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灭了大秦?

暴秦是哪个推翻的?多少代,一个相对固定的说法是——楚人。项梁项羽不必说了,这两位灭秦的干将,本是楚之良将项燕之后,沾了那么一点楚国贵族的边儿。即使刘邦,这个沛县的流氓,也勉强可以算是楚人。谁都知道,这两位,一个歼灭了秦兵的主力,一个,破了咸阳,摧毁了秦的朝廷。在他们两位的光环下,其他人都被遮蔽了。

这个结局,似乎印证了由范增提起的那句流传已久的老话:楚南公云,楚虽三户,则亡秦必楚。

被秦灭掉的六国,有哪个国家的有志之士不想复仇呢?在六国一个一个被吃掉的过程中,明白人都知道,在虎狼之秦的治下,日子不好过,但任谁也挡不住秦的虎狼之师。燕太子丹最后的挣扎,不过是不惜代价,收买刺客,拼死一搏。“六王毕,四海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韩国贵族张良,也依旧是散尽家产,收买刺客,博浪一锥,没想到却误中副车,功亏一篑。起兵反抗,连想都不要想。

秦灭六国的时候,没有人能阻挡它的脚步,天下一统,更没有人能推翻这个强大的王朝,不仅六国的旧人不能,连外面的匈奴和东胡也不行。修长城,在秦朝,不过是为了彻底遏制骚扰,打击匈奴,秦朝的大军可以主动出击,拒敌于千里之外。

兵马俑的战阵,用陶俑展示了当年秦军的威势,在冷兵器时代,任何敌人,不要说抵抗,就是跟这个冷峻的战阵打个照面,估计都会胆战心惊的。从这个战阵中发出的枪林矢雨,足以摧毁那个时代任何一支大军。

楚南公的那句咬牙切齿的话,据说是因为楚怀王特别的冤,堂堂国王,被一个小混子骗得半死,最终客死他乡。所以,楚人肚子里有气。且不说,楚怀王被骗,是他自己又贪又蠢,就算真的同情他的遭遇,愤愤不平,那也该楚国尚在的时候发愤自强,全民皆兵才是。非得等到国家都被灭了,才发狠说狠话,则近似于小流氓掐架,败的那个为自己找面子,拳头不狠,舌头狠,谁在乎呢?在秦楚交战中,楚国的战绩乏善可陈,无论魏、赵,连韩国都比不上。坐拥百万大军,都挡不住国破家亡,国亡之后,放个狠话,屁都不算。

秦之败亡,亡在自身。秦朝这样的大一统官僚帝国,治国理念是法家思想。皇帝设官分治,依靠官僚治天下,却严刑峻法,任你有多大功劳,多高地位,犯了事儿,或者皇帝认为你犯了事儿,一点假惜也无。在法家理论里面,所有人,除了君主,都是混蛋。没有一个是好人,没有一个值得信任。治民也好,治官也罢,除了严刑峻法,就是朝堂权术。

这样的统治,位于最高层的那个人,其实真的很累。皇帝贵有海内,阿房宫粉黛三千,皇帝有时间光顾吗?每天要看几百斤的文书,不假他人,生怕被臣子欺蒙。有事没事,动辄巡行海内。就算秦朝的驰道修的好,但当年的交通工具,不过是安车,没有胶轮,没有弹簧,一颠簸,就几千里。最后,活活把自己累死在路上。为了掩人耳目,还得弄一车鲍鱼相伴,让这个伟大的皇帝和鲍鱼臭在一起。

这样绷得如此紧的统治模式,却自信满满,极度放肆。一个靠农民种地养活的王朝,理所当然,不能滥用民力,尤其是不能耽误农时,大兴土木。大规模的工程,偶尔干一个还可以,几个超大工程同时开工,既修阿房宫,又给自己建陵墓,还要修长城,想不民怨沸腾,都不可能。

老皇帝嬴政活着的时候,威势尚在,勤政尚在,打起精神治理,官僚们即使肚子里有不满,也还都能勉力维持,谁不怕这个亲手灭了六国的人呢?但是老皇帝说翘就翘了,接茬坐在龙庭上的,是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生在深宫,长于妇人和阉人之手。没过多久,就被阉人给控制了。漫说威势没了,连打理朝政的精神也没了。这样的王朝,皇帝是整个统治机器唯一的发条,这个发条一松,整个机器都近乎停摆了。戍卒一叫,能有那么大的作用,不仅因为民间充满了干柴,而且因为能救火的官僚们都怠工了,大家都在蒙上面,没有人肯替朝廷卖力。当然,也只有在这种时候,项羽和刘邦什么的,才能发挥作用,当年威风八面的秦兵,也才这样没用。

灭秦者,秦而已。

张鸣,今日头条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