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 台灣選的不僅是總統更是理念

張亞中攜多年助選和研究台灣的經驗,報名參選台灣「總統」,以自己改變台灣的理念四處講演,要喚起台灣民眾。他提出一百多項政見,逐一向聽講者講解,試圖喚起「天神」支持。他認為,台灣選「總統」,理念更重要。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台灣又進入選舉階段,每天的新聞圍繞的都是有知名度的參選人。乘著「九合一」大贏的機遇和去年掀起的一股「韓流」,藍營氣勢如虹,國民黨內有意站出來卡位選「總統」紛紛露臉。但媒體的焦點往往落在那些有名望的政治明星上,關心的都是民調而不是政見、理念,關注的是誰當選而不是台灣未來該走向哪裏?這讓有意參選的台大教授張亞中深感無奈。

今年1月7日就已經宣佈有意參選「總統」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幾乎就沒在輿論的聚焦下。不過,張亞中並沒有氣餒,這位曾經數次為台灣「總統」候選人鼎力相助的輔選員,如今自己披褂上陣。優勢是,幾十年的經驗和研究,已經形成完整的台灣治理的政見和理念。張亞中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我是最有政見和理念的台灣總統候選人,有合適的政見和理念,台灣才會有未來。」台灣民眾和輿論亢奮的是誰選,不在乎參選者的想法和可能的做法,他要試著去改變。

從宣佈有意參選以來,不管有沒有引起關注,張亞中四處演講,一直不斷地講自己參選理念、講政見,目的是要讓民眾了解張亞中的政見而支持張亞中。辦了好幾場演講,從台中到台北,再由高雄到花蓮,他到新竹,又在桃園演講,再去到台南,全台灣巡迴義講。準備的政見有上百個,成為一個政見系列。

特別重要的一場是在2月23號,是一個禮拜六,選址在台北台大校友會館。張亞中從早上九點鐘講到晚上九點鐘,連續講了12個小時。12個小時是不間斷,而且內容沒有重複的。他是把台灣現存的重大問題,都一一提出來,並提出自己的主張。

對選舉,張亞中並不陌生。雖是學者,張亞中20多年來一直參與台灣的政治活動,從不缺席。1996年曾為台灣「總統」候選人陳履安輔選,擔任陳履安的政策部主任。陳履安參選的政綱,所有政策都出自張亞中之手,包括其「兩岸政策」。

那個時候,張亞中就提出兩岸是共同體的概念。其時,張亞中40多歲,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思想體系。

重大政治活動不缺席

陳履安沒有選上,張亞中就到學術界,開始整理自己的思想理念,撰寫著作。2003年回到台大,2004年創建民主行動聯盟擔任總召並展開台灣反軍購運動。針對陳水篇6000億軍購預算舉行了「九二五反軍購」大遊行。張亞中是遊行活動的反軍購聯盟總召集人,動員了一、二萬民眾參與。強調台灣不能靠軍隊軍備去維護安全,和平應該由兩岸政治方式去維持。

2005年3月以反修憲為名,與其他學者專家、社會各行業菁英、藝文人士合組「張亞中等一百五十人聯盟」參選,2005年「中華民國」任務型國代選舉,並以1.64%的得票率當選五人。

參加修憲,是因為張亞中覺得,國民黨跟民進黨兩大黨聯手起來制定一個選舉制度,這樣的選舉制度讓小黨都失去機會。張亞中天生就認為,每個人都曾經是少數,做過弱者,不能用大黨設計一套規則,永遠把別人壓制住,所以要站出來反對。雖然沒有成功,但他做了。

2006年,張亞中站出來倒扁,擔任「全民倒扁運動聯盟」負責人, 一方面主張由文化活動彰顯社會良善的價值方式來進行抗議,一方面並不排除主張以體制外激烈手段倒扁。 張亞中中秋夜當時甚至欲闖總統官邸而遭警方攔阻遂發生衝突,事後遭警方依違反集會遊行法被起訴,2008年高等法院二審宣判張亞中違反集會遊行法,拘役15天,緩刑兩年定讞。

2007年起,陳水扁在外交與兩岸關係上採行激烈手段,以「入聯公投」方式動員群眾,當時在野的國民黨不敢正面否定,亦採「返聯公投」,致使兩岸關係再生緊張,2007年至2008年3月間,張亞中帶領民主行動聯盟積推動反對「入聯公投」與「返聯公投」。

