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之死」的最終結局

 

涉嫌刺殺金正男的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先後脫罪及減罪,根據《超訊》觀察,這背後更多的是外交上的紛爭,殺害金正男的幕後黑手成為永遠不能解開的謎。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2017年2月13日,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在吉隆坡機場被毒身亡。我跟蹤了整起事件,從案發第一時間起,凌晨午夜我去到吉隆坡機場,當時事件細節還沒有完全曝光,我第一時間走訪推測了金正男遇害的具體場景以及當時遇害的經過,結果「金正男遇害」的場地以及整個遇害過程曝光,與我之前做的模擬推測是一致的。金正男是在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出發大廳前遇害,當時兩名女子,分別是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忽然趨前,其中一人先朝金正男噴射毒劑,另一人則使用手帕捂住金正男的嘴臉近10秒,確保毒劑進入呼吸道後,立即轉身離開。

 

過後馬來西亞警方陸續逮捕兩名涉案的外國女子,並公布其他七位涉案嫌疑人,而這七位涉案嫌疑人均為朝鮮人,其中四位在作案當天就搭乘飛機飛回朝鮮,另外三名男嫌犯在馬來西亞,一位是朝鮮大使館二秘玄光宋,具有外交豁免權,可以避免被警方逮捕,一位是朝鮮高麗航空職員金武義,被列為警方的通緝犯被通緝,但這兩名嫌疑犯,當時都藏在朝鮮駐馬大使館內;另外一名嫌犯外號為詹姆斯 (Ri Ji U)下落不明。

當時為了找到藏匿在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的兩名涉案人員協助調查,馬來西亞警方封鎖了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館,並有警員日夜留守警戒。因為金正男案件,馬來西亞與朝鮮的關係也日益緊張起來,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姜哲迫於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壓力,不得不公開質疑馬來西亞政府與警方,姜哲聲稱,不相信馬來西亞警方的調查結果,且聲稱韓國才是幕後黑手,此案為馬來西亞和韓國同謀,而馬來西亞也通過外交手段回擊姜哲的指控,要求姜哲道歉,如果不道歉就被馬來西亞政府列為不受歡迎的人而被限時驅逐出境,姜哲最終被驅逐出境,使得馬朝關係降到冰點。

馬朝關係進一步惡化

而朝鮮隨後宣布禁止在朝鮮的馬來西亞公民出境,這標誌着馬朝關係進一步惡化,朝鮮此行為背後存在三個急需解決的問題:第一,馬來西亞政府將朝鮮大使驅逐出境,在國際社會上,使朝鮮丟了面子,所以朝鮮要反制。第二,朝鮮欲迫使馬來西亞政府交出金正男遺體。第三,欲迫使馬來西亞政府允許受困在朝鮮駐馬大使館的兩名金正男被謀殺案的嫌疑犯安全返回朝鮮。

馬來西亞政府馬上也做出反制行動,馬來西亞副首相阿末扎希在國會下議院向媒體宣布,禁止朝鮮駐馬大使館外交官以及工作人員出境。但後面的事件演繹,馬來西亞出於在朝馬來西亞公民安全的考量,同時考量到金正恩個人性情的不可控性,便逐步答應朝鮮的要求,包括交出金正男的遺體以及允許困在朝鮮駐馬大使館的兩名涉案嫌疑犯返回朝鮮,而朝鮮作為交換條件,允許在朝的馬來西亞公民回國。

金正男事件,導致朝馬關係低到冰點,實質已經到了斷交的邊緣,馬來西亞驅逐了朝鮮大使,並召回馬來西亞大使與撤銷在朝鮮的馬來西亞大使館。而事件的結果也以馬來西亞向朝鮮妥協,結束了外交紛爭,某種程度上尋找殺害金正男的幕後黑手,雖然形式上仍然在馬來西亞法律框架裏進行審訊,但實質調查已經結束,而殺害金正男的幕後黑手成為永遠不能解開的謎。

沒有審判結果的審判

形式上對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的審訊,也處於相當尷尬的處境中,似乎真兇已經逃之夭夭,但替罪羊又或是被愚弄的兩個女子正在接受審判,而最終都可以預見的是並不會有審判結果,而同時馬來西亞政府不僅浪費着審訊資源又時刻接受着東盟國家印度尼西亞以及越南外交方面的壓力以及外交資源的損失。

509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再度任相不久就宣布重新在朝鮮開設大使館,以恢復馬朝的雙邊關係,馬哈迪在接受媒體訪問時,用了「一名朝鮮男子在吉隆坡遇害」 而沒有使用「金正男」三個字,用以避免再一次影響馬朝關係的回溫。而馬哈迪在2003年第一次擔任首相期間,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館正式開放,同年馬來西亞在朝鮮平壤的大使館也開始運作。

馬哈迪向來秉持中立不結盟的外交政策,在外交關係中,以馬來西亞的國家利益放在首位考量。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害,此事件於馬來西亞不涉及任何政治利害關係,唯一有的聯繫就是發生地點是在馬來西亞,而馬來西亞警方又有責任去調查,使得馬來西亞不得不與朝鮮方面產生摩擦,而與朝鮮產生的外交摩擦是馬來西亞不願意看到的,某種程度上也是損害了馬來西亞的外交利益空間。在保持馬來西亞國家民族構建尊嚴的前提下,長期與世界各國保持友好交流,是馬來西亞保持國家外部利益不受損害的基本要求。

於是在馬哈迪外交思想影響以及印尼政府方面的努力下,吉隆坡沙亞南高庭決定撤銷對印尼籍嫌犯西蒂艾莎的謀殺控狀,當庭釋放她,但並不代表她無罪。馬來西亞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指大馬在考量印尼政府提出的要求及馬印雙邊關係後,決定援引刑事程序法典條文,撤銷對印尼籍女嫌犯西蒂艾莎的控狀,同時印尼法律與人權部指出,西蒂艾莎被撤銷控狀與獲釋回國,是印尼政府堅持數月向大馬政府提出申請與要求後的成果。

馬哈迪上任後第一個官訪的東盟國家就是印尼,基於印尼與馬來西亞的歷史關係、地理位置,以及共同的文化宗教連接,使得馬來西亞視印尼為首要戰略地位考量的國家,當印尼提出要求,馬哈迪也基於欲徹底使馬來西亞從金正男死亡案的國際漩渦中解脫出來,也順應印尼的要求維護兩國雙邊關係的立場出發,做了這個決定。同時針對另外一名越南籍嫌疑人段氏香,越南外交部也給馬來西亞政府壓力,馬來西亞政府隨後也決定對段氏香被控以較輕罪名,最終判監三年四個月,在加之段氏香因為表現良好,被扣減三分之一刑期,最終將在2019年5月重獲自由。

 

 

文/馬岩岩,《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