的职责,他们应当想尽办法 ,保证所有人既能自由地参加游行活动,又不会受伤或被卷入冲突。但这并不妨碍工会组织共同思考,如何让这个节日更有意义、如何组成共同阵线,反对那些想让“五一节”失去其意义的少数人。

《解放报》社论文章凸出法国政府因应此前传出的要把巴黎变成“骚乱之都”的威胁,而部署的大批警力,认为这些警力部署使得今次“五一节”时的巴黎市中心犹如一个壁垒森严的营地。文章指出, 总之,这次五一大游行,代表工会的红色、代表黄背心运动的黄色以及代表那些制造暴力的蒙面黑衣人的黑色,三者平分秋色。法国不屈服党领导人梅朗雄期待的“人民大汇合”并未真正变成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总统马克龙可以放手自行其是,而是他必须兑现社会政策承诺。

《回声报》的报道认为,今年的“五一节”,黄色和黑色压过了红色。该报社评文章以“谁窃取了五一节”为题指出,工会领导人不是这次劳动者的节日的主角,蒙面黑衣人和黄背心成功地喧宾夺主。法国总工会领导人此前希望看到的工会组织与黄背心运动会合的希望落空,法国不屈服党领导人梅朗雄的极左战略也受到影响,传统的工会运动如今力量太薄弱,无法帮助他争取黄背心运动。文章作者认为,总统马克龙支持的加强警力部署战略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这次“五一节”被窃取。在欧洲议会选举到来之际,马克龙需要安抚右翼选民。但工会组织被削弱也会影响到他几天前表达的加强中间媒介体制功能的意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