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連任或令中美談判更艱難

 

特朗普近來順風順水,連任幾率大增,這意味着他很可能有六年時間可以推行他的強硬政策,再加上美國經濟又不斷傳出利好消息,據《超訊》觀察,中美貿易談判將更撲朔迷離。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2019年4月5日,又一輪貿易談判結束,中美雙方代表稱談判取得諸多成果,但遺留問題仍然很多,中美貿易協定的達成仍有一段較長的路程。擺脫「通俄門」泥潭的特朗普為連任掃平了道路,「攘外必須安內」,這也讓中美貿易談判更撲朔迷離。

 

中美元首峰會懸而未決

去年3月22日,特朗普簽署備忘錄,宣佈要依據301條款,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加徵關稅。貿易戰已一年有餘,雙方的貿易談判也進入了第九輪。前段時間,中美雙方不斷釋放一些談判進展、甚至達成協議在望的消息,3月29日,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被告知特朗普政府會在4月底同中國達成一項協議。經外界解讀,貿易協定的簽署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階段,中國股市為此翩翩起舞,進入了3200點區間。但事態的最新進展說明,人們過於樂觀了。

第九輪中美貿易談判之後,白宮新聞辦公室就談判發表聲明,稱雙方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會晤,在諸多關鍵議題上取得了進展,但仍遺留大量工作。聲明中對外界十分關注的中美元首峰會的安排,隻字不提。一個多月前,特朗普曾宣稱3月底將和中國國家主席舉行會晤,後來傳言將推遲到4月底。經過美國官員赴北京、中國官員來華盛頓的又兩輪談判後,「習特會」的日程還是懸而未決,於4月底舉行的可能性又被排除,「習特會」都有可能取消。這一次,特朗普在白宮會見劉鶴時就表示,如果協定無法達成,可能沒有峰會。

貿易協定的達成仍有段路程

這不禁使人想起,一個多月前的河內「特金會」上雙方不歡而散。同樣的情形,也有可能在中美之間上演。特朗普聲稱,如果協定令他不滿,他會從「談判桌前走開」。特朗普在談判的最後階段,放出這樣的風聲,無疑是非常負面的,對中方形成了無形的壓力。後者不希望第二次「特金會」上特朗普像上次一樣拂袖而去,為了達成一個雙方都滿意的協議,讓「習特會」開得體面,這無疑是高難動作。種種跡象表明,中美要達成貿易協議,還有相當一段路走。

一方面,談判僵局說明中美兩國的立場距離很大。中美經貿衝突的根本原因是深層的結構性矛盾,如知識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市場准入等,不是多買少賣的數量性問題,不是簡單地升降關稅,或者是多買大豆就可以解決的。

當然,即使在結構性問題上,雙方還是取得了進展,這也是特朗普對談判進展持樂觀態度的原因。4月3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透露,在北京的貿易談判中,中國首次認同美國觀點,承認有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移及網絡駭客等問題,這也是雙方突破談判僵局的重大進展。但中方目前仍未就此公開表態。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通過《外商投資法》,明文規定防止強制轉讓技術,即技術合作的條件由投資各方遵循公平原則,平等協商確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仔細分析,其實都是中國方面,在美方所關注的焦點議題上,做出了實質性的讓步。另一方面,談判僵局也說明特朗普和美方的立場十分強硬,甚至比過去更強硬。

特朗普連任幾率大

特朗普近來順風順水,可以說是他入主白宮以來最為舒心的日子。儘管美國總統的外交權所受到的制約比較小,但他如果是一位弱勢總統,他對外的權勢當然會受到損害,談判的籌碼也會減少。比方說,面對一個即將下野的總統,對手就能「以拖待變」。最近,長達兩年的穆勒調查宣告結束,司法部公佈的穆勒報告摘要顯示,沒有證據表明特朗普通俄。這可以算得上特朗普的巨大勝利。穆勒調查可以說是特朗普的達摩克利斯,如影隨形的是彈劾威脅,成為特朗普揮之不去的陰影,難怪特朗普將其稱為「獵巫行動」,擔心自己成為犧牲品。如今結果公佈,特朗普毫髮無損,此事甚至大大加分,有助於特朗普在2020大選中成功連任。民主黨本來希望穆勒調查可以給特朗普致命一擊,現在偷雞不成蝕把米,引發中間民眾對其不滿。

如今,民主黨2020年參選者「人才擠擠」,但是許多是過氣明星,難以看出哪位能夠對特朗普構成真實的挑戰。如在民調中位居前茅的副總統拜登,特朗普就嘲笑他是「低智商」,是一位「理想對手」,諷刺拜登多次謀求競選總統卻總是慘敗。這樣一來,特朗普2020連任的可能性很大。這意味著,特朗普還有六年時間可以推行他的強硬政策,包括在對華貿易政策方面,沒有談判和達成協議的時間的壓力。

特朗普陷入內憂外患的困境

不無巧合的是,前段時間傳出的中美談判取得進展的時刻,恰恰是特朗普在國內比較糟心的日子。當時,美股暴跌,消費疲軟,經濟放緩,第四季度GDP僅有2.6%,未能達到3%的特朗普標桿。在國內政治方面,特朗普在兌現他的建牆承諾方面遭遇重挫。民主黨在預算案上毫不讓步,特朗普無法獲得「建牆」資金,被迫出險招,通過宣佈國家緊急狀態,「挪用」國防等其他經費建邊境牆。在國際政治方面,特金會又無果而終,打破了特朗普「談判高手」的神話。所以,這些國內外境況給特朗普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他亟需有個像樣的成果,來扭轉局勢。如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尤其是達成符合美方要求的協議,無疑可以算一個拿得出枱面的成果。而與此同時,中國採取了一系列寬鬆金融政策、減稅政策、消費刺激政策之後,經濟下行壓力減小。這無疑又增加了對美國談判的籌碼。

如今,情況仍在發生變化,這些天,美國經濟又不斷傳出利好消息,美國3月份非農就業人數增19.6萬,超過專家預期,連續第102個月呈現增長趨勢。失業率維持在3.8%。通貨膨脹依然溫和。到4月12日,道指報收26,412點,距離歷史高位,去年10月31日創下的26951高點僅僅有一步之遙。專家普遍認為,美國經濟及就業市場仍維持榮景,這給了特朗普更大的底氣。《華爾街日報》網站4月10日報導,美聯儲官員在上個月的會議上更堅定地確信,今年不需要改變利率。這無疑是接近了特朗普的立場。特朗普本人曾多次公開抨擊美聯儲,認為美聯儲的加息政策不利於美國經濟擴張。如今,特朗普得寸進尺,向美聯儲施加降息壓力。4月5日,特朗普表示,如果美聯儲結束量化緊縮政策並降息,美國經濟就會像「火箭飛船」一樣起飛。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也隨聲附和,表示希望美聯儲「立即」降息50個基點。

「攘外必須安內」,中外皆然。在特朗普國內春風得意的情況下,中美貿易談判變得更為艱難,無疑是可以預期的。

文/劉瀟雨,《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