2008年國民黨贏得大選後,張亞中首領的「民主行動聯盟」轉型成兩岸統合學會,多次穿梭兩岸之間,推動兩岸退休大使、退休將領及學者的制度性互動。2009年兩岸統合學會在清華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2010年在日本的本棲寺、2011年在澳洲悉尼的南天寺、2012年在台北,2013年在北京曾舉辦過多次會談。其中《台北會談》與《北京會談》更是紅藍綠學者專家第一次在台灣及大陸就政治議題進行面對面的公開對話,在兩岸關係發展上有其時代的意義。

參與如此之多的政治活動,張亞中向《超訊》表示,自始至終沒有拿政府的錢來辦事。「都是我自掏腰包去募款」。2011年,為慶祝中華民國百年並為兩岸建立客觀的史觀,張亞中與兩岸統合學會自行籌資製作《百年中國、迷悟之間》六集紀錄片,張亞中擔任總監製與總策劃人。

一路走來,張亞中堅持自己的理念,參與其中卻沒有成功。在國民黨最困難的時候,洪秀柱站出來參選,背後不離不棄的是張亞中給予支持,成為洪秀柱的競選顧問。最引人注目的是,張亞中早於2004年就提出,希望兩岸由一中各表的立場更進一步,提出「一中同表」,該主張獲洪秀柱認同。張亞中認為,「台灣無法迴避『一個中國』的論述,所謂『一中各表』的論述,就長久而言,對世界各國及中國的認知上並無助益,因此應從現實主義方向思考,追求『一中同表』,即『整個中國』概念。」而「一中同表」的意義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均為整個中國的一部分,各在其領域內享有完整的管轄權,相互不隸屬」。

2015年,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在其兩岸關係政策中使用了這一主張,遭到大量的黨籍立法委員反對,引發「換柱行動」。

這一次,張亞中站在選舉的第一線,他說,要告訴這十多二十年一路支持的夥伴,「張亞中還在做最後一次的努力。你們這一二十年來跟我一起走,或許我們都沒有成功,但我們做的事情都是對的。我今天參選總統,我用我最大的力量再走一次,我希望大家再跟我再走一次。」

這是一種情懷,是關乎台灣未來前途。台灣的軍事安全、國防外交;教科書及歷史文化,張亞中都爭取過,現在要嚐試實現。

參選是一種情懷

每一個關注張亞中參選的人,都會問同一個問題:一直在做輔選,這一次為什麼自己要站出來了?

張亞中都會以一個同樣的佛經故事做開始,這個故事叫「鸚鵡救火」。

故事說,有一隻鸚鵡飛到一座山上,和山中的飛禽走獸都相處很好。鸚鵡想:這裏雖然很快樂,但不是我長久居住的地方,於是就離開了。山中的飛禽走獸都很依依不捨。

過了好幾個月,山中燃起了大火,鸚鵡遠遠看見了,就飛入水中,沾濕自己的羽毛,飛到山上,灑水(滅火)。天神說:「你即使有意志,但是力量哪裏足夠呢?。」鸚鵡回答說:「即使我知道不能滅火,但我曾經在此山中住過,山中的飛禽走獸對我很好,都是我的兄弟,我不忍心看牠們被大火燒毀啊!。」天神贊揚牠的心意,馬上就替牠熄滅了火。

其中鸚鵡用了三個字,叫做不忍心。張亞中說,我覺得不忍心,是佛法中很重要的概念。山神當然被感動,就降下大雨,把所謂的火給滅了。「所以,如果你問我真正心境的話,我覺得也是一個不忍心。我看台灣再這樣子下去,相當危險的,簡單來講兩岸關係是台灣重中之重。」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超訊:「鸚鵡救火」的故事,你是告訴台灣人,你參選的目的是想感動天神?

張亞中:台灣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他們都拿不出一個真正有效解決兩岸關係的方法。當然,我像一隻鸚鵡,自己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去救這個火,我必須要感動所謂天龍八部的天兵神將。在參選過程中,我就希望能夠感動更多的人,讓他們能夠了解台灣的處境,也看清楚。其實我有理念,解決問題的方法,來支持我,把台灣可能的大火給它滅掉,我想這是我在參選時候講的第一個重要的動機。

超訊:第二個動機是什麼?

張亞中:第二個參選的理由就是,告訴各位,我會在四年之內,把所有這些年我想做的事情全部做完。我會把修憲完成、我會把兩岸和平協議簽下來、我會把歷史文化的事情撥亂反正、我會把軍公教的退休金發還給大家、我會轉型正義,不正義的事情我全部給它翻過來。

超訊:為什麼你可以做到?

