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祭

香港18万民众记录六四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法广RFI 桑雨)【微言微语】三十年前的六月四号,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一场和平民主请愿运动被一向视统治权高于人权的中共当局用坦克及重型武器碾压,成千上万年轻美丽的生命从此定格在紫禁城下,化作游魂,在天安门广场上空飘荡徘徊,只要当局一天不为他们平反,一天不承认自己犯下的暴行,一天不为暴行忏悔赎罪,那些幽魂就会在每年的六月四号凌晨站立在紫禁城下,提醒朝堂上的统治者,你们无论披上什么样式的新衣,都掩盖不了你们反人类反文明的暴虐本性,六月四号永远是你们赤身裸体无处躲藏被世人鞭挞审判的日子。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是本周各大社交平台传播最广的文字,一张点燃的蜡烛图片,被勇敢的人冒着封号的危险传上微信微博,图片的下方配有作者哑河的诗句:
“今夜如此漆黑
善良的人们
请亮着灯
让那些永远年轻的孩子们
看见回家的路
让那些过于年轻的游魂们
在天亮之前
回到家”
--哑河

六月四号当天,墙内经历了虚拟空间的二次屠城,腾讯微信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与封杀堪比三十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坦克清场,达到疯狂可笑的地步,足以载入人类专制暴政打压言论空间经典教程。这一天,微信个人账号,群聊账号大面积被销号,有些群聊号一天被封数次。个人账号头像昵称更改功能被关闭,私人聊天功能被定向关闭,微信电话,付款功能失灵,以至于微博热搜榜上出现了“刚刚,微信崩了”的词条。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有网友发帖说:“一夜之间,无数的优质群和优质微友就这么阵亡了,可谓尸横遍野。

网友徐之汉在其网文《烽火连城鼓声急》中这样写道:
“在没有狼烟的战场上,网络账号网名就是虚拟生命,你的虚拟生命在为正义而战;微信就是长枪短炮,文字音频就是子弹。微信被封,就等于你为正义战死一次,为民族牺牲一回。就在前天,我亲眼目睹我自己和无数坚强战士的虚拟生命,一个个一次次被残忍射杀,大伙顾不上悲伤,哀叹一声,立即快速催生另一个虚拟生命。在这个没有消烟的战场上,我们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站起来,就是为心中那一份崇高理想。在此,向数以百千万计的新老战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华夏不亡,青史上一定会留下你们的名字,你们是子孙后代头上永远的光环和荣耀!”

正如网友程凌虚所说:“ 风 沙 ”越来越大,但沙漠中的骆驼依然在负重前行……有些鸟儿永远关不住,有的灵魂永远不会安息……”

有网友发帖说:“拉人、建群、转帖、互相鼓励,看着各大群主热火朝天、手忙脚乱,他们中连一个停止建群的都没有!根据混帐法案,他们因为当群主还承担着一定程度的风险。在相当一部分国人都抱着无利不早起的观念的今天,他们不图名利、甘冒风险,意志坚定,难能可贵!感谢这些“平凡的小人物”,凭藉着自己的良知去做这些没有油水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正因为有他们,很多人才能够在黑漆漆的夜里看到了一丝光亮和一线希望。他们就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尽管墙内网络封锁登峰造极,网民噤若寒蝉,但仍无法阻止悼念六四亡灵的文字以隐晦的诗文或错别字替代的方式发表出来。

一位署名远方的网友发文道:

“天近拂晓,腔声(枪声)传恨,森森夜里醉行,郑义(正义)邪恶狭相逢,便史伤,人无数,皿组(民主)似水,制油(自由)如梦,人间郑义终有时,不会是,白日做梦”

有网友发帖道:
他们是敌人吗
不是
他们是朋友吗
不是
那他们是什么
是宝
是爱
是勇气
是梦想
是流淌的血
是浸透的泪
是大地的伤口
是母亲的悲哀
是俯瞰的星辰
是仰望的众生
他们
必将是历史
激励着
一代又一代

网友杜明发帖道:

三十年了
那些追求自由的高贵灵魂
永远在我的记忆中不曾远去
只要这个国家还充斥着愚昧
盲从,欺骗,谎言
还把发脓的伤口捂得严严实实

他们有什么罪呢
他们又是多么年轻
安息
我知道你们还被拘在那
幽暗角落里
每一年我的泪在今天为你们而流
每一年我在心里祈盼为你们正名
能阳光下祭奠你们的英魂

网友张以荣发帖道:

30年,弹指一挥间
30年,这个国家又经历了怎样的风起云涌
30年,这个民族又沉淀了多少的记忆
30年,曾经的青葱少年,曾经的那些白衬衫
已是人生半百!
广场,面对天空,依旧不语
街市,依旧太平,人来人往!

30年,所有的记忆
都凝集在那个夜晚
壮士扼腕,长歌当哭!

30年了,
历史的伤口,依旧在流血
30年了
未曾忘记,未敢忘记!……

著名的六四诗人俞心樵在诗作《三十年》中这样写道

三十年的苦海涨潮
淹没记忆力的沙滩
阿那亚,一个艺术空间
今天,是它开张的日子

我答应了这个日子
但我忘了这个日子
瞧,艺术空间开张了
艺术的空间又在哪里

崔健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草场地
我问崔健,你在哪里
他说,他在阿那亚

三十年后的阿那亚
我已经忘记了我答应的日子
三十年前的草场地
我忘不了我决不答应的日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就算我的记忆力没问题
我的三千年的心受伤了
我的三百年的腿受伤了

别再说三千年的瞎折腾了
也别再说三百年的空落落

要说就说一说三十年
瞬间的旧创新伤涨潮
要呆就呆在伤痛之中
三千年三百年三十年

就在石头的伤痛中
我,突然笑出声来

俞心樵在另一首题为《黄昏幽灵》的诗作中这样写道

黄昏幽灵,气氛
有点儿不大对劲

黄昏幽灵,天气骤变
就别再说低处的人了

连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也散发着低端的气味

孤独啊,我太孤独了
我只剩下三个朋友了

亲爱的墨索里尼
希特勒和斯大林。

作为一个爱国者,
我坚决反对佩洛西的提议。
不要言论自由、
不要通讯自由、
没有选举权,
让组织决定我的生育权,
决定我的交配权
决定我的财产权,
这是人民的选择,
是历史的选择,
是伟大领袖赐予我等的莫大的光荣
和无上幸福。
下一步,
我还要语重心长地教育儿孙,
主要是女性的儿孙,
让她们把新婚初夜权交给那些用特殊材料铸成的各级领导,
感谢父母官们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恳求大大和麻麻
请把你们的优秀基因
植入我们的孩子身上吧,
把我们身上的劣质的反动的基因
统统清除,
为把中国
建设成为彻头彻尾完美无瑕的
红色帝国,
奉献我们的一切。

(逸民)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