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50万人上街“反送中”举行15年来“7.1”后最大规模游行

香港民众上街抗议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香港民众为了反对由港府提出的,希望通过立法会修订现有《逃犯条例》力图与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建立引渡关系的“6.9反送中”大规模集会和游行活动于周日正式举行。活动得到了数十万名普通民众和民主团体成员及各界人士的参与,是香港在过去15年来单日规模参加人数最大的一次游行。此外,全球在当天还有12个国家的29个城市对香港民众发起的这一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呼声加以声援。而来自港内外各界人士对这项港府修法动议的反对和不满也达到顶点。

有关《逃犯条例》修法的抗争,自今年年初港府提出这一动议后成为了香港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影响规模最大,引发民众讨论最为深刻的一次政治博弈。香港当局在今年2月前后,以香港男子陈同佳在去年于台湾杀害其女友藏匿后潜逃回港,由于香港与台湾未曾签有引渡协议,致使该案事发程序复杂化为由,提出要重新审议并修订香港现行的《逃犯条例》,以此允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形式,处理来自包括中国大陆及台湾在内的移交逃犯请求。负责执行秉承英美普通法系的特区政府宣称,现有香港《逃犯条例》不包括中国大陆及澳门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但港府的这一动议在香港社会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声音。现已有包括立法会泛民派党团、民主团体、各类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及人士、律师和法官从业者、外国商会、新闻媒体、教育机构、普通市民及商业领袖等来自各行各业,不同阶层的香港市民纷纷以通过发表声明、联署反对、和平抗议、罢市示威、静走游行、司法抗争等多种不同的形式,表达了对这一他们口中“送中条例”的反对和对其将给“一国两制”原则下,香港政治、社会、司法、经济和新闻自由等一系列领域带来潜在巨大影响的担忧。

事实上,在此次大规模“反送中”游行举行之前,由香港民主团体在今年3月底发起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示威,已经得到了超过12万人的参与。而经过了数月的发酵后,香港“01新闻"于周日报导称,组织方预计会有超过30万人参与抗议,而他们向警察提报预计的游行人数也达到20万人。另据路透社报道,上街游行人数预计将在最高峰时期达到50万人之多。这也意味着,周日的“反送中”示威将成为2003年以来香港单日规模最大的一场游行集会。2003年7月1日,超过50万香港人上街反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涉及到叛国和分裂国家等在特区从事政治活动的立法”,那一次也是特区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而在“7.1”游行后,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宣布暂停立法,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也为此辞官。董建华并在2年后提早从特首一职离任。对此,《苹果日报》在报道这一反对《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援引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的话写道,“2003年,50万人上街,推倒 23条的高墙。2019年,我们回来了,为的是守护城墙;守护分隔香港与内地之间的防火墙"。

参加此次“反送中”示威游行的民众于当地时间周日下午2点30分,在维多利亚公园集合,那里刚在几天前举办了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活动,并有18万人参加。而此次游行队伍的目标则是在维园集结后向香港立法会进发。港府提出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12日将在立法会恢复二读,特区政府此前要求立法会绕过法案委员会程序,直接交付由建制派占绝对优势的立法会审议。另就香港民众对于这一修法动议民意如何的探究,据《明报》在周五公布的民调显示,有多达47.2%港人反对此次修法,支持者仅23.8%,其表现出香港社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高度反弹。而根据港府向立法会提交的修法草案,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涉及各方政府可以只要在特首及法庭的同意下,就可将被控逃犯移交至对方,与要求引渡方是否对人权和司法公正有所保障的前提无关。针对这一对香港法治现状的削弱,大约有2500至3000名香港律师及法律界人士,已在周四参加了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黑衣游行”。这也是这个行业自香港回归以来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公开示威。

此外,还有人发现在由香港大学校友关注组在报章刊登3138名校友联署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名单中,其中一名联署人为“李瀚良”。这个名字和毕业年分与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李瀚良相同。但香港法官依照惯例不会对政治、社会或立法事项发表评论及站队,因此有媒体认为李瀚良参与联署反对修例的声明,令港府声称“修例已有足够保障”的说法站不住脚。另据前方记者介绍,虽然香港周日的气温最高达到了31度并伴有雷阵雨,但这一天气丝毫不能影响市民们出门抗争的热情。他们中很多人高举着象征着2014年“雨伞运动”中的黄伞,并高举着诸如“反送中”、“撑自由反恶法” 、“林正下台“、“特首卖港”等标语牌参加抗议。一名21岁的抗议学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之所以选择上街是因为他认为,“修法将直接威胁到香港的基本价值和法治的存在”。这么学生表示,“如此以来将去除香港的防火墙和司法独立”。而另一名在游行队伍中拖家带口,带着妻子和一岁女儿来参加游行的教师先生介绍称,“参加这一活动已不再只跟我个人有关,我要以抗议保护我的女儿。因为如果这一修法草案被通过,任何人都可以在香港消失,没有人能在中国(的司法系统)获得正义。我们知道那里没有人权。”

另一名30岁左右的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当被问到,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称不修改《逃犯条例》香港就是“逃犯天堂”的说法,她则回应称,“可能只是大陆贪官逃过来香港”。这名女士还说,“这条例到底对香港有什么好处?要这么焦急吗?多一点咨询也不行?真的很难说她(林郑月娥)没有政治任务”。她还感叹道“如果修例通过,那就是‘一国两制’已死,我们与其他大陆城市没有任何分别。”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近日就这一话题接受采访时评价道,“为何国际商会、为何律师及世界各地商界人士、为何多个政府都提出反对,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次修例,会消除香港法治与内地法律概念之间的防火墙。”他还介绍称自己出任港督时,经常前往华盛顿游说美国政府看待香港的时候,要跟对待深圳和上海之类的中国城市有所不同。彭定康说,“但是如果以北京的角度来看香港,将香港当为另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那么世界各地的政府及企业将会视香港为中国的一部分,这对香港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素都是非常不利的。”

另据了解,香港市民举行“6.9反送中”抗议活动当天在全球诸如纽约、伦敦、悉尼、芝加哥、柏林等29个城市都有相应的声援活动发生。面对民众巨大的反对声音,一名香港官员在周日回应称,“我们将继续听取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以对改进政权的建议保持开放”。
(法广 RFI 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