張亞中:很清楚台灣的所有問題,我寫了一部20萬字的台灣史;我寫了一部17萬字的「二二八」。到今天,我寫了快30本書了,我30本書,準備了20年。我可以連續演講12個小時,這是對政治的一種態度。今天台灣哪一個參選者,可以像我這麼認真?有這麼好的準備?有哪位參選者有這種情懷?

超訊:台灣真到了危機四伏的地步?

張亞中:台灣經過修憲以來,憲政對總統來講是有權無責,對行政院講是有責無權。台灣是一個如此分歧的社會,卻只要多贏一票,就可贏者通吃。台灣社會的分歧大,沒有辦法透過一個選舉制度去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才提出了要採取內閣制,讓社會的分歧能夠帶到議會裏面去討論,而不是在總統選舉那一霎就結束了。

超訊:台灣分歧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張亞中:台灣內部高度認同是分裂的。這一次韓國瑜去香港去澳門就看得出來,這個社會是沒有辦法互動。為什麼沒辦法化解大家的爭議,當然一方面是由於民進黨政府不斷的去中國化,國民黨政府又毫無招架之力。 整個台灣沒有一個方向,比如民進黨主張要走「台獨」,國民黨其實是要走向一種隱性的「獨台」,也就是不統不獨不武。就像在大海中問船長,我們要往哪走?你看這船長,要麼帶著你往台獨冰山上去撞;要麼告訴你,不東不西不南不北,在原地打轉維持現狀,台灣就是這個狀況!

超訊:你是要明確帶領台灣走出一條不同的路?

張亞中:我要給台灣一個典範,透過談理念、談政策,先告訴你台灣現在出了什麼狀況,這些問題不解決,台灣將永無寧日。大陸越來越發展,台灣再蹉跎下去,沒有了。像美國、歐洲,如果做不好,了不起換個政黨。但是台灣這個地方你做不好,講不客氣的話,你的政府會被滅掉。整個「中華民國」會像東德一樣,突然就消失了。當然我們不忍心看到台灣幾十年來走向民主自由這個制度,在兩岸之間發生衝突的過程中,就這樣子就消失掉了。

超訊:你期待什麼?

張亞中:中華民族其實一直在找尋一條現代化的道路,如何讓中國走得更好。從早期所謂的船堅炮利,到後來的維新變法,再到後來的孫中山革命後運動,後期的毛路線,或者白色的資本主義跟紅色的共產主義,大家都在找尋一條中國道路。1949年以後兩岸又分治,各自發展。

我真的希望這兩條道路,能夠在一種制度中既競爭又合作,共同為中華民族找一條更好道路。我期待,在這場兩岸互動過程中,大家真的是一種比較良性的互相合作以及良性的競賽,讓整個中華民族能夠找到一條路,齊頭並進。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一些「台獨」,或者因為大陸的一些武力方面的作為而中斷的兩岸互動,我覺得是蠻可惜的。

超訊:你主張什麼?

張亞中:在兩岸的學術界裏面,我大概是一個在思想跟論述方面寫作寫得蠻多的人,寫了20多本書,形成完整的一套兩岸和平發展的思想體系。比如說,我主張的一中三線,兩岸統合,我主張「和合論」。第一個「和」字,因為兩岸現在是第一敵對狀態,先要變成和平。另外第二個「合」是合作,或者我講的共同體和統合,再談統一的概念。但是在台灣的社會裏面,民進黨直接走向「獨立」,國民黨就是維持現狀,維持什麼現狀,就是維持敵對的現狀嗎?或者維持現狀的現狀是不可能維持的。所以可以看出來,國民黨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什麼方法,民進黨的「獨立」非常明確。這又會給台灣帶來一個災難。我以一隻鸚鵡來舉例,提出了開放是台灣唯一的一條活路。

超訊:你覺得應對這場選舉,你是有備而來的?

張亞中:大家看到韓國瑜到港澳去,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但哪有這麼簡單?台灣整個深層都出了問題,台灣的憲政都出了問題,兩岸的論述都出了問題,教育文化都出了問題。我請問,今天哪一個候選人在談這些?台灣媒體比較媚俗,不願意花時間去討論這些。我比喻自己像一個鸚鵡,就想試試看,我可以感動天神嗎?是要表明,我張亞中是準備好的。我連續講12個小時,白紙黑字的,這不是漂亮話,我真覺得看到了台灣的危機。

應對選舉有備而來

超訊:你對台灣的未來形成了完整的治國理念,你說不應該選誰,而是看有什麼理念,為什麼?

