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在威州小镇东拆西拆后人走地空疑似“拆烂污”

资料图片:2018年6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富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中)在位于威斯康星州的小镇欢愉山(Mount Pleasant)液晶屏幕工厂破土动工仪式后交谈。 图片来源:路透社/Darren Hauck/File Photo

(法广RFI 台北特约记者陈民峰)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距离密西根湖以西6英哩位于威斯康星州的小镇欢愉山(Mount Pleasant),地方政府和居民忙于清理一片大如纽约市中央公园的空地,准备迎接号称投资额达到100亿元(美元,下同)的富士康液晶屏幕工厂。这个小镇为此已经拆掉了75个民居,清空数以百计的农地,甚至连国道也进行扩阔工程,方便无人驾驶的卡车和数以万计工人的进出。当地居民借了3.5亿元进行买地和基建维修工程,包括将污水管埋在地下和安装风暴去水道等。

但华尔街日报说,万事具备,富士康却是芳踪杳然。

报道引述威州政府的文件指,直至去年12月31日,富士康一共为了这个工程只花了9900万元,即大约它当初承诺的1%。富士康之前预料到2019年底为止,它将在威州创造2080个职位,但至去年底为止才200个不到。当地人人仍在等候工厂计划的落实,地方人士说,富士康的工地人员最近已很少出现。

报道指,整件事对欢愉山这个小镇的伤害,却是刻骨铭心。小镇的借贷信誉下跌,地方政治忧虑不安,居民邻居相互之间为了土地相争继而互派不是。

“工厂”位于威州的拉辛县,该县其中一个官员德姆思科告诉华尔街日报:“我有时觉得,我们在讲一些海市蜃楼的东西。我们都假装煞有介事。”

富士康发表声明指,公司将“履行创造职位的承诺,而我们正期望完成”工厂的盖建。声明又指:“冬季对如此大规模的工程必有一定的影响,然而在冬天之后,我们正预期展开下一阶段的工程......即大约是2019年夏季,而我们期望2020年的第四季,工厂将开始投产。”富士康又说,它已在过去几个月批出金额几达3400万元的工程合约,“我们相信威斯康星州,它的人民以及相信它拥有成为一个高科技中心的潜质”。

富士康这项投资,是美国利用公共资源对外国企业招徕的其中一笔最大的投资项目,包括地方投资金额以及州和地方政府税务优惠,总共达到超过40亿美元。富士康去年播出一段视频,将威州这个小镇描画成一如苹果公司在矽谷的总部建设,一个太空站的模样,工人坐上轻轨铁路上班。但富士康说,视频只具说明效果而已。

富士康本来计划在欢愉山盖建一个超高端的大屏幕工厂,但到了去年夏天改口称当地只会生产技术旧一点的小屏幕,原因是康宁公司(Corning Inc)取消在当地附近兴建一个玻璃生产设施。康宁的决定使得威州与亚洲装备供应链之间的距离变得不划算。

到了今年1月,富士康又说它不会在欢愉山生产液晶屏幕,理由是美国的劳工和物料价格太高,但几天之后,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和特朗普总统通过电话之后,富士康又改口称它将在欢愉山生产小屏幕,另外还搞些其他项目。

但华尔街日报报道, 欢愉山的2.7万人口对富士康能否兑现原来的计划已有所猜疑,尤其是当郭台铭这个月宣布他将不再处理富士康的日常事务,专心他的台湾总统竞选。不过富士康说,郭台铭仍然会关心公司的业务。

到了4月23日,威斯康星州州长伊华斯(Tony Evers)说,富士康告诉他要求改动它与威州之间的合约,而伊华斯希望富士康尽快透露它要改动些什么。州政府并没有付给富士康任何好处,因为富士康未能兑现它预期的职位创造数目。

上文提到的拉辛县官员德姆思科,本来是一个诗人和图书馆馆员,去年他在竞选中击败在该县当官已有20年的对手,德姆思科的政纲本来是推动刑事司法改革和增加就业,但今天他却全心关注富士康有否兑现诺言,因为他敲了当地1600个民居的家门做家访后发现,这是当地居民最关心的议题。

威州马凯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法学院4月所做的调查发现,威州47%的投票人口相信,富士康这个计划最终将会导致地方政府得不偿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