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安邦智庫高級研究員賀軍 「一帶一路」仍需戰略調整

 

「一帶一路」第二次峰會舉辦之際,安邦智庫高級研究員賀軍接受《超訊》採訪,認為中國應該抓住這次機會充分向世界展示「一帶一路」,並且總結過去幾年的經驗教訓,進行戰略調整。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辦之際,安邦智庫高級研究員賀軍接受《超訊》採訪,他表示,中國應該好好利用這次機會,全面地向國際社會介紹「一帶一路」,給那些抱著疑問來的國家吃一顆「定心丸」。對於過去幾年「一帶一路」在基建方面吃的虧,賀軍認為中國應該積極拓展新的產業,讓當地老百姓切實地感受到「一帶一路」帶來的好處。以下爲訪談內容。

「一帶一路」應多元化投資

超訊:「一帶一路」曾受到西方國家的封堵,現在中國陸續與歐洲一些國家取得了突破,您認為歐洲會不會是一個轉折點?後續「一帶一路」是否會取得更多的突破?

賀:前不久習主席訪歐,意大利與中國簽訂協議加入「一帶一路」,這是G7國家中的第一個。未來「一帶一路」可能還會有其他歐洲國家參加,但是否會成為西方國家中的轉折點?還取決於很多條件。現在歐洲大多數國家對「一帶一路」還是有很多質疑的。我個人認為,「一帶一路」未來的發展如何,很大程度上與本身的調整與改變有關。安邦智庫多次講過,「一帶一路」需要調整,不能再搞「大國企+大基建+大債務」的模式,可以有更多元化的投資,更多與當地民眾和市場要緊密結合。在逆全球化和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歐洲是中國需要爭取的戰略籌碼,需要好好去「經營」中歐合作。

超訊:國際上一些聲音指責中國利用「一帶一路」項目製造債務陷阱來換取資源或者外交支持。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您認為中國應該怎樣做來反駁這些聲音?

賀:中國在「一帶一路」中搞了很多大型基建項目,投資規模很大,建設和運營周期都比較長。這種基建斯里蘭卡是否需要?長期看肯定需要。客觀來看,這些大基建項目,所在國一般無力修建,西方發達國家也無意參與,因為這是髒活、累活,而且並不太賺錢。但是中國卻因此而遭受了廣泛的批評,認為製造了債務陷阱。類似漢班托塔港口項目,因為租期太長而在斯里蘭卡國內引發政治擔憂,認為這是變相出賣國土。中國在「一帶一路」中,有大量類似項目,可以說是「吃力不討好」。這進一步提示我們,「一帶一路」在做法上需要調整。

對海外基建項目的「辯護」,單純就項目進行辯解,這是過於被動的做法。中國可以學習日本人的做法,採取多種方法來改變當地對中國資本的印象:一是低調參與,不要過分張揚;二是與當地機構合資,共建共享共擔;三是參與項目建成後的長期運營,保持長期存在,共享收益,而不能建完就走;四是不能在國外搞「獨立王國」,要與當地社會和民眾生活有關係,並且讓他們意識到這是在幫他們。

超訊:截至目前為止,「一帶一路」主要是以基礎設施建設為主與其他國家展開合作。但是,基礎設施建設經常伴隨著波折,除了基礎設施的建設,「一帶一路」還可以在哪些方面或者哪些產業上取得突破?

賀:今後中國可以在消費品、農業、與當地民眾關係密切的市場領域、科技產業上加強合作與投資。大基建項目之所以遭人詬病,關鍵是與老百姓的關係小,只讓看到佔用了土地、破壞了當地的環境,沒有讓人看到帶來的好處。其實,事情有另外的做法。我在馬來西亞看到,支付寶已經進入當地的超市;當地年輕人經常用淘寶買東西,有華裔年輕人稱,城市裏有80%的年輕人結婚時,會從淘寶上買傢具和其他用品。這說明,你的投資只要與老百姓生活有關係,讓他感到便利,就不會遭到反對。如果老百姓天天用,還是對你會產生依賴,是不會遭遇反對的依賴。

「一帶一路」的戰略性調整

超訊:一些參加「一帶一路」國家的國內政治環境並不穩定(如委內瑞拉、馬來西亞等),這也影響了「一帶一路」工程在該國的順利進行。中國在發展「一帶一路」工程中應該如何面對這些政治不穩定因素?

賀:各國的政治穩定程度不一樣,委內瑞拉與馬來西亞不一樣。以安邦智庫在馬來西亞的長期觀察和交換,該國是一個溫和的民主國家,整體政治環境還是很穩定的,不能因為政府換屆而過分誇大其政治不穩定。

委內瑞拉是中國對外投資的一個在事實上的地緣政治陷阱和商業陷阱。現在反思,中國對委內瑞拉的發展前景沒有進行足夠深入的戰略研究,對於委內瑞拉的前途缺乏足夠前瞻的研究,以致於數百億美元的投資和融資目前陷入困境。

從中國「走出去」的經驗教訓來看,政府或企業應該對國際環境和目標國進行跟蹤研究,從政治、經濟、金融、外交、文化等多個方面進行國別風險研究和監控。

超訊:在目前,全球經濟發展放緩的情況下,有分析認為「一帶一路」能夠為全球經濟注入新的活力。您如何看待?

賀:從中國的本意來講,「一帶一路」是中國對外投資合作的長期需要。中國是從全球化中受益的主要國家,現在搞「一帶一路」,一定程度上可以看成是對世界的回饋。在世界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一帶一路」對於全球經濟有一定的好處,是正面推動力量。但從遭遇的非議來說,中國有幾個方面需要思考:(1)「一帶一路」兩條線推進,中國的國力是否能夠支撐?「海上絲綢之路」引發的摩擦和衝突,是否需要調整?在我們看來,「一路」涉及傳統海權領域,容易引發衝突,可以適度考慮規模問題。(2)「一帶一路」在項目投資領域要進行調整,如前面的分析。(3)不能只由「國企+政策性銀行」挑大樑,要吸引民營企業加入,投資更加多元化。

超訊: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舉行能夠起到什麽樣的作用,為「一帶一路」的發展帶來哪些方面的突破?

賀:這是一次重要的交流與溝通機會,中國通過此次論壇,充分解釋「一帶一路」的意義,展示未來可能的合作機遇,尤其是表達中國加大改革開放、與全球分享中國市場的意願。同時,對今後的「一帶一路」的重點調整,也可以向大家宣布。據我們了解,一些國家是帶著預期和疑問來參與的,中國應該很好地給大家吃定心丸,讓人看到「一帶一路」可能帶來的共贏機會。現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市場對中國市場的期望在增加,這是一個必須把握住的機會。

文/余蕾,《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