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天空乌云密布 华为前方或有曙光


5月16日,天津世界智能大会上的华为展馆。
路透社

 

(法广RFI 安德烈 )有备无患,狡兔三窟,古人传遗下的战略在华为集团身上得到体现。特朗普大剑挥舞,封杀华为,其旗下海思周五声明,华为仍有转圜余地,因其未雨绸缪,已有备胎。此消息一出,许多朋友圈登时刷屏。

华为历来在研发上不惜重金,也在开发芯片上狠下功夫,才有今日备胎之说。纽约时报引述分析人士指出,海思已成为华为一项不可估量的资产,其芯片技术堪比高通这样的市场领导者,即便这样,华为不少关键元器件仍然依赖美国供应商。“当生产像路由器或手机这样的复杂产品时,哪怕一个零部件无法获得,你都无法交付”。海思总裁轰动网络的声明里说,备胎芯片全部转正,“这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也只用了“大部分”而不是“全部”来表述。他的信件最后表示的是“铸造诺亚方舟”的希望。

 

还有专家指出,海思所说的备胎如果指的是模拟芯片,那就极其关键,但是跟芯片相关的设计工具也非常关键,而这个领域只有美国公司独家,估计海思很难找到备胎。另外,还有一部分隐形的供应商没有出现在特朗普的禁令名单,比如提供安卓操作系统的谷歌以及已被微软收购的存储人工智能等开源软件的代码仓库GitHub,美国一旦要求谷歌停止支持华为使用安卓系统,那么华为手机在全球的市场会骤然消失。即使华为声称有自己开发的备胎操作系统或者有可能使用微信作为生态平台,但要让全球消费者接受尚需时日。一旦美国禁止华为使用GitHub,将会陷于困境。

现在的问题是,华为的遭遇仍和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难舍难分。即便如海思总裁所言,华为备足了可供一年使用的零部件,如果一年以后,中美贸易战继续延伸,或局部停止,但对华为禁令仍然有效,华为备胎已尽,或者自己尚不能开发出全部关键零部件,又怎么办?

 

从中美贸易战全景去看,华为的遭遇其实仅仅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因其是向未来冲刺的5G先锋,故招世人耳目。但是中美这场贸易恶战,现在越来越杀入核心部分,在笼罩多年居高不下的美国对华贸易赤字下面,更深层的原因,用美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话说是结构性问题,用中共党内人士的话来说,是道路问题。比如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几月前就发出预警,指中美关系发生了实质性改变,他指出美国对中国产生不安的原因并不主要是发展速度,而是中国的这种党和政府起主导作用的发展模式。因此,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是利用了西方主导的国际市场和国际分工体系,但是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所主张的市场规则行事,因此就要迫使中国去改变。中国如果想继续享受美国市场和国际市场分工的好处,那就要按照美国的规矩来办事,否则这个市场将对中国关闭。因此,美国就是要遏制中国沿着现在这条“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发展,逼迫采纳西方认可的市场经济制度。李若谷的结论是:“这就是制度之争,道路之争,不会轻易结束”。

其实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十月的对华讲话就把中美为什么会发生贸易战的深层逻辑解释得很清楚,美欧之所以最初为中国加入世贸开路,使得中国成为今日的第二大经济体,是对中国继续沿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抱有很大希望,在西方看来,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这样一个巨人之国就会渐渐靠近普世价值,同世界主流接轨,这样的一个中国,即使再强大,也不会对世界构成威胁。但是美国最后觉醒了,发现习近平的中国远离邓小平的开放路线,打着全球化的旗号,拿着从全球化得来的利益,否定民主宪政开放透明等现代价值。今日中国拥有几亿网民,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网络国家,却把谷歌、推特、脸书等全人类使用的社交网络排除在外,使用过滤长城,向青年一年灌输封闭的仇视西方文明的思想,利用西方的先进科技监视人民,这样一个强大且颇具扩张性的国家,如果手中拿着超现代科技,能让西方不害怕吗。彭斯讲话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李若谷的分析。西方对中国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回到邓小平的开放路线上来。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对一个习近平这样封闭的、充满毛意识的领导人来说似乎很难。

 

这次的中美贸易战,本来可以避免的,就是习近平一人否定了几个月达成的谈判方案,纽约时报认为这是习近平发生了误判,其实去年秋季,中共党内就有指责习近平误判中美形势,导致贸易纠纷愈来愈严重的声音。

有分析指出,习近平的误判太不是时候,彭博引用经济学家警告,如果贸易战深化,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显著放缓、债务飙升,外国企业纷纷撤离,就业形势将十分严峻。中共当局只有先回到改革开放的轨道,向世界规则靠拢,中国才会有无限的未来,华为自然也不例外。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