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欲保香港金融地位 “反送中”为美国添筹码?

香港6.16反送中200万人大游行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法广RFI 夏榕)因2014年占中运动入狱的香港民主派人士黄之锋,在两个月监禁后今天周一出狱。他一出监狱就投入到反送中的示威活动,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台。他还说,他将立刻和大家一道参加大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

黄之锋对国际传媒指出,林郑必须下台。他说:“如果林郑月娥恋栈不退,将有更多的民众加入我们的战斗行列,直到拿回我们的基本人权和自由。”

据香港立场新闻报道,黄之锋表示,在狱中看见林郑月娥受访时流泪,“但当你流的是眼泪,香港人流的是血”,林郑没有资格再当香港特首。

黄之锋还严正要求港府撤销对6月12日警民冲突的“暴动”定性,要求政府停止拘捕示威者,“如果检控的话,会令香港有更大反扑”。

香港当局周一清理并开放政府总部附近的道路,周日,按组织者统计今两百万的香港市民,身穿黑衣,举行了大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按照这个规定,北京将可以到香港拿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促中美再较劲

在6.16大游行对港府没有完全撤回修例表达不满后,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务卿彭佩奥表示,如果总统特朗普在本月底举行的G20峰会上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会面,将会提出香港人权问题。

彭佩奥是在周日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访问时做出这一表述的。到目前为止,美中双方还没有正式敲定特习会。特朗普先前曾表示,如果习近平不愿意会面,他将会进一步增加对中国产品的关税。然而,中国方面一直没有就特习会做出正式回应。

另值得观察的是,《环球时报》英文版上发表了一篇署名Thomas Hon Wing Polin的评论文章,直接提到16号的大游行,把矛头指向美国。

这篇文章说,香港的反修法运动具有美国参与挑起的“颜色革命”的所有特征,包括长期在当地培养所谓的民主派反对力量;直接或间接地进行资助;通过媒体宣传或者专家顾问支持反对运动甚至起义;如果政权发生改变,就会支持民主派。文章续说,在香港,也许最后一条不适用,但是前面几条都清晰可见。这些反对派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搞乱香港,向北京施压。这也是华盛顿试图遏制中国崛起的一种努力。

北京让步非顺民意实保香港独特金融地位

再来看看路透社的分析,路透社认为,北京让步并非出于倾听民意,而是为了保住香港独特的经济和金融地位。

尽管林郑月娥表示,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是她的决定,但中国政府也积极支持这项政策。然而,港人“反送中”抗议的强度和广度,出乎林郑月娥和北京意料。

这股反弹力量不仅限民主倡议人士,更非少数激进港独支持者,而是所有对中国司法体系不信任的人。到头来,这似乎包含了任何人。

路透社先前曾报导,早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送交审议前,一些大亨已开始将资金从香港移往新加坡,令人想起1997年香港回归前的资金外流潮。

保守的商业界也几乎一开始就表达修法恐引发民众疑虑,金融市场随之走软。更糟的是,美国政治人物威胁将重新评估香港的独特地位,这恐怕会对港人从签证到贸易等生活各层面产生影响。

1990年代初期,香港经济规模相当于大陆的1/4;如今比例虽已萎缩至个位数,但香港出口额去年仍占中国出口总额约12%。

目前,香港还是外国对中国实际直接投资的最大单一来源,去年底占中国外资直接投资总额的半数以上。投资资金也透过沪深港通等机制流入中国股市。

更为关键的一点,只有香港股市提供中国企业纽约或伦敦以外另个获取国际资金的独立管道。这让北京既能维持对国内的资金管制,又不致令中国企业无法取得实际资金或外国投资。

路透社指出,对中国共产党而言,保住香港的金融地位仍比加强对香港政治掌控的渴望更重要。北京就算能对民怨充耳不闻,但显然仍无法不听从“钱”的声音。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