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自由陷入“一带一路”的陷阱

法国世界报

(法广RFI 阿曼亭)新闻自由陷入中国“新丝绸之路”的陷阱,这是法国世界报周四在其网站上所刊出的一篇文章的标题。该报指出,为了支持其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国正在将其对媒体的控制进行完善并出口到其他国家。

署名Frédéric Lemaître的文章写道,有些媒体很幸运,他们现在有自己的“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新闻网。这个网络自中国于2013年启动一带一路这个庞大的国际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时就开始出现了,但它只是于今年4月底在北京召开第二届一带一路世界峰会之际才开始真正有了架构。

文章说,现在,该新闻网络拥有“来自二十五个国家的四十家有影响力的媒体”参加的“理事会”,中国媒体没有透露更多细节。根据习近平主席给他们的祝贺信,该理事会成员的目标,应该是塑造健康的公共舆论并帮助一带一路项目能够为生活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们带来更多的实质性成果。

文章还说,在民族主义日报“环球时报”上,一名巴基斯坦记者、Jang Media集团的总裁萨马德·阿里大声说出了中国人只是低声说的话:一带一路国家需要一个共同的平台,“因为最大的问题是,西方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有负面的看法,并对这一倡议下的项目的有效性表示怀疑”。

文章表示,西方媒体被北京恶意看待的事情并不新鲜。中央委员会委员、新华社前负责人李从军早在2013年就说,“我们需要就媒体创建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否则地盘就会被其他人占领,这就会对我们主导舆论的作用构成挑战。”

同年的11月份,据说是来自习近平的一份中共领导层内部的被称为“9号文件”的文件,将“意识形态形势视为一场激烈而复杂的斗争”。这份文件警告说有几个危险,包括推广“普遍价值观”(文件中用了引号),新自由主义和西方的新闻观,西方的新闻观对中国媒体和出版社必须遵守的原则来说是个挑战,中国的媒体和出版社要遵守党的纪律。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指出,“坚定不移”的坚持中共控制媒体的原则是这一战斗性的文件所确定的四个优先事项之一。

此外,习近平主席2016年,在访问更准确地说是在检查中国主要媒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媒体必须姓党。”

文章表示,对于中国人来说,“一带一路”远不仅仅是建设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它应该让人们的联系更加紧密。沟通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因为在许多国家,中国投资都受到部分人口的挑战。在最近的有关“中国新世界信息秩序”的报告中,无国界记者组织对中国的这一国际战略表示担忧。

除了在全世界范围内投入大量的宣传费用,中国现在还增加了对外国记者的培训。对外国记者的培训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二十六天,另一种是十个月。

据报道,来自146个国家的至少3400名记者都已经受益于了第一种培训,这些培训由中国日报、两所中国的大学以及中国东方航空公司赞助。

第二种十个月的培训,是在中国的所有费用全包(甚至每月还可以拿到约560欧元),其中两个月是到各地参观, 最后还由一家中国大学发给国际关系的学位。每年都有一百来名记者受益于这第二种培训。

可口可乐公司对科研项目的影响

饮料商可口可乐公司对科研项目的影响,是5月9日星期四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的头版头条内容。该报指出,经营好几个品牌苏打水的可口可乐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对一些以营养为主题的科研项目提供资助。每年,可口可乐公司都花费数千万欧元资助那些研究糖或者是甜味剂对人体对肥胖和对糖尿病影响的项目。通常,可口可乐公司通过一些非常微妙的协议条款,来制止研究结果的公布,使得公布的结果都是那些没找到饮料和疾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研究结论。

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表示,自2010年以来,可口可乐公司在法国因资助科研而花费的金额是8百万欧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