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潘礼德导演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柬埔寨裔法国导演潘礼德先生,2019年5月。

戛纳电影节网站
第72届戛纳电影节逐渐进入尾声,从周三开始各平行单元先后闭幕,周六电影节将宣布金棕榈奖各项奖项以及同样含金量很高的金摄影机奖。金摄影机奖奖励首次拍摄影片的导演,今年共有四十多部影片参赛金摄影机奖,其中包括两部中国影片,他们分别是入围一种注目单元的祖峰的影片《六欲天》以及作为影评人周闭幕影片的顾晓钢导演的作品《春江水暖》,由于评论对《春江水暖》普遍反映良好,我们因此采访了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柬埔寨裔法国导演潘礼德先生,请他谈谈金摄影机奖评委的工作方式以及挑选标准。

法广:潘礼德导演导演,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作为评委主席,经过一周的工作之后,有何感受?

潘礼德:首先金摄影机奖是一个很美好,很重要的奖项,评委必须观看所有戛纳单元,包括平行单元的影片,而且奖励的是第一部影片,而第一部影片,对一个导演的一生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影片。导演一般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必须克服许多阻力,第一部影片也往往确定导演的风格,反应导演自己生活的世界,影片也放映了导演的个性,他的世界观,所以对我们来说观看导演的第一部影片是十分有意思,有意义的事。

法广:那么电影节是否对金摄影机的评选提出了明确的标准?影片必须符合这些标准才能够赢得金摄影机奖?

潘礼德:电影节方面当然不会介入我们评委的工作,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制定标准,这已经就是专制制度了。评委十分自由,并没有明确的标准。当然,电影并不仅仅是一种形式艺术,还必须有内容,如果形式很好,但是内容没有意思的话,也不可能获奖。如果只有内容而形式不完美的话,也同样不会赢得好评,所以,我们必须关注影片的所有方面。了解导演的个性,他的影片的创作意图是否诚实,为什么他要拍导演?其实拍电影并不比做一个可口的饭菜给别人更重要,为什么不做一个蛋糕或者别的东西,而一定要拍电影呢?在所有的工作中,都应该让自己喜欢,并且,将自己所喜欢的,将自己的世界观与大家分享。这就是我们试图发现并且要鼎力支持的。

法广: 当然我最想问您的问题是在您看过的中国影片中最喜欢哪一部,但是,我知道您并没有这个权力,您是否可以谈谈您对中国电影的总的看法?

潘礼德:原则上来讲,我们没有权力对中国电影或者对别的国家的电影做任何评论,因为只要一说到中国电影或者别的电影,我们就会表达一种观点,如果我说,我比较喜欢博格曼的影片,那么,人们就会想象我会喜欢更加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所以,我没有权力做任何评论。我喜欢所有的影片,我尊重所有的导演,但是,我们最终必须做出选择,必须挑选出一部电影,这就是电影节给我们强加的条件,我们只能够挑选一部影片,即使有时我们同时喜欢两部影片,我们也不可能将奖项授予两部影片。

法广:您拍摄了多篇有关柬埔寨的历史影片,我们知道柬埔寨与中国历史上关系紧密,您如何看待两国之间关系的演变?

潘礼德: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到处都是,无所不在,我觉得在中国对我的关系上能够优先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平等合作关系,而不是一个国家左右另一个国家。如果中国作为一个亚洲大国能够加强保护亚洲的丰富多彩的地方文化的话,那就太好了。而到目前为止,国家之间的合作似乎仅仅停留在经济层面以及地缘政治影响场面,而我认为这十分可悲。因为我认为亚洲文化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但是外界却对这些并不十分了解。但是我们对这些了解得太少。我认为不应该对电影或者别的艺术怀有戒心,因为艺术并不是威胁,只是人们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我们不可能禁止人们代表他们的思想。不可能禁止人们用画面来表达,我期待人们能够认真地认识艺术家的地位。我认为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以完全忽略艺术创作,一个强大的国家也应该是一个文化大国,如果我们将文化作为消费品,那么,这就不可能长久,只会昙花一现,而文化,应该是一种深入的基层,文化是一种身份,是一种世界观,而不仅仅是商品。

法广:您游离与专制体制与自由世界之间,您认为什么样的环境更加有利于艺术创作?

潘礼德:我认为不可能禁止艺术家表达自己,如果您禁止他画画,他会去摄影 ,如果禁止他摄影,他会去做音乐,或者做别的。不应该害怕艺术家。害怕艺术家,这实在令人担忧。在所有的社会,如果我们开始焚烧书籍,那就说明这个社会有问题,无论是纳粹时期还是柬埔寨红色高棉时期,都是如此。当然,我不想多谈政治,但是一个受尊重的国家应该是一个文化丰富多彩的国家。
(法广 RFI杨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