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朝鮮」攪局美朝談判

 

第二次「特金會」失敗後,一個由脫北者組成的組織開始活躍,目前該組織背後仍有許多謎題有待解開,據《超訊》觀察,評論普遍擔心這一組織將影響已經趨於緩和的半島局勢。
封面 May

《超訊》2019年5月號

名工作人員,並搶走一批電腦。其後,一個自稱「自由朝鮮」的組織承認發動襲擊,並稱已經將大使館裏的電腦檔案轉交給了美國情報部門。對此朝鮮外交部已經發聲明表示當日事件是一次恐怖襲擊,又稱正仔細研究有關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反朝鮮組織涉案的傳言。朝鮮外務省形容,事件「是對國家主權的嚴重侵害、對國際法的粗暴蹂躪,國際上絕不可容忍」。

 

有關謎題還未解開,但自從河內舉行第二次「特金會」失敗後,有關「自由朝鮮」的信息越來越多,各種陰謀論層出不窮,究竟這一組織背後有什麼背景,在朝鮮半島氣氛緩和之際,該組織頻頻做出高調行動,接下來會不會再出現動向,受到熱議。

特金會後活躍的脫北組織

西班牙《國家報》披露案件的一些細節,當時使館出事後,一名朝鮮職員趁亂逃脫,在路人幫助下報警。馬德里警方快速出動,但嫌疑人提前駕駛使館汽車逃走。警方發現使館內部一片混亂,使館人員遭到綁縛,身上有不同程度的創傷,表明嫌疑人使用了暴力。警方通過搜查和詢問使館人員,大體還原了嫌疑人的作案軌跡。

據確認,嫌疑人共10人,分別為美國、韓國和墨西哥國籍,領頭的自稱「阿德里安·洪昌」,不過西班牙警方認為這都是假身份。這夥人動手前曾多次踩點,其中一個名字縮寫為SL的美籍嫌疑人和五名韓籍嫌疑人2018年6月來過馬德里,住的賓館離朝鮮使館僅200米,從房間窗戶就能觀察到使館裏的動靜。

3月26日,一個叫「自由朝鮮」的組織宣布對此事負責,但辯稱不是「襲擊」,只是對使館內「緊急狀況」的應對,「我們是受邀請去的,沒有發生打劫,也沒有使用武器」。但該組織3月20日公開的視頻顯示,一名男性進入使館辦公室後將牆上的相框摔碎,地面儘是玻璃碎片。

韓國「NK知識人連帶」代表金興光透露,「自由朝鮮」前身是「千里馬民防衛」,是活躍於韓國、美國和歐洲的極端反朝組織,曾在2014年攛掇聯合國制定所謂「朝鮮人權報告書」,但此後處於銷聲匿跡狀態,今年又突然活躍起來。

韓國國民大學客座教授趙永啟長期跟蹤該組織,認為它有點像幽靈,行蹤不定,今年3月1日才從「千里馬民防衛」更名為「自由朝鮮」。

《韓國日報》稱,「自由朝鮮」成員以脫北者為主。前韓國國家安保戰略研究所長南成旭透露,該組織使用很難被追蹤的郵箱、電腦IP地址等,像他們現用的郵箱顯示服務器在瑞士,可裏面內容都採取特殊加密,要專門工具和程序才能破解。

「自由朝鮮」出現的時機

「自由朝鮮」於2017年3月始為傳媒所知。當時在金正恩的異母兄長金正男遭暗殺案後,金正男兒子金韓率通過YouTube,表示獲該組織提供庇護。有評論一些人說,金正恩的姨媽高英淑也加入了該團體,從事反朝鮮活動。1998年金英淑與丈夫逃往美國,化名定居下來。該報還說,金正恩的姨媽可能在該組織中研究朝鮮崩潰對策。

韓國《民族新聞》指出,在朝美首腦河內會談(「特金會」)結束後,「自由朝鮮」越發活躍,無疑是瞄準當前朝鮮半島局勢複雜之際製造混亂。對於這一點,韓國檀國大學政治外交系教授金珍稿認爲,「自由朝鮮」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可以說是偶然,但也是必然,是希望在朝美首腦會談期間引起一系列關注。

「自由朝鮮」引起了朝鮮嚴重的不滿,朝鮮外務省發言人就西班牙使館遇襲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2月22日的襲擊為「嚴重恐怖襲擊事件」,是對國家主權的「嚴重侵害」。發言人表示,朝鮮注意到,有FBI和反朝團體參與此次恐怖事件等各種說法,希望西班牙當局徹查此案,「按照國際法公正地處理恐怖分子及其背後操縱者」。

在金珍鎬看來,脫北者問題一直以來都被朝鮮定義為內部問題,外部並不能干涉。同時,也有專家認為,由脫北者組成的流亡政府的未來並不被看好。大韓律師協會統一問題研究委員韓名燮認為:「朝鮮已加入聯合國,美國等其他國家也不會承認流亡政府的法律地位」。

美國難逃干係?

雖然其他國家不會承認流亡政府,但或許存在暗中協助的行為。目前,西班牙司法部門確認所有嫌疑人都在事發後逃到美國,因此打算提出引渡。但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羅伯特·帕拉迪諾稱「美國政府與此事無關」,暗示不會提供協助。

相互矛盾的是,「自由朝鮮」在一份聲明中就挑明「此事與美國聯邦調查局有關」,因為他們與聯邦調查局簽有保密協議,共享具有巨大潛在利用價值的特定信息。西班牙法院指出,洪昌把從朝鮮使館拿走的情報提供給聯邦調查局。

目前輿論更關心的是,「自由朝鮮」組織會不會給原本複雜的朝鮮半島局勢增添不穩定因數。有分析擔心,美國情報當局與「自由朝鮮」牽涉的信息,可能會在此後的美朝對話中,成為朝鮮對美施壓的「籌碼」。

「自由朝鮮」組織活躍的背後,事實上可能也是牽涉到朝核問題談判各方的博弈,分析認為,朝鮮經濟正在繼續萎縮,日益深重的經濟困難可能會讓朝鮮迫切回到談判桌上來。金珍鎬也表示,從今年的形勢來看,明年朝鮮國內經濟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再加上,明年面對美國選舉,朝鮮擔心會出現不利因素,一定繼續推動繼續談判。不過,金珍稿同時表示,談判的空間並沒有關閉,朝鮮半島局勢會逐步缓和。

 

文/王曦,《超訊》2019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