張亞中:對,現在我們談的話都圍繞著WHO的問題,現在談論選舉,說的就是賴清德還是蔡英文,或者是韓國瑜。我說應該把W擺在後面,HOW才對。我們要怎麼樣?我們要選台灣怎麼樣去治國的理念,應該走什麼方向和道路。

簡單講,孫中山很了不起,他把三次革命一次完成。他說,我的革命是民族民權民生主義。他搞革命的時候,是把他的理念全部都擺出來的。不是因為支持孫中山才革命,而是支持孫中山的理念一起去奮鬥。黃花崗72烈士,沒有幾個認識孫中山,也沒有跟孫中山共事過,但是為什麼他們願意為孫中山的理念去拋頭顱灑熱血?因為他們信服那一套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理念。

超訊:在對領導人的選擇上,台灣出了什麼問題?

張亞中:今天台灣民主選舉,往往都掉進這種WHO的問題裏面去。政治人物就把老百姓當成一隻羊。想的是能夠圈到更多的羊,涉及到選舉制度,關心的是那套選舉方式是不是有助於去圈到更多的羊?現在選舉是對大黨有利的,或者看國民黨初選,每個人想的都是哪個初選方式對我有利,希望能夠圈到更多的羊。就像幾年前一直瘋馬英九、瘋蔡英文,現在迷韓國瑜一樣,到底他們有什麼樣的治國理念,沒有人在乎。

超訊:是否可以說,張亞中的優勢就是有治國理念?

張亞中:現在為止,台灣社會也不要求政治人物跟我們講理念。所以換句話說,其實老百姓都把自己當成一隻羊,因為我們也不想去了解他的主張。我這幾年都在做社會運動,我在全台灣省各地演講,我演講每一次主題都不一樣,不是講一樣東西,我去桃園,講社會福利的問題。如果社會安全都沒有,你還跟我談什麼國家安全?如果一個老人都無法有所終,你跟他講安全不是太沉重了?你把所有的軍費都去軍購,老人生活沒人照顧,請問國家有正義嗎?

我自己因緣際會,當過外交官,也在陸委會工作過,念兩個博士,又是佛光會的常務理事,對社會公義投入非常多。我的思想裏面包羅很廣。

超訊:支持張亞中就是支持台灣的未來?

張亞中:對,我有情懷所以我想投入。我要你投我一票不是因為張亞中,我張亞中沒什麼好支持的,而是你要明白,投我一票是投自己的未來,是支持台灣有個更好的未來。我的想法就是,你給我四年,我給你一個最好台灣。

超訊:你準備了一百多個政見,不斷的演講中來體現你的政見,能不能大致概括你如何講憲政、講兩岸關係的?

張亞中:講憲政的話我主張內閣制,主張立法委員是200席。因為按照國際學術界的標準,一般的國會人數大概是人口數開立方根為好,大概200席左右,現在113席。我也主張比例代表跟單一選區產生的各一百席,然後盡量以德國的標準為主,而不是採取我們現在的做法。在憲政方面我其實有非常完整的主張。

我主張兩岸用分治不分裂的概念來簽署和平協議。保證它治權是分立的,但是我們的主權是不可以分割的,我們先和平協定,要確定人家的和平發展,將來我們要走向另外一個合就是「和合論」。

在歷史文化方面,將來如果當了總統,教科書中,當然歷史就是本國史跟世界史。你不可以去中國,我在我的著作裏面,不用中國史,我是用本國史,中國史就是國史。

在經濟方面,我主張台灣要成為一個國際開放島,必須做到有容乃大。開放是台灣唯一的活路。

在財稅方面我應該是友善的集合。我認為說你現在的政府的所謂的年金改革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這是人民的退休金,退休金是人民的財產,一毛錢不可以少。可是你看現在的國民黨所謂的二次聯改,可是對我來講,本身就是掛羊頭賣狗肉,我要23次幹什麼?我要的是人家的錢就還給別人,人民的財產權不可以剝奪老百姓的錢。

超訊:我聽你剛才雖然短短的幾十分鐘的回顧和你的表述,就是讓我知道你不僅在理論上有充分的準備,而且這十多年的實踐也可能給了你很多自信,你要走出來,你要去參選,在整個過程當中你有沒有評估你會有哪些阻力?

張亞中:我覺得阻力當然很大,你也知道這個社會畢竟是世俗的,你聯署連個名冊都沒有,我只好靠義工幫我去忙。國民黨遊戲規則它一變再變,還有韓國瑜現象。也許我自己有一些信仰,現在就像唐三藏到西天取經,出了長安城,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能走多遠走多遠,能走多久走多久。我不可能把未來的行程都設計好,不可能把錢都準備好,帶著滿身的銅錢往前走。我就一面走,一面化緣,能走多少?盡量看大家可否幫我忙。

文/紀碩鳴,《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