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上邂逅“驻阿富汗维和将军”

依娃 来稿

 

Facebook认识维和将军,身世坎坷令人同情
      
  Facebook,我的朋友们都嬉称“非死不可”。很多年我都没有使用,因我这电脑盲人,不大会注册、发信息、贴评语。但是前不久为了联系一位作家朋友,七按八按居然注册成功,每天都有数十位红男绿女要加我为好友。一时令我应接不暇。
  以貌取人乃人之常情。我看着照片比较顺眼的、可爱的就添加了好友,大多数是中国人。后来有一位五十出头、一头灰发、戴着宽边眼镜,笑容暖人的白人男子出现了,看他风度翩翩的绅士模样,随手按了“接受”键。

  不到几分钟,这位名字William的绅士便热情回信,介绍自己是美国洛杉矶人,目前在阿富汗维和部队工作。美国人就是我的半个老乡,在阿富汗维和真是令我肃然起敬又担心。他问我:“多大了?”“在什么地方住?”“有孩子吗?”“做什么工作?”“有哪些爱好?”“喜欢吃什么?”“来美国多久了?”“父母亲身体都好吗?有几个兄弟姐妹?”等等。

IMG 8758

    虽然是一网之隔,但我并不想说假话,除了作为一个女性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年龄。想到网络上的男士大多数是属于“钓鱼”的,寻找女朋友,我还是诚实的告诉他:“我有丈夫,有家庭。”我并不想扮演成单身女郎去招蜂惹蝶。

  “从此以后,你就做我的妹妹吧,像亲人一样。”这位W回信说,让我感觉热乎乎的。我这五姐妹之家长大的人,一辈子羡慕人家有个哥哥的人,有依靠、有保护,还可以刁蛮撒娇。日复一日的生活平淡如水,“非死不可”上冒出来一个哥哥让平淡有了味道,我欣然接受。从图片上看,他虽然不是猫王、费翔那样英俊的遥不可及,却也是一位和善的、有情趣的、令人喜欢的邻居大哥。

 我对这位W哥哥充满了好奇,接下来当然是手持手机热火朝天、来来回回、饭食不思的聊天,玩手机就像吸鸦片,虽然看得头昏眼花,却舍不得放下。W哥哥告诉了我他的身世:“亲爱的妹妹,我是家里的独子,在我七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在战争中牺牲了。但是到了十多岁,我的母亲也生病死去。我在邻居的照顾下长大。”我马上回信安慰:“苦难对一个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他回信:“我一直都非常的努力,在部队服役了三十多年,从士兵升到General。”虽然我的英文不怎么样,但是知道General是将军的意思,因为在美国最有名的一道中国菜叫将军鸡。

 稍后W哥哥给我谈出了他不幸的家庭:“两年前,我的妻子患乳腺癌去世了,让我非常受伤,我是那么爱她。我们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非常可爱,她在住宿学校上学。”他寄来和女儿的合影,他穿着便装,慈爱的搂着天真可爱的小姑娘。

IMG 8757

 老天爷,这位W哥哥也太不幸了。幼年失去父母、中年丧妻,独自抚养一个女儿,忍受那么多的痛苦,还在阿富汗维护部队担任重要职务。我女性特有的怜悯心一下子泛滥,不断的发短信安慰他:“不要太难过,不幸的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活还要继续下去,以后,你会遇到一位爱你的女人,成为你的妻子,做你女儿的妈妈,幸福的生活。”

 W哥哥回信说:“遇到你,我太开心了,就像有了一个家人。我现在在阿富汗战区,天天都要去开车巡逻,非常危险。妹妹,你一定要经常为我祈祷,让我平安!”阿富汗,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的地方,我迫不及待的发问:“阿富汗热吗?”“那里长什么树?”“你们平时吃什么?”“可以洗澡吗?有空调吗?”在我的感觉里,阿富汗是能够热死人的地方。知道W哥哥是将军,我十分体贴的说:“如果是军事秘密,就不要回答。”W哥哥回答:“我喜欢吃意大利面和炸鸡,我们有国际红十字会的转机送来食品。”“我们洗澡非常困难,在战区怎么会有空调呢?”每次聊天结束,W哥哥都要叮嘱:“亲爱的妹妹,现在你是我的亲人,你要为我的安全祈祷,不要受到恐怖分子的轰炸或者杀害。因为我要活着回来见我的女儿,她需要我,她不能没有我。请为我祈祷,让我尽快退休,回到美国。”

