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为苏联解体痛惜什么


俄国“十月革命”已过百年,这场轰轰烈烈的乌托邦运动已经尘埃落定,其极权主义灾难的真实面目也越来越清晰。

米兰昆德拉说,“世人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迷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之时,他们却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这样的时刻使我感到,历史是喜欢开怀大笑的。”

但是直到今天,无论民间还是庙堂,有些人的心仍留在那个地狱里。或被虚假的历史知识蒙蔽,或因意识形态的惯性,或立场先行,一直对苏联顶礼膜拜,为“十月革命”欢呼,为它的瓦解痛惜。

你们痛惜的是哪个苏联?

是与纳粹沆瀣一气,携手瓜分波兰的苏联,卡廷大屠杀的苏联,还是强行兼并周边小国,粗暴干涉别国内政的苏联?

是半数以上中央委员、高级军官被处决的苏联,还是千万知识分子被迫害被流放的苏联?

是疯狂剥夺压榨农民,人为制造饥荒饿死数百万人的苏联,高级干部享有特权的苏联,还是曾经试图对中国进行核打击中国的苏联?

列宁曾经说:“宪法是一张纸,一张写着人民权利的纸。”很多人读了,都为“人民权利”而激动,但了解苏联的真实历史后你就会知道,列宁说的重点,其实是“一张纸”。

就连那个“坚强的布尔什维克战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后来都感叹:“我们所建立的,与我们所奋斗的完全两样……”

一则笑话说,苏联领导人问罗马教皇:为什么人们相信罗马天主教的天堂,而不相信共产主义的天堂?教皇回答说:这是因为我们的天堂从来没有让别人看到。

苏联这个“天堂”,人们都看到了。其中的教训,的确值得好好反思和汲取,但目的是什么,却大不相同。

有人说,前苏联共产党允许党员发表异见,最后导致苏联解体,中国必须引以为鉴。

这样的论调,不是寻找前车之鉴,而是在寻找覆辙去重蹈。如果脆弱到有人发表异见就会解体的地步,这样的政权还有什么存在的合理性,这样的国家又怎能不解体?

极权制度最终不会有胜利者,因为它的本质是癌细胞。它会逐步蔓延侵蚀到社会肌体的各个部位疯狂吞噬养料,最终免疫系统被彻底破坏,器官一个个坏死,躯体轰然倒下,自己也随之覆灭。这是所有极权制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必然结局。

近些年来,每到前苏联的各种“纪念日”,中国的主流媒体大都集体默不作声,不置任何评价。这种“反常”意味深长。因为没有态度,也是一种态度,不是明确否定,也绝不再是肯定。

有些人就算是不敢越“主义”雷池半步,或想“保持一致”,是不是也该从中嗅出点什么?

作者:林奇,林中奇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