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目前很多政策与做法是与五四精神相悖的

 

(观察中国 / 法广RFI 香港特约张文中)划时代的五四运动走过了一百年的历史,北京日前高调举行纪念大会,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情势的分析评论。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届满百年。那个‘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积弱年代早已远去,醒过来的中国如今已是雄踞东亚的强权。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周二发表讲话,把纪念五四定位成‘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强调‘爱国主义’,年轻人要爱党、爱国,‘一个人不爱国是很丢脸的事’,却淡化五四倡导的对‘民主和科学’的追求。很少有人怀疑‘赛先生’(科学)对中国发展的重要,却也难忽视‘德先生’(民主)百年走来依然踉跄。不少学者更指出,中国大陆目前的发展方向,甚至和五四精神背道而驰。”“为了巩固权力,中国共产党将五四定为‘青年节’,鼓励青年奋发精神,却绝口不提五四的‘挑战权威’、‘打破体制’。”“中国崛起,但质疑大陆社会开放气氛倒退的声音越来越高。”

 

台湾《中国时报》的社论称:“时至今日,两岸走上了不同的体制,意识形态与思维模式也有差异。在某种程度上,双方好像一个是‘德先生’,一个是‘赛先生’。台湾摆脱威权体制走向民主化,获得举世肯定;大陆一党专政强调爱党爱国,但在治理效能、经济与科技发展上颇有成绩。不过五四先贤在提出‘德先生’与‘赛先生’时,认为二者是促进国家进步与文明发展的两个轮子,应该相辅相成齐头并进,并不是切割为二而各行其是。两岸的现状其实是两种制度的竞争,也可以视为在中国土地上德先生与赛先生的一场历史赛局。二种制度的优点、缺点都清楚呈现在世人面前,也可以让两岸人民比较、省思。这种竞争不需要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二种制度也不必然相斥,如果能相互理解学习,逐渐作体制上的截长补短,结果可能是双方共同的进步,以及彼此距离的拉近,而这个过程可以促成体制的融合。”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称:“五四的‘德先生’‘赛先生’之说,则显示当年中国集体智慧的划时代意义,因为他们已经总结出现代价值的最核心内涵。”“在华人社会中,台湾在解除党禁后拥抱了‘德先生’,香港则因为英国人殖民而直接传承了‘赛先生’。台湾的民主政治虽然乱象频繁,却仍然为不少海内外华人所称羡,甚至最近还吸引一些香港人移居。香港的法治精神也造就了亚洲最自由和繁荣的社会。台湾和香港的经验,说明华人社会能很好地接纳两位先生,但两地近年在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上出现的问题,则凸显将民主与法治引入不同的社会,也需要因地制宜,适应当地的土壤,并且不断更新完善,才能产生出既能体现出民主与科学的精神,又适应当地社会条件的运行制度。”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一百年后的今天,国家已经强大,国人毋须再为民族的生存与独立而担忧,然而,由于不同的原因,青年又再次出现迟疑、纠结和迷惘的情绪。”“虽然一百年前后中国青年所面对问题的性质不能比拟,形成原因与面向解决的对象迥异,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青年中弥漫着躁动不安的情绪,对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富强,民族的前途,都是隐忧。而这种新型问题的出现,以传统的思维与方法去解决,是无济于事的,必须要由青年人以新思想、新思维来参与探索解决问题的新思路。五四精神,在于鼓动青年敢于探索,勇于承担,为国家民族的前途分忧,青年能够以开放的态度、开阔的思路去思索,必须让他们有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而目前的很多政策与做法,是与五四精神相悖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