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冲突论” 反而有助北京目前推动的强国战略

把中美关系定性为“文明冲突”,是近期观察中国问题的焦点之一图片来源:路透社/Jason Lee/Illustration/File Photo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张文中)把中美关系定性为“文明冲突”,是近期观察中国问题的焦点之一,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议题的分析评论。

台湾《旺报》的社论称:“‘文明的冲突’是特朗普政府继白宫2018年《战略安全报告》、《国防战略摘要》、《核武态势报告》三份报告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与‘修正主义强权’,以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柯茨在《世界威胁评估报告》直指中国是‘意识形态敌人’之后,进一步将中国描述为文明冲突的主要对手。”“哈佛大学已故教授杭廷顿1992年提出‘文明的冲突’理论,只是一项学术假设,认为苏联崩解、冷战结束以后,世界和平不会因此到来。他认为中国迟早会趁势而起,并挑战美国领导的西方势力。在杭廷顿的全球格局中,中国将联合伊朗、巴基斯坦、朝鲜,可能的话,也会和越南进行更紧密的合作。这正是杭廷顿所担心的,一旦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东亚文明及伊斯兰文明进行进一步的结合,将会对美国构成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方面他们文明的根源并非来自西方,另一方面他们在核扩散、威权体制及反西方价值体系上有共同的利益与极大的相似性。”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川普政府基于民意的广泛共识,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并认定与中国的竞争将长期且艰巨,这毋庸质疑。但‘文明冲突论’并不能帮助美国在与中国竞争中获胜,反而有助北京目前推动的强国战略。冷战时期,美国一直用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和意识形态来区分敌友,反制专制政权,前苏联因此解体。中共政府正由于把中西方文明的差异和国情不同当挡箭牌,才在经济不断开放的同时,不致被西方文明‘和平演变’。长期以来,北京当局都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并把异议人士投入监狱,理由都是西方民主、自由和个人权利概念,只适用于西方文明,不适合中国独特国情。美国如把美中较量定位为‘文明冲突’,正好支持中共当权者说词,帮他们在中国人民和民主世界之间筑起一道‘文明之墙’。”“另一方面,美中‘文明冲突论’从地缘政治上说,也十分危险,将正中中国下怀。事实上,北京当局一直在亚洲国家推行一种理念,即以东西方文明画界线,强调亚洲各国家之间,相对于他们与美国,彼此文化更接近,国情、民情更相通,因此‘域外国家’的美国,应少插手亚洲事务,让中国主导亚洲。北京在离间美国盟友、增强军事力量以及让周边国家在经济上更依赖中国,从而将美国逐出西太平洋的努力上,已取得不少成效。美国欲反制中国,恰恰应反其道而行,打破文明之间的藩篱,包括宣传西半球国家和欧洲、亚洲国家都对中国专制崛起带来的威胁感同身受。”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称:“美国和中国目前贸易战方酣,(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近日突然抛出文明冲突和种族矛盾论,不免让人怀疑,美方是要把文明冲突论当作贸易战的武器使用,然而似乎并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么做最终所可能导致的可怕后果。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矛盾及战祸,或许真的印证了亨廷顿的说法;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说是印证了单向思维的危险性。根据亨廷顿的说法,冷战后的世界矛盾将以不同文明之间的博弈为核心,博弈结果将改造全球地缘政治秩序。美国所面对的两大对手将是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由于不同文明无法改变对方,所以博弈的性质将异于传统的国际冲突。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或政府把一个学者的理论捧为真理,那么东方和西方将永远无法走到一块儿,世界也将永无宁日。这就是单向思维的危险与可怕之处。以之作为贸易战的武器,更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