 没有人会对一个人在战场随时有生命危险的人说NO,没有人会对一个单亲父亲的一个小小请求说NO。我对这位W哥哥已经有点牵肠挂肚,祈祷他千万不要遇到地雷、遇到人肉炸弹、遇到偷袭……我没有一点点踌躇,每次谈完话,我都会答应:“我会为您祈祷,求乞上帝让你平安!”我愿意为一位素不相识的人祈祷。

 有一天从上午到晚上W哥哥没有回信,这令我忐忑不安,心慌意乱,每过一、两个小时发一个短信给他:“你都好吗?”“你去执行任务去了吗?”“希望你一切平安!”如果他今后再不回信,就说明他不幸牺牲了,出了什么意外 ……。我有些担心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非死不可”上终于有了一个红色来信标志,W哥哥回信了。他说:“我很忙,但时刻会想念你。我时常看着天上的星星,但是现在天上的星星落到地球上,那就你。你就是那个我想下半辈子共度余生的人。现在你和我的女儿是我最亲密的人,我会好好照顾你们。”

 W哥哥简直就是一个诗人。女人活到八十岁也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这一辈子也没有人夸我是天上的星星。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夫君从来不会说这么浪漫的话,前些年脾气大,还对我吹胡子瞪眼睛,把我当摔不烂打不碎的钢精锅。但是必定是同甘共苦的患难夫妻,我也绝对做不到老来红杏出墙。我更是不想让W哥哥挑头担子一头热,我说:“我对丈夫有责任,要陪伴他到老。”W哥哥说:“亲爱的妹妹,让我们之间保留一个私人空间,把我们所谈的一切都不要告诉你的丈夫。”

  我答应:“好,每一个人都会有一点儿隐私。”有这样一位嘘寒问暖、关心我的哥哥不是很好吗?再说我来美国这么多年也没有一位交往特别深的美国朋友,W哥哥能够补上这份遗憾。

W哥哥紧急求助,电话请教T先生意见

   我和远在阿富汗的W哥哥白天聊,睡觉前也聊,不亦乐乎。 W哥哥的信大多使用谷歌翻译,有时也会前言不达后语,但是我基本上不会误解他的意思。他会经常问:“你吃饭了吗?”也会说:“你去睡觉吧!”有时会送上一张玫瑰花的图片,上面写着“晚安,做一个好梦!”都让我心里甜丝丝的,虽然不是谈情说爱。我想他远离家乡,也是十分孤独的,也需要一份关心和问候。

  “今天,我给我的女儿打电话了,她说,爸爸,快回来,快回来,我非常想念你。我听着眼泪都流下来了,但控制着,不想让女儿知道我哭了……。我要尽快申请退休,回来陪伴我的女儿,她需要我。”看到W哥哥这样的话,我的鼻子一下子酸溜溜的,我马上回信:“中国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明白一位父亲对女儿的爱。你已经为国家奉献了这么多年,应该回来了,陪伴她的成长。”

 前天晚上,W哥哥来了两封比较长的信,激动的告诉我:“亲爱的妹妹,我必须告诉你,我刚刚开完会。我的上级批准了我的退休申请,也就是说,我会尽快离开阿富汗,回到美国和我女儿在一起。我也会尽快去看望您。因为,你们两个是我唯一的牵挂。”

 我总是回避着W哥哥单身男人的热烈,我说:“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我为你的女儿高兴,她会跳起来搂住爸爸的脖子,我真的为你们父女的团圆感到高兴。”

  W哥哥紧接着回信说:“妹妹,但是在我退休前,必须去加沙执行一项重要任务,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做为一名军人,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在这次会议上,联合国给了我一笔退休金,做为我服役三十年的酬劳。我不能把这些钱放在营地,也不能随身携带,太不安全。我想用一个包裹寄去给你保管,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完全信任你,你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情。”

  我先是为W哥哥即将退休回到女儿身边而高兴,既而为他马上要去执行危险任务而紧张,随之为他提出的要求而困惑而为难……。必定,我们只是“非死不可”上聊聊天的朋友怎么可以受此大托呢?

