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北京用高科技监控取代坦克维稳

北京异议人士胡佳,2014年10月28日。网络DR

(法广RFI)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日临近,中国当局进一步加强对所有与六四直接或者间接有关的人士的监控,法新社周四发自北京的报道指出,三十年后,虽然天安门广场已经没有坦克,但是,现代高科技,视频监督仪以及网络监控成为当局维稳的新手段。

报道指出,2016年中国全国安装的视频监督仪的总数已经超过了1亿七千万,当局计划在2022年将这个数字增加至27亿,也就是三年之后,每个中国人将受到两台视频仪的监督。

难怪有异议人士向法新社表示,今天已经很难组织类似三十年前的示威活动了。一位假疫苗受害者家长向法新社表示,他每次离开家乡都必须向警察通报,他说,就连假疫苗这样具体的社会事件都不能说,又怎么能够要求更多的变革?

每年的六四前夕,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都会受到加倍的监控,居住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以及著名异议人士胡佳等都不得不离开北京,今年的状况如何?我们有幸电话连线到今天刚刚离开北京的胡佳。

法广:您今天在什么地方?

胡佳:今天是我必须离开北京的最后一天,今天一早就和他们一起离开北京,现在在秦皇岛。正在酒店办手续。

法广:今年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同往年相对比异议人士是否被监控得更加严厉?

胡佳:其实我觉得习近平执政以来,在这方面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很充分了。习近平刚上台的时候,也就是六四事件二十四周年的时候,我曾经被送到广东,而且连我父母都一起被送走。到了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的时候,我是从1月17日也就是赵紫阳去世的日子一直到六月四日整整被监控了五个多月,今年到也没有采取什么更加严厉的措施。因为他们这么多年来已经做了许多,二十五周年的时候,就把浦志强他们这些最重要的试图祭奠的人都抓了,浦志强还甚至被判刑了。所以这些其实都已经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所以,评心而论,我不能说今年的手段更加极端,二十五周年的时候,我根本就不能出家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松了监控,而是他们因为他们用技术侦查手段等使用各方面的手段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过去的几年中,所有因六四事件发表言论,在广场附近举牌子,参加活动的人都被打压了,都被关进看守所了。除了齐志勇之外,齐志勇有尿毒症,必须每隔一天去医院检测,但是,他也已经失连多天。他不能离开北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老师也已离开北京,其他人都失连。政府这么多年来做得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到位,他们分辨得十分清楚,哪些与六四有关,哪些虽然是维权人士,但是与六四没有很大的关系。他们只会受到警告,不要接受媒体采访等等,但只要是与六四有直接或者间接关系的人,一个也不会漏掉。

法广:法新社今天评论说,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坦克与今天监督民众的视频监督仪是异曲同工。您怎么看?

胡佳: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过象习近平执政的六年期间,在一个国家,针对某些人口累积如此大规模的监控手段,这些高科技技术,人脸识别这些技术世界各国都有,但是它在中国被运用的最广泛,最普遍,最深入,它首先并不是为公共安全服务,而是为政治安全服务,政治安全首先对抗的是街头行动,广场政治,是人民。虽然宪法里说人民是有言论自由的,是有游行示威的自由的,但是如果你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公正,自由,民主,这些词用A4纸打出来,不要说是站在北京街头,就是在中国其他别的地方的街头,如果说在一刻钟之后,你还没有被抓走,那你就是十分幸运的了。中国公民从一出生就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包括言论表达自由权,信仰自由权等等所有的政治权利。天安门广场,包括北京其他的所谓敏感地带现在全都是这样,天安门目前正在整修,这是为七十周年大庆服务,其实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民众在六四三十周年前后接近广场。

感谢胡佳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