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最后谈判官媒摇旗呐喊

中国副总理刘鹤5月9日抵达美国贸易代表处谈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财长姆努钦在门口迎接。 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美国强硬派代表人物、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办公室开始“最后的谈判”,特朗普几小时后就要把惩罚性关税从10%提升至25%,刘鹤可以说“脖子上架着把刀”,他如何“化险为夷”?此刻,谁也无法断定结局。

在中国官媒集体噤声几日后,忽然传达出一种很强硬的声音,这种声音可以用他们自己的几个字来概括:“愿谈则谈,要打则打”,“佩剑入席”。通俗点讲:”你能把我怎么着!“ 前者出自官方公众号“陶然笔记”,后者出自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网文。这些话语的风格与习近平引起中美风云突变的那句话:“一切后果由我负责”很近似,都很慷慨激昂。

陶然笔记指责“现在美方摆出架势准备继续加征关税,一副又要开打的样子”,然后举出两个参照,一个是“抗美援朝”,一个是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20年,第一个当然是中国军队直接跟美军对抗,第二件事发生在南斯拉夫内战时期,美方认为是“误炸”,中方认为是美国故意炸的,当时在江泽民授意下,爆发了规模浩大的全国性的反美游行。官媒拿这两件事做参照,是为了强化“仇视美帝”的气氛,为谈判可能会失败做铺垫?还是为了什么?

胡锡进则把刘鹤率团去华盛顿谈判直呼为“鸿门宴”。他说:“华盛顿将举行的就是一场‘鸿门宴’,但是对不起,对鸿门宴,中国人见过。而且,我们的代表这一次同样是配着剑进入宴席的”。

官媒的评论或用历史事件,或用典故做参照,意思大约是要凸显“我们什么也不怕”。陶然还引用苏轼:“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颇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以壮行色的感觉。

也难怪官媒发出这样的声调,特朗普的逼压也实在厉害,让北京喘不过气来。在美方贸易代表处公布5月10日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升至25%两小时后,中国商务部发表短暂声明“对此深表遗憾”,并声明“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中央社引述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表示,中方“弹药”不如美国多,表态反制一事象征性意义居多。

好多很强硬的话其实是对国内说的。让人们不要觉得当局在特朗普的气势前面退却,同时也是为不能肯定的前景做些舆论准备。但是为什么在如此紧张对峙的状态下刘鹤又要去美国,据官媒的解释说中方这样做是守信义,既然守信义,那为什么又被美方指责“悔棋“,大幅修改谈判桌上达成的150条协议草案?

口气强硬是一回事,实际行动是另外一回事。毕竟,在特朗普这个星期日晚间突然翻脸,宣布对中国商品追加惩罚性巨额关税后,中方仍然决定派遣刘鹤副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这意味着北京希望最后能够签署协议。特朗普周三也毫不掩饰地表示,中方告知他,他们的副总理要来美国达成协议了。

现在,最后的谈判开启,过程应当不会容易。刘鹤能不能收回中方“反悔”的方案呢?如果是,美方还是要重申那个引发习近平不满的要求,要求中方修订法律法规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刘鹤能答应么,他有尚方宝剑吗?一句话,刘鹤的底牌是什么?

熟悉中国事务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的看法是刘鹤此次率领的代表团规模大幅缩小,且没有“习近平特使”头衔,意味着中方并不急于与美国达成协议,因为习近平不允许他放弃任何东西。

但这个假设的悖论是,既如此,刘鹤何必前往华盛顿赴鸿门宴?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