  “你可以寄给你的女儿。”我建议。
  “她是未成年的孩子,不可以接受这样的包裹。”也有道理。
  “你可以寄去给你的亲戚。”
  “我有一个叔叔,他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那请你的上级帮助你保管。”

 “我的妹妹,你知道,这里是战区,是没有银行的。这一笔钱是我一辈子挣来的,是以后我和我的女儿享用的,我以后想用来做房地产投资,享受我的退休生活 ……我没有时间了,我马上要离开营地去执行任务。我最亲爱的妹妹,请尽快告诉我你的姓名、地址、电话、证件号码,我会用联合国特别邮件寄出去,没有人会检查箱子里面装着什么,是非常安全的。亲爱的妹妹,你是我最信任的,唯一能够帮助我的人。请尽快给我你的信息,我希望赶上装箱。”

  我向来是喜欢帮助别人的,在我有能力的范围内,帮人既帮己,能够带来内心的快乐。但是要帮助一个美国军人接从阿富汗以联合国名义邮寄的包裹却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如果真的W哥哥需要,我愿意替那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收下这笔奖金,我估计有三万,或者五万,以后转给他。但是万一……

 丈夫是一个不解风情不懂浪漫的人,他当然不知道我最近有了一个高大英俊驻阿富汗维和部队的W哥哥,当然不能征求他的意见。我一个电话打给最信任的T先生,这个笨嘴拙舌的家伙从来没有形容我是天上掉到人间的星星,但是我遇到什么急事儿,都会听听他的意见。必定人家当过记者,阅人无数,眼光毒辣。

 “我有点急事!”我心跳气喘,时间就是生命,好担心阿富汗战区的W哥哥随时遭遇不测。我老老实实交代了和W哥哥的交往。“如果别人真的需要帮助,我会帮助,但是 ……我不希望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说要给你寄来多少钱?”T先生一问就是关键问题。
  “我没有问。”我真的没有问,因为我觉得我和这笔钱没有一毛关系。
  “这事情很不合理,他怎么会委托一个网络上认识几天的人?你怎么知道他人真的在阿富汗?你怎么相信他是一个将军?……我初步认为这是一个骗子,不要让人利用了你的善良。”

  T先生也太出言不逊了,我的W哥哥怎么会是个骗子?他的微笑是那么坦荡,他说话十分的绅士。“他要骗我什么呢?他从来也没有问我要过一分钱?”

  “总之要慎重,不然会害死你。”
  我又返回“非死不可”和W哥哥见面,他正着急的火烧眉毛,催足我给他个人信息。他一个劲儿表白:“快一点,我没有时间了,我要尽快把盒子寄去给你。是非常安全的渠道,不会检查,也不会收取你任何费用。再过五个月我就回来了,这笔钱对我和女儿很重要。”

  “多少钱?”我问,T先生的话让我多了点心眼,不是有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五百万美元,现金!”

W哥哥获得五百万退休金,发来手持美钞照片证明

 开国际玩笑!五百万美元现金?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我脑子里加速算着是多少钱,一张一百,一百张一万,十搭一万是十万,十捆是一百万,也就是说要五十捆,老天爷,装一箱子我怕是抬也抬不动吧。我算来算去头就头晕脑胀。

 “怎么会给你那么多钱?难以置信!”

  “亲爱的妹妹,我在军中服役三十多年,是维和部队给我的退休金。另外一个将军获得了七百五十万元。快一点,我没有时间了。给我你的信息,你是我唯一信赖唯一可以委托的人。”

  在美国这么多年的生活,我也积累了一些基本的常识。美国人比较少使用现金,吃饭加油都会使用信用卡。一位从中国来的人到银行存五千美金就被视为巨款,问了很多问题。再说,给一个军人的退休金完全可以是支票,或直接打入他银行的账户。这位W哥哥一下子让我生疑……

  “我是相信你的,让我考虑一下。”我拖延着,想看看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妹妹,这没有什么好考虑的,我不喜欢你不信任我。如果我去执行任务,这些钱会被恐怖分子抢去……。我将非常痛苦,这是我一辈子的奋斗,是我和我女儿幸福的保障。你就是不为我,就算为我的女儿,快点,帮助我,我是我唯一的亲人。”

   W哥哥的急不可待令我更加怀疑和不安。如果这个盒子里有其他东西?毒品?如果这笔钱来源不合法?如果以后陷入FBI上门没完没了的调查?如果……那将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恶梦,那我后半辈子就被毁掉。我虽然笨,但不至于这么猪脑子。

  看我千呼万唤没有给出个人信息,那头的W哥哥寄来一张装有一箱子钞票的铁箱子照片,真的是绿色的美元呢!

