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難拯救意大利的未來

 

意大利正式表態,與中國攜手共建「一帶一路」,舉動背後有其深層次的政治和經濟考量。雖然意大利寄希望於「一帶一路」為經濟注入新的活力,但其本身債台高築,人才流失嚴重,政府內部分裂,矛盾重重,本質上難以從中獲得突破。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3月底,在中意最高領導人的共同見證下,意大利正式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成為首個加入「一帶一路」項目的G7國家。這一舉動激起了歐盟各國以及美國的巨大不安,也使全球目光都匯聚於這個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少被關注的國家意大利身上。

 

據悉,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羅馬期間,兩國共簽署了29項協議,累計總價值達到25億歐元。當西方國家對此不斷表達擔憂的同時,也不禁引人思索:加入「一帶一路」真的可以拯救意大利多年不振的經濟嗎?從中意雙方的互動中,意大利究竟能得到多少實質性的好處?

不堪一擊的國家經濟

不得不承認,意大利決定加入「一帶一路」建設, 背後有其自身的政治和經濟考量。多年來意大利一直因為債務問題成為歐盟國家中的「老大難」,債務水平處於歐元區國家最高的行列。同時,這個國家疲弱的經濟更在十年間發生了三次衰退。

商貿出口一直是意大利為數不多的強項產業。曾有分析認為,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項目合作備忘錄,將為意大利打開更廣闊的市場,同時更有可能追趕德法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實現經濟上的「逆襲」。

姑且不論這個宏偉理想是否能夠順利實現,回看意大利的經濟本身已經問題重重。據媒體報導,今年4月11日,意大利再度因無法實現與歐盟有關部門達成的預算赤字目標,與布魯塞爾方面的關係陷入緊張。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意大利財政部4月9日表示,今年本國的赤字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值將為2.4%,而去年12月經過緊張的談判,意大利和歐盟同意將這一比值目標設定在2%,當時的談判曾攪動金融市場。意大利政府還將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0.2%,包括最新的財政提議所帶來的提振,相比之下,此前的增長預期為1%。

意大利國內一些私營部門的經濟學家對今年的預期甚至更糟。由於受到歐洲增長放緩、全球貿易局勢緊張以及意大利金融狀況緊張的共同影響,意大利經濟自2018年年底以來已陷入持續衰退。市場對意大利的赤字情況反應敏感,因為經濟增長已停滯,同時政府債務規模達2.3萬億歐元,與GDP的比值為132%,為全球第三高,排在美國和日本之後。可以看到,脆弱的意大利經濟可謂不堪一擊。

歐盟擔憂的遠不止意大利政府的負債纍纍。據駐布魯塞爾的一間智庫機構CEPS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意大利的債務問題已經引發本國高端技術人才源源不斷地流失,令人擔憂。報告明確指出,意大利正在經歷著嚴重的人才流失,過去十年間有數以千計的高端技術人才離開了本國,同時也並沒有新鮮的血液——即具備同等教育水平的高素質人才及時補充進來。如果這個趨勢延續下去,將會導致意大利境內勞動力數量減少超過10%。此外,這將對國家的債務穩定性有致命危害。人才流失還將加劇人口老齡化,意大利目前的聯合政府,更以放寬社會福利、不斷增加退休金、反移民為執政口號,在此情形之下,政府無疑將背負更高的養老金額。意大利整個社會的經濟狀況,像一張漏了的網,破洞越來越多,政府也很難將其一個個補上。

政府分裂 變數不斷

而無論是談到債務問題的解決,還是「一帶一路」建設在意大利未來發展中可能發揮的作用,可以說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可忽視。但是不要忘記,現時的意大利政府是經歷了數月組建內閣難產,最終在妥協中建立的聯合政府。兩大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黨」和「北方聯盟黨」之間本身在諸多議題上就存在分歧。

在與中國攜手建設「一帶一路」的決定上,意大利內部也存在著異議。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Luigi Di Maio) 力主簽約此計劃,而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等亦為其站台,但在所有會談和簽字儀式上,另一名副總理——聯盟黨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引人矚目地全程缺席了。

習近平訪意之時,薩爾維尼離開羅馬、前往南部巴斯利卡塔大區的馬泰拉(Matera)等地為地方選舉造勢,其個人推文充斥着「意大利優先」的競選口號,而不見任何與「一帶一路」相關話題的蹤影。這絕不僅僅是聯盟黨更名後(原為北方聯盟)為謀求全國性認同的策略的體現——拋棄北方優先的地方主義和分離主義主張、轉為純粹的排外極右翼意識形態——更是他有意為之。

事實上,聯盟黨與五星運動之間的分歧,是除協議本身外媒體關注的另一個焦點。在協議簽署前,薩爾維尼就多次高調表示反對,聲稱不願意看到意大利被中國「殖民」。備忘錄簽署當日,他出席了倫巴第大區的一個行業論壇,在那裏他再次奚落了意大利的新盟友:「不要跟我說中國是自由市場。意大利每年因中國的仿冒品損失600億歐元!」他在另一次媒體採訪中還告訴記者:「如果是爲了幫助意大利公司在海外投資,那麽我們願意與任何人對話」,「但如果是外國公司殖民意大利,我們絕對不準備這麽做」,語氣中顯然充滿對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不信任。

據悉,在中意領導人會晤期間,美國的輿論壓力還在意大利執政聯盟內部製造了緊張局勢,一名聯盟高級官員呼籲暫停這份諒解備忘錄。但是在米蘭附近舉行的一次會議後,該黨領導層對這份諒解備忘錄給予了有條件的支持。

而中意兩國在已經簽署的備忘錄中,有多少項目能在可見時間段內真正落地生根,獲得成果,也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意大利總理孔特也在3月底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意大利與中國簽署的不是一項有約束力的協議,而是一項框架協議。這意味著,協議最終取決於雙方未來的行動,而「精神分裂」的意大利政府究竟能否做到前後一致,言出必行,也有待進一步觀察。

 

文/孫雅靜,《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