IMG 8754

 他说:“我都准备好了,给我你的信息,我就寄去请你保管。”紧接着他又发来一张身着迷彩服、头戴钢盔、两手拿着成捆美金的照片。“为了让你相信我,我专门照了这张照片。”身穿迷彩服头戴钢盔的W哥哥真是威武无比,招人喜欢。但是一个男人在公开场合拿着这么多钱照相……。就像那个用担子挑着人民币的二百五陈光标,不是骗子就是神经病。

IMG 8755

 不过,要命的好奇心让我不甘心到此罢休,非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假装继续和W哥哥聊,牵住他,套他的话。他到底想干什么?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你这个骗子,但你想耍我,我就耍耍你。我不动声色,佯装不觉。继续问他:“那我替你保管这么多钱,你能够给我多少费用呢?”

  “放心吧,亲爱的妹妹,我当然会给你一大笔钱,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了,快把你的信息给我。如果这笔钱到了那些坏家伙手里,我三十年的辛苦工作就泡汤了,你不会见死不救,你不会希望灾难降临到我头上。我知道你是最善良的人,我最信任的人,你不会伤害我,我一直把你当成最亲密的家人。”

  “让我好好想一想,然后做一个决定。”
  “不需要想一想,快点,没有时间了,我在很短时间内就要出发了,是很危险的,求求你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急得要哭了……你不会见死不救!如果我失去这笔钱,就是你的错!”

    我这边一拖再拖,W哥哥那里死缠烂打急得跳脚,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绅士风度,他只是不肯轻易放弃,因为我几乎是快上钩的鱼,不想前功尽弃。我一边拖着他,一边迅速在谷歌上打出“阿富汗维和部队骗子”。Oh My God!眼前所显示出来的条目、图片、视频令我瞠目结舌,如梦初醒。他们各个编造的都是没有父母,妻子病死,有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自己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维和,突然得到巨款或者黄金,急需托付给他最爱的人、最信任的人……。他们的目标大多数为中国女性,特别是丧偶、离异渴望爱情的单身女子。

  上当受骗的人已经是前赴后继,台湾的一位痴情女子给情郎汇去三十多万美元,山东的李女士汇去六万多美金,等待梦中情人携巨款来迎娶她……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只是我傻里傻气地相信遇到了一位驻阿富汗将军,之前还幻想着,如果W哥哥真的战死疆场,我就去找到他十三岁的女儿,领养过来,抚养她长大成人,以对得起他父亲的为国捐躯。

   更为令人震怒的是,我搜索到十几张W哥哥所使用的这位中年男子的照片,有的身着军装仪表堂堂,有的拥抱十来岁儿子,尽显父爱,也有和美国政要的合影……如果放大仔细看,都会发现脖子处有“动过手术”的痕迹(注:电脑合成),我还搜出一张装着满满一箱子美金的图片也和寄来给我的一模一样……都懒得换一张!

    虽然从没有和W哥哥谈情说爱,但也深感受骗,我终于怒发冲冠,忍无可忍地冲回“非死不可”,破口大骂:“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

   “你为什么骂我骗子?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

    我寄出几张网络上搜出的图片。“你这个骗子!用别人的相片,欺骗女性,你会受到惩罚的!”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些的?老太爷!”W哥哥刹那间成了被撕去画皮的魔鬼,恼羞成怒,仓皇而窜,永远消失在 Facebook上。

 我却对着那个黑下来的链接信号发呆。头像上的W哥哥一双蓝眼睛含情脉脉,嘴角翘着、向我微笑……我不断的问自己:活到这岁数,为什么还会上当受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